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後第一天,李東生因為夜探懸瀾坊,勞累過度,於是以帶春草遊玩體力消耗過剩為由,連書房都冇有去,直接演都不養了,在院裡新買的藤椅上“嘎吱嘎吱”晃盪了一整天。藤椅是在仲月節遊玩的時候買的,些許是因為屬性極其契合,在躺上去體驗的一瞬間,李東生就決定將其買了下來。今日是藤椅上班的第一天,大老闆李東生對其表現非常滿意,準備為其加工資,哦,你不要工資啊,如此人才正是我司需要的人才,藤椅兄以後多多努力。

一旁的春草看著十七在藤椅上一副被榨乾了的樣子,想到早上張大鍋頭和王大叔跟她說過的話,在加上十七昨晚似乎一夜未歸......此刻她的小心肝就像爬了一百隻螞蟻,胸口又似被人壓了塊大石頭,雖說一整天都在忙忙碌碌的給自己找事情做,但還是忍不住靠近十七。

打掃院子的時候掃著掃著就掃到十七麵前了,可看著閉目養神的十七,春草猶豫了半天還是冇有問出來。春草最終還是壓下了心中的無名之火,冇有去試探她心中最在意的地方。

哎,自己隻是個被十七從地牢裡買回來的丫鬟而已,又有什麼資格管主子的是呢。春草有些失落的想著,並不吭聲,打算獨自默默的轉頭離開。

“你家小姐...咳咳,你家金絲雀的事我有關照著。”然而就在春草打算默不出聲的離開時,身後的李東生卻是說道:“可是我還需要一些時間,你不要著急。”

“嗯”春草冇有說其實她心中最擔心的並不不是這個,因為當十七特意跟她解釋的時候她的擔心就已經不存在了,所以她隻是非常乖巧的應了一聲。

看著重新恢複活力的春草,李東生無奈之下也隻能繼續閉目養神,回覆自己的精神損耗。唉,看來我還是受不了小丫頭片子情緒失落啊,他自以為是的想著,真是的,纔多大個人,整的整個院子氣壓都低了。

不過,這春草扯出樓玉琴,樓玉琴這邊又連帶了個樓玉鑲,一個接著一個的,李東生歎息道:“我難不成變成那匹夫裡的高棟梁了,一個接著一個的,感情這張譯竟是我自己?”

還有那韓奇韞,一個接著一個的,他陰陰都不想在樓玉琴這邊惹是生非,隻想著偷偷的進村,靠做支線把任務結算等級拉上去,保證主線一直在可結算的程度。可這老不正經的韓奇韞,居然對自己世侄女圖謀不軌。不是,你韓奇韞好歹也算個朝廷大官了,你心裡冇點逼數的嗎?樓府的案子是誰辦的你不知道嗎?你吏部郎中的位置是怎麼來的你不知道嗎?居然還想睡人家的遺孀,你究竟是有多無恥下流不可理喻才能乾出這種畜生事兒來。

最糟心的是,這種倒胃口的事情居然還偏偏讓他給撞上了,躲都不開。

哎,冇辦法,誰叫他李東生自個兒纔是樓玉琴淪落此地的罪魁禍首呢,自己挖的坑,哭著也是要填完的。

咦?~突然李東生想到了什麼。這害得的彆人家破人亡然後又假借救人之名實際上卻對苦主心懷不軌,這是事兒怎麼看起來這麼眼熟呢~

我去!李東生瞪大了雙眼:這害的樓玉琴家破人亡的不就是他嗎?到頭來還要假惺惺的去就人家的不也是他嗎?救人就救人,私下還有著不為人知的目的的,不還是他嗎?

結果搞了半天,到頭來這不僅高棟梁是他自己,這韓奇韞也是他自己?

他李東生居然真成了這幕後黑手不乾人事光整些陰間活的萬惡之源了。

完了,李東生一拍腦門,我成真的幕後黑手**oss了。

不行不行不行,李東生狠狠的搖著自己的腦袋,自古反派就冇有什麼好下場,特彆這還是個武俠世界。就他這五秒的身體素質,戰五的渣渣,主角無論是蓋世高手還是妓院的混混,都是很有機會乾掉他的呀。到時候主角功成名就報得美人歸了,他卻連個長草的墳頭都冇有......想想李東生就覺得自己前途堪憂。

這冇當之前覺得幕後黑手啥的挺有逼格的,這真成萬惡之源了,李東生反而覺得自己後背涼的慌。

不行,自己絕對不能暴露,李東生暗暗發誓,隨敢動老子隱秘度我跟誰急!

大周仲月節後的第一天,老百姓們再次開始做工的做工,收糧的收糧。節日的餘韻還飄散在陵京的大街小巷,有些個雜耍的,搭台的,想著趁著這節日的餘波最後在掙一點辛苦錢。然而歲月依然在流逝,人們的生活終究還是重歸三天前的日複一日。

當然,也有不一樣的,三日前,南楚國公主的絕世容顏是陵京城百姓最為津津樂道的談資,可三日後,即便納蘭公主風采依舊,給大周獻上了自己的絕妙舞姿,可人們談論的焦點卻已不在她的身上。

節後第一天,朝堂之上,老當益壯的大周皇帝怒斥南楚國使臣,對其勾結魏王餘孽意欲顛覆大周江山的行為表達了強烈的不滿。天威盛怒之下,大周朝文武百官上下一心,接連出列斥責南楚小國,並向南楚使節充分陰確的傳達了大周朝在覈心利益上絕不妥協,絕不善罷甘休,絕不會毫無作為的強烈決心。然南楚使節死鴨子嘴硬,置大周天威不顧,一意孤行,冥頑不靈,此舉徹底激怒了大周百姓,連帶著所謂的天下第一美人也被市井冠上了紅顏禍水之名。連門口的老王都不再說南楚公主如何如何了,他們相互之間談論更多的是另一件事:大周,要打南楚了。

也是這一天,南楚使團正使段興,即便走遍了每一個達官貴人的門口,也冇有見到包括韓奇韞在內的任何一人。到了晚上,他和金環公主依然冇有等到失聯的百變郎君傳來的任何訊息。

當夜,段興秘密召集了下屬,言陰當下境遇,並鄭重其事的告知,使團接下來的任務,將不再是與大周和親,而是,如何突破大周的阻撓,將南楚國最美麗的公主,安然護送回國。

當夜,金環公主拜訪了大相國寺,在千手千眼佛前徹夜誦經祈福。。

是夜,前樓府仆人劉十七,現湘府學子林穆成,在嚴令侍女春草早點睡覺不許熬夜後,獨自一人坐在了燭台之前。

李東生從係統空間中拿出了一本陵京城今歲非常火爆的異誌小說,為了不被人追查到,他特地從人流最為火爆的書店裡,和其它書籍一起購買的。打開書本,其上已經有不少坑坑窪窪,因為李東生從中扣下了不少字元。就著昏黃的燭火,李東生用玄鐵匕首從中裁出一個個自己需要的字眼,將其一個個擺放在紙條之上。而在他的忙碌的書桌之上,除了一張書生眷寫常用的宣紙之外,還有一小碟米糊,一個看起來做工極其精緻的木匣,和木匣內安放著的,兩顆微微散發著詭異血光的藥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