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時,你知不知道~咱們幼兒園最近鬨鬼了~~~每天晚上都有值班人員說學校後麵總是出現奇怪的聲音~~有時候還會看到人影~~但是過去一看又冇人~~~”白露張牙舞爪的給坐在辦公桌前寫教案的夢時講著,好像下一秒鬼就會出來似的。

夢時憋不住了,噗呲一笑“白白,你都多大了,能不能相信科學……”說到這的夢時一愣,不對,誰都能說相信科學,但是她不太能吧,想到這夢時的臉色一變。

“哈哈哈哈哈哈哈”白露咧著嘴,露著牙齦大笑著“時兒,當著我的麵給我表演了一個京劇變臉啊”

夢時朝著白露招了招手,附在白露耳朵旁邊“那隻鬼在你身後看著你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白露嚇得大叫“死夢時,你你你,我,我”

夢時笑著“你你你,我我我怎麼了?”

“哼”白露跺了跺腳走了。

不過白露身後真的有一隻鬼,西靈。

西靈白了夢時一眼,你這個小丫頭,對我真的是越來越不尊重了“我去看看”

西靈在聽到這話的時候激動的跑了出來,它雖然不能長時間在外麵,但是偶爾出來一下,也是冇問題的。

看著西靈的背影,如果真的感知到人魚在那裡出現過,那今天晚上就開始捉魚行動了。

“夢老師,我想回家”一個學前班的小女孩哭哭唧唧的走到夢時麵前。

“怎麼了小資?”夢時彎了彎腰,摸著小資的腦袋“告訴老師好嗎”

“薑心她把我蓋的房子推了,還把我的娃娃給我扔了嗚嗚嗚嗚”小資抱著夢時的腰大哭著。

夢時領著小資來到薑心正在玩的地方“薑心,來老師這裡”夢時朝著薑心招了招手。

正在堆積木的薑心,輕描淡寫的看了夢時一眼,繼續搭積木。

夢時皺著眉頭,她領著小資過來就是,薑心平常就是不是一會愛搗亂的小朋友,還有些內向,她不相信這是薑心能乾出來的事。

“薑心,發生什麼事了嗎,能告訴老師嗎”夢時走到薑心身前,蹲下來看著薑心。

薑心淡淡一笑“夢時”

夢時睜大瞳孔,哎呦我去,這小孩,竟然這麼為老不尊,雖然自己也不老,但是自己也算是長輩啊。

“薑心,你要喊我夢時老師或者夢老師,不能直接喊老師的名字噢”夢時語重心長的說。

“夢時,馬上會有一場好戲,我請你看”奶聲奶氣的聲音卻透露著一絲不屬於這個年紀的成熟。

“薑……”夢時話還冇說話,薑心就邁著小腳跑走了。

下午放學後,夢時躺在椅子上揉了揉肩膀“這群小孩真鬨騰”

“就是,愁死了,誒?不對夢時,學前班半個小時之前就放學了吧”正在看手機的白露猛地一喊。

“是啊,怎麼了”

“快看家長群,至少有五個孩子的媽媽都說孩子冇回去”

“不可能,放學的時候,我都是一個孩子對著一個家長去接是,怎麼會冇回家呢”夢時看著聊天記錄。

“夢時,馬上會有一場好戲,我請你看”夢時想起來薑心說的話,但是她隻是一個五歲的孩子,所以她並冇有想那麼多。

那薑心把小朋友都叫走是要做什麼,她能做什麼?夢時的大腦高速運轉,想到之前海邊那個人妖事件,夢時出了一陣冷汗,真的是不讓人安生一陣就。

“白白,那五個小朋友都是我放學的時候跟家長一對一確認了的,我們分頭行動吧,我在學校找找,你去這五個孩子的家裡轉一轉?”夢時找了個藉口讓白露離開,不然被髮現後就算是閨蜜,這件事情也不好解釋。

“好”

“辛苦你了”夢時拍了拍白露的肩膀“晚上請你吃大餐,如果孩子順利找回來的話,如果我能平安回來的話”後麵那一句是夢時小聲嘟囔的。

“行,那我要是大龍蝦”

“蝦什麼蝦,先把小朋友找回來再說吧”夢時踢了一下白露的屁股“走”

“切”白露拎著包走了。

夢時坐在辦公桌前坐著,對,就坐著。

“夢時~”奶聲奶氣的聲音響起來“你還挺聰明,知道先把那個蠢人類調走”

上次經曆過一次的夢時,已經學會控製情緒了,夢時看著薑心“你是哪一個物種”

“哈,物種?”薑心嘲笑的看著夢時“我親愛的西靈公主找的人類可真是蠢到家了”

夢時一愣,西靈,西靈還冇回來,她以為她已經找到族人,冇想到。

“夢時,不要擔心,西靈公主冇事,我領著你去看戲?”奶聲奶氣的音讓夢時心頭浮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好啊”夢時冇有浪費時間,趕緊跟著薑心去了學校後山,她怕耽誤一分鐘,西靈就多一分危險,這附在薑心身上的東西一看就不是好東西。

“夢時,你看,好玩嗎”跟著薑心走到後山的夢時一抬頭,看向學校後山,一棵棵大樹被削乾淨了樹枝,上麵綁著西靈,和那五個小孩。

夢時眯著眼看著綁著西靈的繩子,西靈可是虛影,那這個繩子也不是什麼簡單東西。

“那薑心小朋友想怎麼玩”夢時看著西靈和那五個孩子。

“夢時,你去救他們”薑心伸出自己的小胳膊指向西靈他們。

夢時看向薑心“好啊,夢時老師陪你玩”她知道肯定是不會那麼容易救出來,但是既然它給了自己救人的這個機會,那當然要珍惜了。

夢時一步踏出,腳下一棵又一棵小草長出,不過這些小草全部紮進了夢時的腳底,頓時鮮血染滿了腳下的地麵。

〔快速癒合〕自動出現,腳掌又恢複如初,隻有從夢時滿頭汗水,發抖的嘴唇,手掌,和身體才能看出來,那一秒她經曆了什麼。

第二步邁出,小草不見了,火紅的花瓣飄下,紛紛落到了夢時的身上,一片片花瓣像烙鐵碰在身上一樣,貼在夢時的身上,一股烤肉的味道出現,最後變成一片又一片的火紅花瓣烙印留在夢時的肌膚上。

“啊~”夢時忍不住大叫,這回〔快速癒合〕用不了,隻能忍受著這股灼傷,後背的衣服被汗水濕的透透的粘在身上,使夢時身上的傷口冰上加霜。

“哈哈哈哈哈哈哈夢時,你看,多好玩啊”後麵的薑心拍著小手“這齣戲好看嗎?不過重頭戲可是在後麵呢”

“啊~”西靈慘叫了一聲,被綁在樹上西靈的尾巴像是被什麼虛空中的東西削了一半。

“西靈”夢時一急,兩步連續踏出“噗~”一股鮮血從夢時的嘴裡吐了出來,夢時感覺五臟六腑像是被錘子重擊一樣,腳冇站穩倒在了地上。

西靈眼裡含著淚水“夢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