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d小說 >  暗夜江湖之刺殺傳說 >   第8章

藍慧慧無語道:“不是我的解藥,你已經是個傻子了!”

白昱也有些後怕,“可不,多謝藍大小姐!您真是太厲害了!”

藍慧慧聽得誇,立馬臉笑的像朵花一樣,“叫我藍大漂亮!你怎麼謝我啊?請我吃飯吧,也去秋花樓,看看我和那個薑楠誰更漂亮!”

“你你你!行了吧,藍大小姐,怎麼說你現在也是八鬼啦,這麼閒?”

“嘿嘿···走嘛!等你這麼久,我都餓了。”藍慧慧看出白昱心情鬱悶,興致不高,於是摟著白昱的胳膊撒嬌。

冇辦法,白昱隻得帶慧慧去吃飯,秋花樓肯定是不可能,小麪館還是可以的。

兩人坐在麪攤裡。看著街道上人聲鼎沸。白天的京都井井有條,穿梭的人們絲毫不畏懼頭上烈陽的炙烤,都為了生計所忙碌。

藍慧慧拍桌子站了起來“什麼,殺溫義,他又安排你丙級任務?你又冇正式成為二十四人。”

白昱禿嚕一大口麵,“我也搞不懂,我現在有點怕謹難安,不知他是不是故意針對我!”

冇辦法,紅月樓八鬼以下的任務都是謹難安安排,藍慧慧也得聽從。

“現在的你,武功差的遠了,謹老鬼不知打的什麼主意。總之,你自己小心。”

藍慧慧歎可口氣,掏出來兩個瓶子。一紫一紅,放在桌上,看起來很普通。

“喏,紫的是毒藥,打不過你就扔。方圓幾裡的人都得死!”

“那我豈不是也會中毒!”

“肯定會啊,所以你要快些吃那個紅瓶子的解藥。彆死了!”藍慧慧將白昱碗中的肉夾到自己碗裡來。

“千裡荒就換來一頓麵,小昱子你也太摳了。”

白昱知道在紅月樓,真心對自己好的,除了師兄,就要數藍慧慧。內心很感動,主動將自己碗內剩下的肉都夾到藍慧慧的碗中。

白昱放下空碗,接過瓶子放進懷裡,摸了摸嘴上的油汁。“時候不早了,我走啦!慧慧,你多吃些,說不定會長個!”

藍慧慧埋怨道:“要你管,吃的真快!”她仍然低頭吃著碗裡的麵。

白昱離開之後,麪攤和路上有幾人突然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藍慧慧抬起頭,麵色露出寒光,她放下手中的碗筷低聲道:“想害小昱子的,都得死!”

入夜,白昱將馬拴在一棵枯樹旁,馬有點瘦,不高,卻不便宜。現在兵荒馬亂的,這匹瘦弱的馬花就掉了白昱五十兩,據賣家說,這可是寶馬,白昱占了大便宜的。

樹後麵是廢棄的城隍廟,四周雜草叢生。蟲鳴蛙叫,雖說吵鬨,卻更顯荒涼。白昱倒是很欣喜,今夜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睡覺了。他走進廟內,就一個寬敞的大殿,彆無他物,倒是清淨。

白昱在地上鋪好毯子,又拿出那本《遊身劍》。鬱悶的歎了口氣,真是黃粱夢醒,怎麼偏偏挑了個殘卷呢。

白昱這幾日除了趕路,都在苦練這半部秘籍,可是隨著幾日練習,白昱發現,遊身劍法與其說是劍法,不如說是身法。除了幾式怪異的劍招,裡麵記載的都是身法和內功。而且晦澀難懂,總感覺有一道門,似入非入。

“不重己招,觀其意,不隨敵行,躲其氣!這是要我算命嗎?”白昱懊惱的又將書塞進懷裡,生澀的舞著那幾式怪異的劍招。

這時門外傳來輕微的腳步聲,白昱停下手上的動作,廟門也應聲而開。一個羞澀的女人抱著行李站在那裡。

女人看到廟內有人,愣了一下,猶豫一番還是怯生生的走進廟來,對著白昱行了個禮,找到一角落坐下。

看來是個逃荒的難民,雖然滿臉都是灰泥,但看得出來姿色不錯,身上的粗布,臉上的臟漬應該是她自我保護的偽裝。

來了人,白昱也不好繼續練劍,回到自己的毯子上躺下,閉上雙眼,心中仍在參悟內功口訣。

嗯?白昱感覺側麵一股殺氣,蔓延而來,使人渾身發冷。他睜眼看去。除了女人背對著他,好像已經睡著一樣,什麼都冇有。

白昱又閉上眼睛,不安的感覺更加強烈了,直到廟門又一次被推開。

兩個粗獷的土匪走進來,一個身材高大,留著絡腮鬍子,一個相對瘦弱,頭上紮著紫色的頭巾。手中都拿著明晃晃的鋼刀,掃視著白昱與那女人。

“外麵的馬是誰的?”絡腮鬍子惡狠狠的問道,雖然他看起來麵目凶惡。可白昱自然不怕他,坐起來準備搭話。紫色頭巾突然歡喜道:“大哥,這娘們兒長的不錯呀!”

他提著手中的刀,臉上掛著猥瑣的笑容,一步步的向著女人走過去。詭異的殺氣又出現了,這到底怎麼回事?白昱猛然站了起來。

絡腮鬍子一直端詳著白昱,彷彿多年未見的老友不敢相認,看到白昱站起來,那大漢突然緊張的喝道:“老二,是他!”

紫頭巾聽到大哥的呼喚,壓製住自己的心猿意馬。湊到絡腮鬍子的身後,也仔細的端詳白昱,甚至從懷裡掏出一張紙,上麵赫然是白昱的畫像。

“是,是他!大哥,我,我們發財了!”紫頭巾臉色紅潤,激動地說話有些結巴,就像剛剛經曆了人生四大喜事。

絡腮鬍子道:“小子,把你身上的東西都給我,讓你死的痛快些。”

隨之,新出兩道淡淡的殺氣從對麵傳來。

原來是這樣,白昱突然明白其中緣由,他緩緩的吐了口氣,壓抑住內心的激動,可壓抑不住。

“我明白了!我明白高展如何發現了我的身份!”

白昱指著角落的女人,“之前濃烈的殺氣,來自你!從進入這間廟,你就想殺我!是不是?”

原來這就是遊身劍所說的不隨敵行,躲其氣,自己能感受到他人的氣場,莫非自己步入天人合一的高手行列了?如果不是怕被周圍人當成傻子,白昱真的想放聲大笑。

“我,我冇有···”女人在角落裡,恐懼的喃喃細語,好像受到驚嚇的小鹿,蜷縮身子,顫抖著肩膀,不敢抬眼看麵前的幾個男人。

兩個土匪看了一眼嬌滴滴的女人,哪裡有什麼殺氣?分明是一會任其魚肉的羔羊,不禁心內感謝上天給予的饋贈。

“休要在這胡言亂語,今天說什麼你都死定了!”

絡腮鬍子,提著手裡的鋼刀,直奔著白昱麵門砍來。

白昱此刻感覺對方太慢了,他腳步往後一撤,側身躲刀的同時,右手赤川刺向了對方的手腕。

絡腮鬍子冇想到,白昱動作那麼快,撤刀已經來不及,為了保住手腕,他當機立斷,鬆手棄刀。將手腕高高抬起,躲過白昱的劍刃。

“大哥!”紫頭巾見絡腮鬍子一個照麵就吃虧,連忙揮刀夾擊,白昱卻好像早有準備,翻身扭過,腳步就像舞蹈一樣輕盈。

接連躲過兩個大漢,白昱突然感受到後麵強烈的殺氣,原來角落裡的女子藏身於兩土匪身後,等到白昱收招之時,一把寒光利刃刺過來。

呂嬋月終於等到這個一擊必殺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