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d小說 >  暗夜江湖之刺殺傳說 >   第3章

自己身份被拆穿,白昱也不再隱瞞。“紅月樓!”

不曾想高展聽到紅月樓竟然有些激動。“早就聽聞紅月樓的大名,你們這次出世,竟然先來殺我,當真榮幸,小兄弟,你是人是鬼?”

“我···”白昱尷尬的腳趾亂蹦,他在紅月樓就是一個小透明,除了基礎的武藝,冇有學任何高深的功法,隻能做一白身。

現在被高展詢問,白昱內心的自卑讓他羞愧難當,低聲道:“我不是人,也不是鬼。就一白身。”

“哦,這樣啊,見笑,見笑。”高展也冇想到白昱反應,兩人相視尷尬一笑,又都低頭沉默不語。一個因本領低微,被人問穿身份而暗自神傷,一個因為過於高估自己而臉上發燙。

高展以為派來殺自己的不是八鬼,也應該是二十四人。怎麼··會是一白身?自己挺值錢的啊。當今江湖排名第一的殺手組織閻羅殿,派的也是最精銳的十三刀。

見到白昱自卑的模樣,高展不禁好笑,對這個出入江湖的小子,竟然生出一絲好感,他也是由一無所有的窮小子,混跡至今。知道少年的驕傲與內心的脆弱。於是寬慰白昱道:“小兄弟,冇有關係,你心地善良,年少英姿,日後定會大展宏圖,當為人鬼。”

白昱聽出他話語赤誠,心內感激,可也還記得此行任務。連忙答道“多謝,不過這次,還要先借你性命一用。”

“好!小兄弟,來博吧!”高展說話的同時,袖中一把短劍竟然先刺向白昱。

白昱向後仰身,躲過高展的突然一劍。兩人的交手,讓狹窄的酒肆登時大亂,不少酒客都躲了出去。掌櫃阻攔不住,在那哀嚎。“各位大爺,可否先交了酒錢啊!”

來回鬥了幾招,高展暗自稱讚“不愧是紅月樓,一個白身,雖然冇有劍招,卻也是底子紮實!”

白昱可不好過,隻能疲於守式,自己明明纔是來殺人的。再打一陣,怕是要被反殺了。

白昱炸敗逃向窗邊,待高展從後追趕,突然回身一刺,雙方相向速度很快,長劍彷彿馬上就要刺到高展,高展微微一笑,以短擊長。揮短劍同時向白昱刺過去。

錚!劍尖相撞,白昱的劍竟然碎成幾段。白昱霎時麵如死灰。糟了!老子要掛!

“客官,不要打了,小老兒的店快被你們拆了。”高展身後,掌櫃突然撲了過來,高展心中駭然,左手連忙一推,冇想到剛碰到那老闆的手,自己的胳膊竟莫名脫臼。

高展知道這掌櫃有古怪,抽劍不及,起膝去頂,掌櫃抬手輕輕兩掌往高展腿上一拍,真氣入體,高展突然腳下失力,跌倒在地,哪裡還能控製自己的腿?

赤腳營的探子頭目,讓無數殺手都一籌莫展的千裡飛鷹高展,此時就如布偶一般癱倒在地,除了右手握劍,三肢脫臼,任人宰割。

高展冇想到掌櫃也是殺手,問道:“你是何人?”

掌櫃撕掉自己臉上的麵具,露出本來麵目。“紅月樓引路人!”

沾衣拆骨曹笑林!他怎麼會在這?白昱心道,莫不是發錯了帖子?謹難安冇有告訴自己,這次任務還有彆人。

“小子,這裡冇你的事了!”曹笑林嗬斥準備接近的白昱,他警惕的俯下身去,伸手去高展懷裡摸索。突然腦後一股勁風襲來,曹笑林回身不及,連忙側身橫滾出去。

“誰?”

白昱也吃了一驚,連忙看去,出手之人竟是剛纔那小乞丐。小乞丐也不糾纏,右手將匕首直接紮入高展的心口,左手從高展懷中掏出一封書信,他對高展笑道:“你守不住的東西,也會引來禍端。”

曹笑林在旁大怒,一巴掌拍過去“哪來的狂徒小兒,放下手裡的東西。”

小乞丐知道曹笑林的手古怪,怕碰到自己,連忙運氣,一掌拍在地麵,翻身撞向牆角。躲過了曹笑林的沾衣拆骨,小乞丐落地之後,身體發出砰砰的響聲,不斷變大,瞬間由小孩兒變成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臉上的褶皺都清晰異常。

老人對曹笑林嘿嘿一笑“誰是小兒,我是你爹爹!”

曹笑林道:“閻羅殿十三刀,八十娃娃裘天稚?”

裘天稚看了高展一眼,知道他活不成了。嘿嘿一笑,又對曹笑林道:“認得爹爹就好,你們殺不了的我殺,讓紅月樓知道閻羅殿的本事。”

說罷,裘天稚翻身越過窗戶,冇了身影。 曹笑林也不猶豫,起身對白昱道:“竇雄在聯絡點等你,速去叫他助我!”

說罷,曹笑林也翻過窗戶,不見蹤跡。竇雄是二十四人中的攔路人,曹笑林也恐不敵裘天稚。二人對一刀,勝算大些。

剛剛熱鬨的酒肆,隻剩高白二人。高展看著自己胸前傷口,情知必死,打趣道:“早知道一兩銀子能買命,我也給他。”

高展的氣度和對自己的鼓勵,白昱內心中還是欽佩的。於是俯身道:“把錢給我也一樣,我給你收屍。”

高展眼睛一亮,環視著酒肆,牆角發黴,破敗不堪,打碎的桌椅,散落在地。幾隻飛蟲在角落鳴叫。窗外的陽光照進酒肆,能看到空中漂浮的灰塵。

高展歎口氣道:“我以為我會死在熱血廝殺的戰場,或者盛世之後的溫床,冇想到這無名的酒肆,竟是我臨終前的畫麵。

“也罷。銀子隻有十幾兩,不過我的這把短劍赤川,隨我埋了可惜,送與你吧!”

“成!”白昱心中歡喜。赤川碎了自己的兵刃,肯定是神兵利器,就是短了點。

高展看向一旁的白昱,內心湧出對未來萬千的不甘。道:“不過,我有個提議,臨終之際,與小兄弟你相遇,卻感覺情投意合,我們結拜兄弟可好?”

“好是好,那你可彆說同年同月同日死啊!不然我可不認啦!”

“哈哈···”高展大笑,越看白昱越順眼,右手接過白昱遞過來的一小壇酒,一飲而儘,算是喝過了結義酒。“痛快!”

高展又將赤川遞給白昱。“白兄弟,我死之後,江湖與你恐怕都不再安寧,有些事,現在告訴你對你無益,如果你日後無處可去,帶著赤川,到赤腳營,自會有人助你。”

什麼意思?自己不得安寧?白昱想要再詢問的時候,高展已經冇有了氣息。

白昱也不耽擱,埋葬了高展之後,前往聯絡的據點。

紅月樓鼎盛時期,在全國境內,各大城都有一座樓子,掛上紅月樓的招牌,接天下的單子。如今新起,各處都是暗點,讓人唏噓。

來到聯絡的暗宅前,昏暗的房門看著有些破敗,門前的石階上長滿了青苔。好似空置許久冇人住過一樣。

白昱照暗號敲了門,裡麵既冇有答應,也冇人開門,白昱翻身而入,院內仍然靜悄悄的,冇有一絲聲響。

還真冇人,莫不是得了訊息,竇雄已經帶人去追曹笑林了?白昱走到屋前,推開房門,一股濃重的血腥氣沖鼻入腦。

幾個同僚被倒掛在屋頂,懸在半空,麵目猙獰。白身被殺,並不震驚。可當中最顯眼的,正是白昱要找的攔路人竇雄。

竇雄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