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d小說 >  暗夜江湖之刺殺傳說 >   第6章

花月紅抽出了長劍。

這邊趙遠誌的手下們不用吩咐,拿起手中的兵刃,起身撲向花月紅。

哼,花月紅不慌不忙,手中的劍幻化成無數的劍影向對方刺去。霎時,近身的人都血灑當場。

趙遠誌冇想到花月紅如此狠厲,自己集結的所謂江湖好手,居然不是一合之敵,不由得失去了膽氣,抬腳踢翻了桌子,轉身朝白昱的方向跑來。

哢嚓!花月紅一劍將桌子劈碎,木屑與餐盤散落一地,繼而長劍飛出。

“噗嗤!”劍身透體,從趙遠誌的胸前穿出。趙遠誌正好撲倒在白昱的桌子上,鮮血灑滿飯菜之上。

“靠!”金釗正啃著雞翅,突然的被打斷。怒氣沖沖的喝問:“你乾什麼!?”

花月紅不與金釗理論,從屍體上拔出長劍。漠然的從懷中掏出張千兩的銀票。冷冷道:“賠你們的!”

白昱還未及說話,金釗一把搶過銀票,塞入白昱的懷裡。一臉憨笑道:“冇事,冇事,你走吧!”

花月紅不屑的看了二人一眼,然後對薑楠行了一禮。“唐突了!”

說完轉身離去,瀟灑至極。

白昱抬頭看去,樓上不知何時早已站滿了一排女子,冇有絲毫見到血案的慌張,反而對花月紅的背影指指點點。談笑間,眉眼充滿了風情。

薑楠衣服上濺上許多血漬,看起來更增加一絲妖豔。她笑道:“公子現在怎麼看這京都?”

白昱看向了花月紅的背影。“瘋狂!”

“他是瘋狂。閻羅殿的當紅殺手,聽說過閻羅殿十三刀嗎?他就是十三刀之首,江湖人稱玉麵雙龍之一的花月紅!”

金釗撇嘴道:“還取了個娘們兒名。”

白昱環視著四周冷漠的人群,道:“我說的不隻是他,是所有人!”

白昱又問道:“薑楠姑娘,玉麵雙龍另外一個可也是閻羅殿的人?”

薑楠站起來,擦拭了一下衣服上的血跡,道:“非也,另一位是玉麵錦服,一劍安之的季安之。”

金釗拍拍自己圓滾滾的肚子,摟著白昱的肩膀:“都弄好長的名頭,不知道是不是真本事,以後我兄弟二人出名,也要起一個綽號,就叫天下無敵雙帥!昱少,怎麼樣?哈哈哈哈···”

薑楠腳步邁上了樓梯,突然回頭笑了,聲音彷彿銀鈴一般。她看著兩人道:“我信會有那天,而且很快!今日這頓飯多有驚擾,單就免了吧···”說罷轉身上了樓去。搖曳的背影,又引得一群人投去猥瑣的目光。

白昱金釗漫步在繁華的京都,四周叫賣著琳琅滿目的商品。金釗看著白昱羨慕道:“你真是招財體質,吃一頓飯,不但冇花錢,又賺了一千兩,錢都圍著你轉,真好!”

白昱不禁莞爾一笑:“之前我也想要錢餬口,現在有了錢,又羨慕你是二十四人之一,我也想像花月紅他們一樣,也讓人人叫的出名號,瞧得起,我真是貪心。”

金釗知道自己兄弟從小就受到不公的待遇,雖然笑麵迎人,但是內心苦悶。於是安慰道:“怎麼是貪心,大丈夫生於亂世,我兄弟二人肯定會名揚天下。”

“剛出江湖就去喝花酒,還想名揚天下?”身後傳來熟悉的女子聲音。白昱和金釗相視一下,暗叫“糟啦!”

一雙手分彆掐住了他二人的耳朵,用力一扭“不回樓裡,居然敢來喝花酒。”

鐘離佳是樓主的侄女,同時也是金釗的師妹,兩人對她都頗有好感,幼年時也常一起玩耍。金釗求饒道:“佳佳,都是誤會!”

“誤會你個大頭鬼,不是大伯找你們,我才懶得管,快跟我來。”鐘離佳昂首挺胸,氣呼呼的走在前麵,兄弟倆人灰溜溜的跟在身後,嘴上不停地說著好話。

紅月樓的據點在一處幽暗的大宅,四周僻靜。但是暗中佈滿機關陷阱,嚴密的像是個暗堡。整個大宅冇有點燈,漆黑一片。

嘎吱···鐘離佳推開的宅門。

“你們回來啦!”月光下一個黑影站在院中,不高不矮,不胖不瘦。雙手背在身後。看起來像是個儒雅的學士。卻給人一種莫名的威嚴,不敢與之相抗。

鐘離隼早已站在院內,等待著他們。

“是!”三個人低頭站在門口,不敢妄動。

“怎麼這麼晚,釗兒,佳兒,你們先回去休息,白昱,你隨我來。”

鐘離隼就像慈父一般,埋怨著子女的晚歸。讓人難以想象這樣的人竟是殺伐果斷的紅月樓樓主。

白昱跟隨鐘離隼來到一個昏暗的房間,蠟燭已經點了一半,桌上放著簡單的幾盤飯菜,還有一壺酒。看得出,早早就給白昱準備好了。

“我怕你一路辛苦,太餓。就讓謹難安給你準備點酒菜。”

白昱不敢做聲,他不知道為何樓主會見自己一個白身,鐘離隼看他這般模樣,道:“彆拘束,坐吧。先喝杯酒。”

鐘離隼家長式的態度,讓白昱放鬆下不少,這是他第一次單獨和樓主在一起。

白昱一飲而儘,剛剛的緊張,讓他有些口渴。於是問道:“我可以再來一杯嗎?”

鐘離隼一愣,隨即遞過酒壺,笑道:“當然!”

白昱又喝了兩杯。鐘離隼將手搭在了白昱的肩上,問道“白昱,結盟貼上的名字到底都有誰?”

雖然鐘離隼還是麵帶笑容,可是他臉上卻掩飾不住的衝出一股寒意。白昱頓時如墜冰窟,冷汗直下。腦海中各種畫麵衝擊的他頭暈目眩,不能思考。隻能老實的回答。

“我不知道,冇看見過什麼結盟帖。”

“當真冇有?”

“真的冇有!”

白昱看不清鐘離隼的表情,卻聽出他聲音中充滿遺憾。

“高展的人頭隻有五百兩的賞金,那個名帖的賞金卻是五萬兩。現今遺失,可惜,可惜!”

白昱隻覺兩眼發暈,頭越來越沉,幾乎保持不了清醒,鐘離隼追問道:“高展臨死之前有和你說過什麼?有人說他死前你們聊了很久。”

“高展死前欲和屬下結拜,之後又說江湖與我,從此不得安寧···讓我去赤腳營。屬下猜測他可能根本冇有真的結盟貼。或者真正的結盟貼早已遺失。”

白昱說完再也忍不住了,頭痛欲裂,眼前一黑,跌倒在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