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曉雲正在沉睡中,忽然聽到有人喊李雪東的名字。她還在琢磨著怎麼這個名字好像在哪兒聽過?

直到旁邊有個重物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江曉雲瞬間從夢中驚醒過來,這才意識到自己在哪裡,處在什麼環境中。

從椅子上摔下來的李雪東,一個鯉魚打挺也爬了起來,一副做賊心虛的慌張樣子就跑了出去,跟門口的李德潤撞了個滿懷。

“阿爸,我我……她……”李雪東這會兒腦子裡還處在昏睡當中,根本調動不起理智想辦法圓謊。

“乾什麼呢?這麼慌慌張張的。”李德潤朝屋子裡看去,首先對上了江曉雲那坦然淡定的樣子。再往裡麵瞧,就是完全相反的景象。椅子上的被子已經滑落在了地上,鋪散開了一大片。床上也放著個被褥,顯然也是有人睡過覺的。

“謝謝。”

李德潤的聲音不算大,但是江曉雲卻聽得清清楚楚。他是在對她道謝。

李雪東的正直果然是原有的,他有個好父親。

“嗯?阿爸,你為什麼要謝我?”李雪東正想著該怎麼給江曉雲保住名聲,突然聽到眼前的人道謝,他那混沌的腦子更加迷糊了。

“冇什麼!”李德潤有些無語的看著眼前的傻兒子,“你們吃過飯後,把掰回來的棒子卸到晾場上曬曬。屯起來的時候,不會長了黴。”

“哦。”李雪東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看著李德潤。他有心想要解釋昨天晚上的事,但是不知道該從哪開口才能不讓人誤會。

“阿爸,昨天晚上我和……”

“說你傻還真喘上了。昨天晚上你不就站在這裡守著她了嗎?”李德潤被李雪東給氣走了。

李雪東還在撓著頭納悶兒,“他怎麼知道我要說這句話?”

江曉雲:“……”快看他的傻氣已經冒出來了!

“這些玉米該不會是昨天晚上他們掰了一夜弄來的吧?”

看到李雪東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江曉雲徹底不明白了。現在距離冬天還很遠,就算是搶種小麥也來得及,為什麼要費這麼大的精力連夜掰回家?

江曉雲回想著昨天他被抓的情形,一個荒謬的想法從她的腦海中閃過。

“難道是防止有人偷玉米?”不能吧,這座大山所圍繞的村莊就一個,幾乎是與外麵隔絕的,誰會翻山越嶺跑到這裡來偷玉米?

“不是偷,是放火燒。”

原來這跟之前孫振文說的大火燒農場的事有關。

農場裡關著的都是犯過錯的人,品行上多多少少都有些問題。其中就有那麼幾個人,態度最惡劣了。

因為這裡四周都被山脈環繞著,出去的路口隻有一個,還被村裡人重兵把守著。所以即便是他們突破了張國棟等人的治安管理大隊,也很難在村民的手裡逃出去。

所以他們製定了一個惡毒的計劃,那就是以燃燒玉米為引子,把村民們的口糧點燃了。到時候村民們肯定會顧不上把守路口的任務,著急忙慌的救糧食。這時,就給他們製造了逃出去的機會。

他們以為這個計劃是最妙的,但是等真的點燃了大火後,事情卻冇有像他們想的那樣發展。把守在路口的村民們一個跑來救火的也冇有,由張國棟帶領的管理治安隊放了一把比他們還大的火。

當時他們嚇蒙了,知道這些人都是上過戰場,不怕死的。但是他們冇想到這些人狠起來什麼事也乾的出來,竟然眼睜睜的看著那兩股大火迅速互燃過去。

“既然他們的奸計冇有得逞,那為什麼還有時間逃跑了?”

李雪東在玉米裡來回趟,將一堆堆小山丘鋪散開,“因為村子裡出現了一個……叛.徒。”

江曉雲細問下才知道是村子裡的一個姑娘,喜歡上了農場裡的男人。

那個男人教唆她拿了張國棟的車鑰匙,幾個人開著車來到出口硬要闖出去。到底是那姑娘還有一絲良心,不願意殘害同胞,拔了他們的車鑰匙扔了下來。

那些人冇了辦法,隻能帶著那姑娘鑽進了山林中,打算另找出口逃出去,畢竟被抓回去了就剩下死路一條了。

怪不得昨天村民抓住她的時候,會露出那種吃人的眼神來。把人家的口糧地都燒了,那跟斷人性命無差,確實該有著深仇大恨。

倒黴也就倒黴在,她對玉米杆子上的白色東西過敏,所以才圍裹的嚴實了些,從而看上去顯得可疑,被誤抓了起來。

不過,聽李雪東的口吻,他似乎對那個姑孃的事有些難以啟齒,甚至是說擔憂到不願提起,刻意迴避了些。

難道說,那個被帶上山的姑娘是李雪東的心上人?

“快看,那是積雨雲吧?”

江曉雲看著黑壓壓的積雨雲鋪天蓋地的湧來了,她趕忙拿起鐵鍬把推開的玉米重新堆在了一起。

“趕緊去拿粘布,大雨馬上就下來了!”

江曉雲已經使出了全身的力氣跟驟變的天氣搶時間了,但是冇幾分鐘的時間,電閃雷鳴,瓢潑大雨就灌下來了。

砸在身上的那種疼痛就不說了,大雨灌得江曉雲都喘不上氣來了。眼前除了在茫茫的水霧氣,什麼也看不見。

“你快去找地方躲雨,我阿叔家的棒子我也得趕緊去收起來,不然大雨過後就泡得長芽子了。”

“都這個時候了,還分什麼你的我的?趕緊帶路去呀!”

江曉雲深知這些糧食對他們來說有多麼的重要。前幾天的那場大火已經讓他們損失慘重,如果再保不住這些,漫長的幾個月深冬,怕是連口清水玉米粥都喝不上了。

李雪東也不再猶豫了,扛起粘布來就跑。

在滿是霧氣的大雨裡,江曉雲一邊抹著臉上的雨水喘口氣,一邊拚了全力快速收玉米。

她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反正渾身上下都在冒著寒氣,凍得她肢體都伸展不開了,腦袋裡也暈沉沉的要倒下去的時候,忽然看到很多個黑點向這邊迅速移動過來。

待走近了以後,江曉雲纔看清來人正是孫振文。

畫麵一轉,還是那個瓢潑大雨的場景,但是周圍一個人也冇有。她的麵前堆著很多被大雨淋濕的玉米,她瘋狂的大喊著:“李雪東,快點來收玉米!不然它們要生芽了!”

江曉雲喊了半天,冇有一個人來。她眼睜睜的看著好好的玉米粒長出了芽,慢慢腐爛掉。村子裡的人餓的不得不勒緊了褲腰帶,瞪著那雙塌陷下去的眼窩子,衝著她伸手叫餓……

“江同誌,江同誌你醒醒!”

江曉雲聽到有人喊在她,她的身子掙紮的那一下像是失重了一樣。她猛地睜開眼睛,正好看到孫振文那張放大的俊臉在靠近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