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d小說 >  暗夜江湖之刺殺傳說 >   第7章

不知道過了多久,白昱恢複了意識,但是身子還不能動,隻得趴在桌子上。天已經亮了,陽光照射進屋內,白昱仍閉著眼,聽到門外有兩人低語。

鐘離隼的聲音從外麵傳來,“曾大人,三杯逍遙隨應散,知無不言,看來他確實不知。”

另一個聲音有些老邁道:“好吧,其實拿不拿到結盟貼對我來說並不重要。”

“曾大人的意思是?”

“讓他們以為我拿到了結盟貼,而且要讓真的永遠消失。”

“好,我會讓崔璐去辦!”

那個聲音一邊遠去一邊道:“鐘離樓主,這件事辦好了,皇上那邊我來解決,一定會讓紅月樓,重迴天日之下。”

外麵冇有了對話的聲音,早起的鳥,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倒成了這偏僻的大宅,最蓬勃的生機。

又過了許久,白昱的身體,逐漸恢複了控製。他勉強站起身,顫顫巍巍的來到了屋外,房間內讓他感到壓抑,桌上的酒菜,彷彿在嘲笑著他昨夜的待遇,自己從未獲得樓裡的信任。

“起來啦?”突如其來的聲音嚇白昱一跳。鐘離隼居然還在這,未曾離去!

白昱連忙裝作宿醉剛醒的樣子,恭敬的道:“樓主,屬下昨夜喝多了。”

鐘離隼看著白昱的臉,感覺他不是在說謊。既然他認為自己是喝醉了,也不再解釋。微微點了點頭“不礙事,連日趕路,你太辛苦了。”

“白昱,謹難安說你殺了高展就推薦你入二十四人,可惜失敗了。”

白昱連忙道:“屬下失職!”

鐘離隼擺擺手,“也不怪你,你本性善良,悟性也高,說起來,這些年是紅月樓虧待你了!不然你的武藝不會低於釗兒。”

鐘離隼看著眼前的小夥子,不知心內所想,目光竟逐漸變得慈祥。“這次你也算有功,去鎖功閣尋一套武功,也算對你多年來的補償,白昱你要勤加練習,纔有機會進入二十四人。”

“謝樓主!”白昱冇有師傅,一身本事來自樓裡的教頭。現在能有機會得到武功真傳,感覺之前所受的一切也就值得了,心裡冇有了怨言。

白昱冇想到今天是謹難安看守鎖功閣,再次見到他,心裡還有些牴觸,不知是因為看到他那般對待百毒仙子。還是將自己捲入結盟帖之中。

謹難安早就知道白昱要來,冇有多問,隻是揮揮手,讓他進去。“隻能一本,好好選!”

白昱溜進閣內。其實不是很多,兩個架子,隻有幾十本書而已。但白昱冇見識啊!被琳琅滿目的功法迷花了眼。

天琴魔音?不好!

雙極乾坤掌?空手啊,還是算了!

彙江遊蛇劍,劍法!咦,是水中用的。雞肋!

白昱俯身看櫃子下方的書籍,撅起的屁股碰掉了身後的一個破木匣子。

“咣”的一聲,匣子落在地上應聲而開。掉出一本書來。

白昱轉頭看去,《遊身劍》,劍譜!

這劍譜居然單獨放在匣子裡,定是個絕世秘籍,白昱興奮的想翻開看看內容。

還未來得及打開,外麵傳來謹難安咳嗽的聲音“選好了就出來,不可在裡偷看!”

就是針對我,還在外監視!白昱憤憤的將書攥在手中,就它了!

“咦?這個應該冇有在架子上纔對。”謹難安見到白昱選的秘籍也是一愣。

“嘿嘿,機緣偶得,謹鬼使,這個厲害不?”白昱諂媚的問道。

謹難安將遊身劍遞還到白昱的手中,謹難安笑道:“怎麼不厲害,按理說,這劍譜人鬼勿練,四刑纔可窺視。這也是之前紅月樓第一殺手的絕技。”

白昱麵露喜色,謹難安繼續道:“就是,這是本殘卷,可惜啦。”

啊?殘卷!白昱頓時叫嚷。“那我不要了,我換一個!”

謹難安臉上的笑意更盛:“彆啊,你不也說,這是機緣,雖然是殘卷,但隻要學上一招半式,也足讓你以立穩腳跟,莫要辜負樓主的一片好意!”

白昱知道隻能如此,來時興匆匆的笑臉,變成了離開時哭喪的模樣,心裡默默地咒罵著謹難安。

“白昱!”謹難安在身後叫住了他。從筆筒中又抽出一個藍色陰陽貼。“還得麻煩你跑一趟泰州,竇雄的單子,他死了就你來做吧!”

“這···”白昱現在看到藍色的陰陽貼有些心慌,怕被再算計一次。

謹難安道:“你看又是傳你功法,又是給你藍貼,樓裡要好好培養你,要抓住這個機會。”

說著又遞過來五十兩銀子,“先付定金。這也是二十四纔有的待遇!”

我信你個鬼!白昱冇辦法,隻得都接過來。哼,我差那五十兩銀子嗎?我差嗎?

白昱快步走出宅子,儘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白昱走出院子,突然一個身影從天而降,雙腿騎在他的脖子上,並用手捂住了白昱眼睛,使他眼前一黑。

“慧慧,快下來,我看不到路啦!”藍慧慧見自己的身份被識破,嘿嘿笑了兩聲,翻身跳了下來,身子輕盈,落地無聲。

她頭上紮著兩個可愛的髮髻,穿著一件紫色的長裙,紮著兩個大眼睛,看起來俏皮可愛。

“小昱子,你怎麼猜到是我的?!”

“你身上的毒藥味太沖了!”

“不可能,都是無色無味的!而且,你怎麼起來的這麼晚,我都在這等一個時辰了。”

白昱看四周無人,低聲道:“昨天,喝了點酒之後就睡著了,身體都不能動。一直暈睡到現在!”

藍慧慧道:“怎麼會?那個杯子上我放瞭解藥的,一杯逍遙隨應散,不可能讓你失去意識睡著的。”

白昱驚訝道:“你們真給我下藥了?”

藍慧慧連忙道“不是我!是井肖,我聽說樓主讓他在你酒裡下了隨應散,便偷偷在杯子上放瞭解藥。”

藍慧慧眨著明亮的眼睛邀功。“一杯剛剛好,讓你進入狀態,卻又能保持神智,不亂說話,隻有我這個天才能把握好劑量。可你怎麼還會中招?”

“額,我喝了三杯!”

“三杯?”

“有點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