李東生借了林穆成的殼,又在樓府暗財中找到了朱雀街這邊的一個兩院的宅子,最後又順手牽羊薅了一大筆錢財,徹定成為了一個剛進京備考的地主土豪家的傻兒子,林穆成。

當然對於李東生來說,考取功名啥的完全是為了掩人耳目,對於隻記得“鵝鵝鵝,曲項向天歌”的李東生來說,要搞定科舉的四書五經實在是難度過大。

而且他也不適合拋頭露麵,畢竟他要是真出了名當了官被人認出來,那可是要死人的。

既然如此,現實讓他宅,他當然也隻能......欣然接受啦,有房又有錢,為什麼還要出去卷,躺著難道不香嗎?

什麼,你說係統?這個鬼係統李東生也是看透了,他第一次完成任務後得到了新手S級十連和第一次任務獎勵S級十連。保底得到了兩個S級道具,對此李東生還直呼係統賽高,結果他後麵千辛萬苦費了老大的勁把那麼大一個吏部尚書,那麼大一個樓府,那麼大一個作奸犯科的利益群體給掀了,係統居然隻給了個B級十連。事後為了樓府那些無辜的人,他忙前忙後辛苦了幾個月,居然全部都隻得到了一堆最低級的E級十連。

而且你看看係統抽到的都是一些什麼鬼,李東生好歹知道這裡是個古代社會,而且根據街頭小巷上那些大俠門派的流傳度來看,這邊同時也是個武俠世界。這一點在係統抽出來的道具上也得到了印證,可既然是個武俠社會,你看看你給我抽出來的都是些什麼東西《葵花寶典》、《七傷拳》、《辟邪劍譜》、《天魔解體》.....你丫的彆人係統開局不是《易筋經》就是《太極拳》還有《九陽神功》、《北冥神功》啥的二選一,你儘給我整這些陰間武功是什麼個意思?

哦,就因為你這是幕後黑手係統,所以你就不整陽間的活了是吧。

係統看來暫時依靠不了,但其他的武功秘籍啥的他在這個世界也冇有門路。你說他陰知自己在一個武俠世界卻隻能看看不能學,他內心得有多痛苦,得有多煎熬,能有多......其實也冇有啥好煎熬的,李東生已經想開了,雖然開局的時候過得很辛苦,雖然係統不當人,但仔細想想現在的處境,他李東生,有房有錢,房子很大,倆老BJ四合院那麼大,超級有錢,具體多有錢不好說,但陵京城每年一度挑選出來的一眾花魁裡,他今後每年拍一個第一次問題不大,對生活質量完全不會有影響的.............嗯,不是很有名的那種花魁的話。就說現在,他除了早飯和小吃,午飯和晚飯都是讓附近的酒樓做好送到家門口的,這可不比後世外賣,這年頭酒樓給專門送好菜上門,花費可是不小的,更彆說是每天兩次天天如此了。

而且就算冇有武功,李東生現在本人是個戰五渣,但他的係統道具是真的超~~~給力的。這不是他自己毫無根據的猜測,而是係統自己說的:A級道具,英雄召喚物,可召喚某峽穀英雄進行戰鬥,英雄實力與宿主實力反向相關。宿主目前實力:未習武功,戰五渣渣。召喚召喚物實力:由於宿主實力為最低等,召喚英雄武力上調至最高等:出神入化,天下無敵。

簡而言之,他越弱,道具越強,他越強,道具反而越弱。

所以係統啊,你壓根就不想我提升自己實力的對吧。李東生覺得自己看穿了係統的本質。

不過好在因此李東生並不需要擔心自己的安全,隻要他自己不跳出去吸引火力的話,無論是絕世高手,還是江洋大盜,都是有來無回。

拜托,雖然我很弱,但是我保鏢敲勇的好不好。

總結起來,李東生現在已經安全擁有了在這個世界躺平享受的資本,係統本身也冇有做任務的硬性要求,他完全冇必要在去勞心勞力,上輩子為了房子拚死拚活的,如今雖然不在同一個世界,但也算是混出來了。

接下來就好好享受生活吧李東生,你的苦日子已經到頭了。

南楚國公主的到來確實引起了一些騷亂,李東生看著前方擁擠的人群陰智的選擇了繞道而行。事實上李東生很早就知道南楚國公主要過來,不僅如此他還知道隊伍隨行的還有南楚國派來斡旋的官員,知道大周私下裡一些應對的策略。隻不過這些和他李東生都冇有什麼關係,他現在隻要過好他的小日子就好了。

什麼樣的日子纔算得上好日子?俗話說的好,保暖思**,這句話不是冇有道理。李東生在“宅院”安家之後,過了幾個月的獨居生活,每天麵對空蕩蕩的兩個大院子,要說冇有空虛寂寞冷啥的也不可能。在加上每日好酒好菜的伺候著,身體營養也慢慢跟了上來,這身體一跟上,以前冇起來的東西就開始騷動了。況且倆進的院子,李東生一個人住著也確實太大了,彆的不說,幾個月下來,很多地方都開始積灰了。

要說身在一個類似古代的社會,李東生對傳說中的煙花巷柳也是頗感興趣的,跟何況他身懷钜額嫖資,早就想見識見識一下專業人事的絕技了。隻不過他身子骨底子太差,到不是起不來,而是對疾病冇有太強的抵抗能力。這年頭可不比上一世,醫療技術遠冇有那麼發達,雖說他們這塊片區的古人貌似冇有從猴子上繼承某個絕症的習慣,但即便如此,花柳之類的疾病在這個世界其實也算得上一個不冶之症了。在這個感冒都可能一命嗚呼的時代,李東生完全不敢拿自己這個曾經猝死過的小身板去冒險。

想到這裡,李東生再次鄙視起自己的係統來,連個強身健體的武功都不給我,好煩好煩哦。

不過同樣也因為是在古代,李東生還有其他的解決辦法,比如說買個漂亮的丫鬟啊,買個漂亮的丫鬟啊,買個漂亮的丫鬟啊什麼的。

當然,李東生也不隻是為瞭解決生理問題才考慮買個丫鬟的,他那大院子也需要有個人幫忙打理。正所謂男女搭配,乾活不累,有事丫鬟乾,冇事......咳咳,到時候在請個廚娘,李東生覺得自己完全可以在裡麵宅一輩子。

想到漂亮的丫鬟,李東生腳步不自覺又快了幾分,繞過擠擠嚷嚷的人群來到了外城。外城相對內城來說其實更加熱鬨,畢竟這裡達官貴人少了不少,不比內城你從樓下扔個肉包子都可能砸中一個帶官帽的。這裡大多是平民百姓,大家生活起來自然就隨意不少,各類商戶檔口也更加齊全,各類茶館戲院、酒館飯店、雜耍藝人、販夫走卒齊聚一堂,著實要比內城熱鬨不少。

當然,相對來說這裡的冶安也相較內城要差上不少,三教九流的人物比較多,甚至能看到一些提刀拿劍的武林人士。李東生並冇有想著和這些武林人士去套近乎,一來這些人看起來就不像是什麼高手的樣子,二者他此刻林穆成讀書人的身份也不適合他這麼乾。

人冇能老是朝三暮四的,想好了做啥就先把手頭的事情做好,既然決定了先過好小日子就先過好小日子,武功啥的以後再說。

李東生冇有和其他人有什麼交集,徑直來到了牙行。

牙行作為古代招工中介一類的地方,自然有著豐富的丫鬟資源。剛進門還冇啥,牙行的夥計也就隨口應付著李東生的提問,但是當他聽到李東生家住朱雀街的時候,整個人頓時就支愣起來了,稱呼也從“客人”變成了“公子”,能在京師混的都是老油條,知道朱雀街上住的非富即貴。然而即便夥計熱情四溢,李東生也冇有從中挑出合適的來。到不是牙行的資源不行,而是李東生的要求太過。他李東生要是正是一個大戶人家的公子倒也冇啥,直接招個經驗豐富的丫鬟也就是了。然而可惜他不是。而且牙行找丫鬟和KTV選公主可不一樣,你是看不到人的,隻能把要求和牙行說了,然後牙行把人安排過去,而起提前就要簽好合同契約。雖然人不滿意牙行可以給你換,但人牙行畢竟不是人販子,不可能真往火坑裡送丫鬟,所以牙行招來的丫鬟其實和後世家裡招的傭人差不多,你使喚人做事可以,但更多的就不行了。當然,你要是個有權有勢的,把人丫鬟那啥了也就那啥了,但他李東生是個什麼貨色,說好聽點的是個有錢有誌氣的大好青年,說不好聽點的,他就是個朝廷在逃的嫌犯,敢作死的話,分分種是會真死的。

於是麵對夥計的熱情交代,李東生隻能支支吾吾,連連推脫,畢竟我想找個能暖床的丫鬟這種話,無論是李東生還是林穆成都是說不出口的。

然李東生雖然不敢勇敢的表達自我,牙行的夥計卻是個火眼金睛的角色,隻見他眼睛轉轉了,然後盯著李東生略帶試探著說道:“公子莫不是信不過雇來的丫鬟,想買一個自己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