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d小說 >  有錢太太陪嫁郎 >   第10章

清晨,陽光透過窗戶落在那泛白的臉龐上,額頭上圍了一圈厚厚的紗布,滲出了些許血跡。

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的男人,隻覺得頭疼的要炸了一樣,昨天夜裡的一幕幕在腦海中回放。

“您醒了。”守了一夜的小弟,見他轉醒那顆懸著心纔算放了下來。

楚君禦的臉色很沉,腦海裡不斷播放著自己被一個女人拿菸灰缸砸暈的情景。大概是冇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在一個女人身上栽一回,本就要萬分小心的他此刻不由對昨天發生的事情多想了番,他開口的語氣有些凶:“去把昨天晚上的監控調出來”

大概一個小時以後,有人拿著一段錄像和一份檔案來了,楚君禦急躁的打開檔案袋,他倒要看看是誰,這次又是哪家人盯上了他。

“陸晚笙。”楚君禦喃喃細語的唸了幾次越發覺這個名字朗朗上口,倒是取了個好名字,也長了一副好長相,又純又欲。照片中的熟悉讓他也清晰的記起來了自己與這個女人並非第一次見麵。隻能通過照片查詢到簡單的資料的隱蔽性讓他覺得這個女人不簡單,他思慮了番:“查一下她住哪裡,綁了。”

領了命令的下屬出去了,留下楚君禦一個人反覆地觀看錄像。雖然賭場光線很暗,但是楚君禦還是認出來了人,看來他要好好認識一下這個人了,

——

陸晚笙盪盪悠悠的穿著睡衣,不修邊幅的準備去吃一頓路邊攤,心裡想著是吃麻辣燙好呢,還是燒烤呢?

正思索著,一片漆黑從頭頂落下來。整個腦袋陷入了一片黑暗,濃重的藥味灌入鼻腔。陸晚笙馬上就察覺到了不對勁,可是身子已經開始軟綿綿的冇有力氣。內心暗罵了一句卑鄙無恥,居然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

毫無意外可言,陸晚笙的手腳被人綁住,扛上了車子。她冇有反抗,這個時候反抗隻能加重自己的呼吸,讓自己吸到更多的藥,直接暈過去。

車子開的很快,周圍其他的汽車聲越來越少。陸晚笙趁著自己眼下冇法子動彈,在腦海中猜測了波他們應該要帶自己去郊外。

這些人在長期訓練之下的陸晚笙麵前自然不是對手。而現在她要做的就是等,等這股子藥效過去了,她陸晚笙按著人頭來,見一個殺一個,殺兩個是一雙。

車子開了許久才停下來,陸晚笙第一時間被推下車。人在看不見的時候,聽覺便格外的敏銳,而像陸晚笙這種訓練過的人,在眼下這種情況之下,隻能比常人有過之而無不及。

“老大,人帶來了。”

罩在頭上的麻袋突然被扯開,一直在黑暗中的陸晚笙一下子接受不了陽光的愛撫,微低著頭眯著眼。

“陸晚笙,我們又見麵了。”

陸晚笙一聽這個話,心裡明顯驚了一下。但很快也不覺得是什麼意外,她被尋仇屬於正常工作範圍。等她適應了陽光的愛撫才抬眼看起那個男人。隻是這一眼便讓她有些吃驚。

“看來,你也認出我了。”楚君禦嘴邊掛著微微的笑意,可眼神卻極其的凶殘,像一個得到了獵物的獅子,恨不得馬上把眼前的獵物撕碎:“第一次,我們在飛機上見麵,第二次,這裡”修長的手指敲了敲纏著厚重紗布的額頭,猛然轉向掐住了陸晚笙的脖子:“我隻問你一遍,是誰派你來的。”他不相信什麼機緣巧合。如果這個女人是那些人派來試探她的,那麼他如今做出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決定都會成為自己是否取得對方信任的關鍵。

陸晚笙被掐的有些喘不過氣,但是她的眼裡卻極其的輕蔑:“就你?呸!!!下三濫……卑鄙無恥下流……咳咳”掐住脖子的手越來越用力,陸晚笙心想,她今天要是死在這裡,回頭做鬼她也要跑到這個男人身邊日日騷擾:“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艱難的從嘴邊擠出一句話,用眼神從頭到尾剜了一遍楚君禦。

正當陸晚笙以為楚君禦會一把掐死自己的時候,他卻鬆手了。得到呼吸機會的陸晚笙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這邊還冇有呼吸夠,槍口就抵在了額頭。

陸晚笙當機立斷,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減去了銳氣,化作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眼裡飽含著淚水:“你怎麼可以這樣子對我!”豆大的眼淚嘩啦啦的滾出眼眶。

大家都被這個反轉嚇到了,一時間都愣住了,連楚君禦都像被靜止了一樣看著她。

“我是配不上你,可是,當初口口聲聲說愛我的是你啊!現在這樣子算什麼!為了新歡把舊愛殺死?楚君禦!你好狠的心,我當初怎麼就信了你的鬼話,和你上了床!你打啊!你打啊!我告訴你!你打死我就是一屍兩命!”

眾人紛紛麵麵相覷,這是什麼鬼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