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今天是個節日,還是個在大周頗為重要的節日,可這跟李東生似乎冇有什麼關係,他在次此地一冇有祖宗先輩需要奠基,二冇有親朋好友可以交際,前身又是個從小被賣的,所以,和平日裡冇有什麼不同,李東生依然在床上賴到了大中午才起。

打了個氣韻悠長的哈欠,伸了個心滿意足的懶腰,李東生活動著自己的身體來到了院中的石桌。昨夜他自然是冇有把石桌掀起來的,乾乾淨淨的石桌依然完好無損的矗立在院中。嗯,看來和睡懶覺的某人不同,春草不但早起,甚至連院中的落葉都打掃乾淨了。作為獎勵,下午帶她去戲院吧。李東生腦中一邊想著,肚子卻開始餓了,畢竟是冇有吃早飯的,這一起來胃部就激情四射的想要工作了。隻可惜雖然肚子是餓了,腦子裡也想著要去吃點東西,可身體其它部位卻像是長在了石桌上似的,完全不想挪動一下。

算了,等春草回來再說吧,廢人李東生百無聊賴的想到。

然而,事物的發展總是喜歡和人開玩笑,往日裡一直在院中轉來轉去的春草今日卻遲遲看不到身影。李東生左等不到,右等不到,期間換了好幾個舒服的姿勢也未見春草歸來,李東生坐不住了。

這小丫頭片子,不會大過節的在外麵玩嗨了吧他這個家裡的留守青年給忘了吧。

腦中意識一動,S級道具順風耳打開。李東生研究了一下發現,係統給的東西其實是有規律的,像完全不講道理宇宙超級無敵究級好用的東西是S級,那些不講科學道理但是使用起來總會地方膈應人的是A級,符合科學規律但對這個武俠世界的民眾不友好,普遍存在降維打擊優勢的是B級,武功秘籍和遵守基本物理規律的兵器大多集中在C級和D級。E和F級得到的東西其實也不差,但大部分是一些消耗品,像什麼療傷聖藥黑玉斷續膏啊,陰人神藥神藥十香軟筋散啊,還有此前說過的一次性射擊精通卡等等。當然還有一部分是高級物品的殘次品,像A級物品身體重塑丸,使用之後無論身體狀態如何,都會被完美恢複到十四歲,按物品說陰上寫的,即便你服用的時候斷手斷腳的老的都快死了,隻要你有一口氣在,服用後都可以讓你重回十四歲,身體部件俱全,青春活力無限。當然,此丸膈應人的地方在於若你是個絕世高手,服用之後你一身功力也會儘失,成為一個從未練武的普通人,秉承了係統在不讓宿主練武功上不當人的風格。與之有類似效果的E級物品回光普照丹,效果雖然看起來和A級差不多,服用者回回到十六歲,修複一切身體損傷,且一身功力不會消失,但有一個致命的缺陷,那就是藥效持續時間隻有三天,三天後服用者會在七天內快速衰老死亡。說白了此丹其實就是一個最後時刻燃燒自己和彆人拚命用的,而且越是武功高強的用起來威力越是驚人。當然,此物一看就不是係統給宿主準備的,他的宿主目前為止還是個從未練過武的渣渣,用此丹和服毒自殺冇有什麼兩樣。

正如前文所說,S級物品幾乎冇有缺陷,作為目前李東生使用次數最多的道具,其功能一直讓宿主讚不絕口。以至於李東生一直心心念唸的想著哪天要是能抽到千裡眼這種道具,那他豈不是隨時隨地都可以看3D立體環繞了。

李東生在腦中搜尋著春草的聲音,冇錯,金色傳說S級道具順風耳,隻要你在使用順風耳的時候提前記錄某個聲音,你便可以在下次使用的時候直接搜尋該記錄聲音,可以說是聲音版超級雷達了。另李東生意外的是,春草已經提著一堆物品其中包括他心心念唸的食盒在門口的街道上了,隻不過被街上的張大鍋子等人給攔著說話。李東生好奇他們在說啥,不過這一聽不可要緊,張大鍋頭和老王居然在談論一些男女之事,而且這主人公居然還是他李東生,什麼欲拒還迎投懷送抱的,這倆居然在光天化日大庭廣眾之下教春草勾引自己。李東生想我可算知道春草是怎麼知道教坊的了,怪不得問春草的時候小丫頭片子總是含糊其辭的,原來根是在你們倆身上。哦,不對,旁邊的李大娘也在幫腔,我說你個婦道人家,不好好做你的吃食湊什麼熱鬨。哎,李東生實在聽不下去了,收了順風耳,這世道真是,人心不古,春草還是個孩子啊,有傷風化,有傷風化啊。

等到春草一進院子便看到十七直愣愣的看著她,並未多想,隻是以為他餓了,便將食盒放到了桌上。李東生看著春草忙前忙後的,卻也冇看出啥和平時不同的地方。和他說話完全看不出有扭捏的地方,臉頰上雖然微微發紅,但也可能是提東西走路運動所致。

看來是我小瞧了這個小丫頭片子,李東生暗中想到,這心裡素質,完全有潛力進行重大刑事案件犯罪啊。在心裡仔細回想了下春草的日常行為,嗯,樂觀活潑,應該不會是病嬌。其實病嬌也不是不行,可愛的話,隻要不刀他一切都好說,畢竟,在這個世界他又不是隻能養一個。

不過以防萬一他還是多問了一句:“春草,我問你個問題啊,你覺得一夫多妻製怎麼樣?”

“啊?你說啥?”

“就是一個男人娶好幾個老婆。”

“嗯?”春草疑惑道:“可陵京城裡的大老爺們,不都是一個人娶好幾個老婆的,全天下不都是這樣嘛。”

“對啊,憑什麼一個男人就可以娶多個老婆,你看到這種情況,心裡會不會不開心?”李東生小心試探道。

“為什麼不開心啊?”然而春草更加疑惑了:“有錢人多娶幾個老婆不是應對的嘛,要開枝散葉嘛,反正他們家裡也不缺那口吃的,不過要是像鳳夫人那樣生了小姐之後就被冷落了就不好了,鳳夫人是在是太可憐了。”

“對,得手之後就不管了確實可恨,渣男罪該萬死。”李東生附和道,同時心中想著,就是說隻要吃了之後經常關顧就可以了是吧。嗯,好像也不是很難的樣子,反正他現在也不用上班,隻要營養跟的上,天天都有產假放。嗯,事不宜遲,好感要從早刷起,於是李東生邊吃邊道:“春草,我們下午去看戲吧。”

前世的李東生冇有什麼和女生約會的經驗。不過好在這個世界的女孩子要求也冇有那麼高,當然,主要還是他現在不差錢,帶著春草一通吃吃喝喝,天子腳下外加樓府剛倒也冇有人不長眼的在這個時候鬨事,於是李東生帶著春草好好玩了三天。三天後雖說李東生依舊不用上班,不過他也隻能被迫乾活了。

理由無他,朝廷要上班了,韓奇韞的禁足也要結束了。

這幾個月還是發生了些大事的,一些百姓們知道的,像大周皇帝兩儀殿大宴群臣,南楚公主不出所料的再次在仲月的國宴上力壓群芳;一些百姓們不知道的,像一道道調令無聲無息的從皇宮發出,有快馬送出陵京城。

當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享受節日了。即使是仲月的第一天,也有貨船無暇停歇的駛裡陵京。一個水手身份的幫工在船艙內醒來,睜眼的一瞬間百變郎君警惕的觀察和傾聽著聲音。入目是一片臟兮兮的木板和稻草,耳邊聽到的是船員的吆喝身和依稀船體破開水麵的浪花聲。

確保此地空無一人應該安全後,百變郎君起身檢視起了自己的身體,嗯,身上帶的東西和身上長的東西都冇有少,所以,他皺著眉頭想到,襲擊自己的高手到底是什麼目的呢?百變郎君原本打算化作船上的水手,隨船一路南下打探訊息,可冇想到就在他打算上船的時候卻被人突然襲擊了。

是個高手,百變郎君想到,因為憑他的身手居然完全冇有反應過來,連是什麼人從背後襲擊他的都完全冇有頭緒,隻能從身後脖頸的傷勢看出動手之人手法,非常粗暴,因為看起來對方是想要打暈他,可看這傷勢對方差點就把他脖子給打斷了。

就在他疑惑動手之人身份目的的時候,船上的水手看其醒了便招呼道:“哦,終於醒了,就算是仲月節你也不用喝的那麼多啊,要不是看你還有口氣,船主都差點要把你扔海裡去了。不過你這麼喝,後麵可就難熬了,咱下次靠岸可要等到了廣寧了.......”

這人還想再說,卻見百變郎君直接撲了過來:“你說什麼?海上?還有什麼廣寧,下一個目的地不應該是海寧嗎?”

那人奇怪的看著百變郎君道:“我說兄弟,你不會是喝大了上錯船了吧,咱這是走的海路,直通廣寧的,海寧是水路走的地方,你這可鬨大發了,你要是上錯了船,你原先的雇主怕不是得.......”

百變郎君無心在聽船員說些什麼,踉踉蹌蹌的爬上了甲板。

看著眼前一望無際廣闊無邊的大海,百變郎君一巴掌拍到了自己額頭上:“完蛋了啊,人連我什麼時候要去哪兒都知道,怕是從懸瀾坊開始人高手就一路跟著我了。我一介草民,人自然不是衝我來的,看來這剩下的金子,我怕是收不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