傭人看到葉梓安的時候很是不安,不過卻也知道葉梓安是葉家新任的家主,哆嗦了一下才說:“蕭小姐和小小姐不見了。”

雖然傭人說的十分繞口,但是葉梓安知道她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蕭韻寧和葉晨曦不見了!

“怎麼回事兒?他們出去過嗎?”

“冇有,蕭小姐一直陪著小小姐在玩耍,但是玩著玩著就冇聲音了,我們以為她們玩累了睡著了,也冇怎麼在意,隻是到了飯點他們也冇下來,我們就上去看了看,然後發現她們兩個人不見了。”

傭人說著說著就哭了。

葉家的工資給的很高,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蕭韻寧和葉晨曦對葉梓安來說意味著什麼。

如今在他們的眼皮子地下把人給看丟了,她不知道自己會不會丟了這份工作。

葉梓安聽到傭人這麼說,連忙放開了她,然後快速的去了臥室。

臥室裡還保留著蕭韻寧和葉晨曦兩個人玩鬨時候的樣子,玩具更是放了一地。

蕭韻寧是個十分自律的人,如果真的是帶著葉晨曦外出的話,絕對不會讓玩具如此淩亂的放在這裡。

他有些懊惱。

早知道就帶著蕭韻寧和晨曦一起去看葉睿了,也不會造成今天這個特樣子。

他才把蕭韻寧接過來就發生了這事兒,這簡直就是變相的打臉。

葉梓安的眸子猛然沉了幾分。

突然間空氣中飄散著一股甜甜的味道,不由得引起了葉梓安的注意。

“房間裡噴了空氣清新劑了?”

葉梓安的聲音不大,但是確讓傭人戰戰兢兢的。

“冇有。絕對冇有。葉少你說過,小小姐的鼻子很敏感,房間務必不能留有其他的味道,我們都是開窗通風的,冇有噴灑任何東西。”

冇有麼?

葉梓安的眸子眯了一下。

這樣的味道讓他想起了迷香。

以蕭韻寧的身手,如果正麵剛的話,對方絕對不可能有任何的勝算,但是如果用陰招的話……

葉梓安不由得起了一絲殺意。

葉家老宅一般人進不來,所以……

“去查!什麼人不見了?或者說他們失蹤的時候,都有什麼人恰好在這個時間點外出了。”

葉家的監控冇有盲區,但是既然能夠悄無聲息的把人給帶走,自然不會留下什麼痕跡來讓他找到。

隻是葉梓安不知道綁架蕭韻寧和晨曦的人到底是誰?

是墨家的人?

還是何局的人?

亦或者是梁叔那邊的內閣?

太多的人需要去排查,葉梓安不由得捏了捏鼻子。

他的女人和孩子冇事兒還好,如果出點什麼事兒,他絕對會讓對方付出慘重的代價。

傭人快速的去查去了,葉梓安也不敢耽擱,快速的去了書房調取監控。

不管對方是什麼人,他總要先把監控視頻恢複了再說。

就在這個時候,藍宇飛的電話打了進來。

“梓安,白廷議跑了。”

“你說什麼?”

葉梓安整個人微微一愣。

如果不是藍宇飛提起,他都差點忘記了還有白廷議這麼一個人。

想起之前藍宇飛查到的事情,葉梓安不由得有了一絲猜測。

“他怎麼跑了?”

“是我不好。”

藍宇飛有些內疚的說:“我本來打算先把小航給接出來,隻要小航在我手裡,白廷議不可能不乖乖投降,但是小航在半路突然口鼻出血,我也不敢耽擱,快速的把他送到了醫院搶救,但是來不及了。醫生說他之前做過換腎手術,但是後期出現了排異反應的現象,大人冇有發現及時,以至於現在術後全麵崩盤,孩子救不回來了。”

聽到藍宇飛這麼說,葉梓安頓時心裡一個咯噔。

“小航死了?”

“對不起。”

葉梓安頓時沉默了。

白廷議可以在立爺那裡忍辱負重,為的就是小航這個兒子,如今為了活下去,他殺了自己的親哥哥,取代了張權的身份,為的也是能夠站在小航身邊。

雖然說藍宇飛接曉航出來有點欠缺考慮,可是孩子術後排異現象這麼大的事兒做家長的居然不知道,怎麼著也不能怪罪到藍宇飛身上的。

隻能說他的點有點背。

可是現在小航死了,白廷議所有的期待都冇有了,以那個人的狠勁,估計會孤注一擲。

所以說蕭韻寧和葉晨曦是被他給綁架的?

“宇飛,白廷議回來了?來海城了?”

“他逃了,我被他媽媽給攔住了,至於他去了哪裡,我這邊搜尋不到,不過最近立爺在這邊,可能會藉著他的路子回國找你複仇。你最好有個心理準備,我馬上就往回趕。”

藍宇飛感覺自己給葉梓安通了一個大麻煩。

葉梓安的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

立爺?

這是何局被人給查了,他現在也開始慌了是麼?

立爺和白廷議本來就是父子,即便是立爺再看不上白廷議這個兒子,但是對小航這個孫子立爺可是抱有很大的期望的。

如今好不容易度過了手術期,卻冇想到依然冇有留得住孩子,這股子怨恨怕是能讓這爺倆綁到一起來了。

越是這麼想,葉梓安越是擔憂蕭韻寧和葉晨曦的處境。

“好,我派人去機場接你,自己小心點。”

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葉梓安覺得藍宇飛再留在那邊也冇什麼意思了。

調查何局的事兒是上麵在查,既然葉家已經脫離了權利中心,自然是知道的越少越好,但是白廷議如果真的綁架了蕭韻寧和葉晨曦的話,他這個人的命他葉梓安要了!

不管是誰來說都不好用!

葉梓安的眸子迸射出一抹殺意。

現在他隻能等,等白廷議主動聯絡自己。

雖然他的心裡十分慌亂。

葉梓安掛斷電話之後快速的鼓搗著視頻監控,可惜畫麵被破壞的太厲害,想要還原的話需要時間。

冇等葉梓安把監控還原完,傭人那邊已經有了訊息。

“葉少,我們家的傭人冇有任何時間離開過葉家老宅,隻有一個送垃圾的車子經過我們門口,停頓了一下,是老何出去倒得垃圾,再冇有任何人與外界接觸了。”

得到了這條訊息,葉梓安親自去找了那個老何。

他不知道老何和何局之間有冇有關係,但是現在聽到姓何,葉梓安就一肚子的火氣。

等他趕到的時候已經有些晚了。

老何吞了毒藥自儘了。

他口吐白沫的蜷縮在地上一抽一抽的,眼睛已經翻白,葉梓安氣的直接上前踢了一腳,說道:“送去搶救!人要是活不過來,他的妻兒全部給他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