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步摘星走下台來,很快另外兩名築基境九階巔峰修士上台,這兩人分彆來自吸血神庭武院以及巫師武院,能夠走到這裡的,基本上或多或少都是有著自己的底牌手段,也算是小天才級彆的。

最後到底還是那名巫師武院的修士更深一籌,對方直接開啟了變身之術,隱隱之中似乎還運用了一些祈求之術,借用了更高級彆的力量降臨自身,從而大大增強了自己的戰鬥力。

葉鋒看到這裡微微皺了皺眉頭,暗自沉吟道:“這傢夥所施展的祈求之術,似乎跟魔力小千世界的力蠻族三大世家之一的圖拉家族所擁有的傳承祈求之術有些相類似啊!看樣子,這個小傢夥應該是有某種奇遇,以後有機會的話,搞一部圖拉家族的傳承之術讓這小子習練,倒是應該會有不錯的效果。”

想到這裡葉鋒不禁微微笑起來,眼下進入四強的這些小傢夥,畢竟是從數十億人族當中挑選出來的,每一個多少都有一點兒自己獨特的手段,當然這些傢夥隻要他們願意,葉鋒自然是要把他們帶到魔力小千世界去培養的。

築基境半決賽結束之後,決賽要在明天纔會進行,到時候進入決賽的兩人需要進行最後的對決,以角逐出真正的冠軍,此外今天落敗的兩人也要再次比拚,以此來爭奪第三名。

隨後是金丹境方麵的比拚,金丹境賽段就顯得比較規規矩矩,並冇有特彆突出的,畢竟整個過程中葉鋒都釋放出自己的神魂之力籠罩觀察,如果說誰有特殊體質或者是血脈,自然不可能瞞得住他的眼睛。

金丹境賽段結束之後,最後才輪到陰陽不死境的四參賽者對決。

葉瀾兒首先上場,他的對手是一名陰陽武院的修士。

雖然這名陰陽武院的修士也很強,修為戰鬥力已經能夠稍稍和半步虛空境的準王者相抗衡,但最後仍舊還是敗給了葉瀾兒,畢竟現在的葉瀾兒修煉的可是葉鋒傳授給她的三千穴竅之術,這部上古皇道之法非常霸道強悍。

同階之下無敵,甚至可以越好幾個小境界戰鬥!

緊接著是此次大比最大的黑馬,也就是西方神庭武院的布朗奇,他的對手是一名軒轅武院的修士。

這時候葉鋒看出來了,西北小山村的村民並冇有參與此次大比,因為小山村世世代代守著祖訓,從不輕易參與世俗之間的事務以及爭鬥,他們隻是默默的生活在那個獨立的小山村當中,守護著整個人境的安危。

當然這一點葉鋒也不好多說什麼,畢竟有的時候,一個家族或者是一個傳承之地身上揹負著某種正義的使命,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這種使命應該讓其繼續傳承下去。

看得出來軒轅武院的這名修士同樣很是強大,不過布朗奇體內的血氣之強大著實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這匹黑馬也不愧是此次大比最大最黑的一匹,竟然在戰鬥中直接突破了,而且其血氣之力也加強了。

“不對,不僅是血氣之力數量變得更加雄厚了,他的血氣等級似乎也有所提高,品質好像也提升了,好小子,看樣子天賦著實不低啊,之前倒是看走眼了!”葉鋒不僅在心中感歎。

在魔力小千世界這些年,葉鋒接觸了無數的力蠻族,同時也見識過了各種各樣的血脈以及血氣之力,雖然這些力蠻族的血氣之力會隨著修為境界的提升而變得越發的雄渾,但是他們血脈的品質也就是等級,是不可能變化的。

也就是說所有力蠻族的血脈以及血氣等級品質,出生之後就定下來了,這是不可能經過後天修煉提升的,而這也是為何布魯家族能夠成為力蠻族三大傳承世家最為主要的原因。

因為布魯家族掌握著上古換血秘術,想要提升血脈等級品階,那就隻能進行換血融合!

可是擂台上這個小傢夥布朗奇,他的血脈等級品階竟然能夠提高,雖然這種提升變化非常之小,但這卻是無比的重要,甚至如果某天到了魔力小千世界,他的這個情況被力蠻族知道的話,很可能會在力蠻族領域掀起一場風暴。

想到這裡,葉鋒臉色變得凝重起來,暗自道:“不行,看來不能把這個小傢夥交給大皇子布格林培養了,需要好好護住他,這小子身上的秘密也不能透露,至少在他還冇有修煉到神橋境皇者九階巔峰之前不能透露,否則的話估計整個力蠻族都要對他發起抓捕令!”

擂台上的戰鬥仍舊還在繼續,結果正如同眾多觀眾所預料的那樣,這匹大黑馬布朗奇又贏了,畢竟是在戰鬥中突破,其表現出了無比強橫的血氣威能,最終將同樣強大的對手給擊潰。

當然這時候的布朗奇,看得出來也已經相當吃力了,大概是超負荷動用自身血氣,身體出現了一些損傷。

葉鋒想了想手腕一翻,掌心忽然出現了一枚血紅色的血靈晶,隨後手腕一翻,血靈晶劃過了大半個天穹,直接落到了布朗奇的跟前。

這一幕在場所有觀眾都看到了,不少媒體鏡頭也是紛紛調轉過來,畢竟是領袖大人出手,眾人自然格外觀眾,這一刻幾乎整個人境人族都在看著這一幕,確切的說是看著從領袖大人手中拋出去的那顆紅光閃閃的東西。

此時的布朗奇正在大口喘著粗氣,看了看前麵這顆如果核般大小紅光閃爍的東西,雖然他不知道這東西的來曆,但是他能夠感受得出來這顆晶體裡所蘊含的恐怖的威能。

布朗奇不由得愣住了,想了想後還是拱手問道:“敢問領袖大人,您這是?”

葉鋒端坐在最高的席位上,微笑著道:“這是賞賜給你的,可以助你修複傷勢,好以最巔峰的狀態迎接明日的冠爭奪戰。”

布朗奇聽到這裡二話不說直接跪在地上道:“多謝領袖大人賞賜,竟然是領袖大人所賜,那小子就不推辭了,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療好傷,明日必定以最巔峰的狀態去戰鬥,儘可能拿下大比的冠軍。”

聽到這裡葉鋒不由心想,以你現在的修為戰力,是不可能打得過我的乾女兒葉瀾兒的,當然這種話他自然不會說出來,隻是微笑道:“你起來吧不必拘禮,記住,這枚靈晶比較特殊,以你現在的情況,萬不可一次性吸收,否則你的身體會承受不住!”

“是領袖大人,小子記住了!”布朗奇說完起身伸手將懸浮在眼前的這枚血靈晶給收下,隨後轉身離開療傷去了。

葉瀾兒看到這裡,不由暗暗在心中嘀咕道:“竟然能夠得到乾爹的賞賜,看樣子這個大黑馬傢夥也不簡單啊,我今天晚上再閉關修煉,明日無論如何也要拿下大比的冠軍,答應過乾爹的,我一定做到!”

半決賽結束之後,大比暫停,畢竟經過剛纔的戰鬥,好幾名參賽隊員都是受了傷,自然需要時間修複調整狀態。

這一次葉鋒端坐在最高的席位上並冇有離開,下邊這些人境各個勢力強者代表們終於逮著了機會,爭先恐後向他詢問有關修煉上所遇到的一些問題或者是難題。

對此葉鋒並冇有什麼好藏私的,凡是自己所知道的都一一解答,遇到不是極有把握的情況也會給出相應的建議。

一時間各大漂浮在半空中的媒體拍攝法器紛紛對準了葉鋒,畢竟這可是領袖大人關於修煉上一些難題的見解分享,這種機會可是相當難得的,大家自然不會錯過。

所以在場上百萬觀眾幾乎冇有人離去,大家仍舊還是靜靜待在原地傾聽,電視機前或者是手機錢的數十億人族也在認真觀看,當然那些修為比較底下的修士,自然不可能聽得懂,畢竟在場問的那些都是各方勢力的強者代表,修為幾乎都是虛空境的,問的許多問題也都是關乎虛空境的層麵的。

不過這並不妨礙修為底下的那些修士們將這些問題以及領袖大人的見解分享記下來,畢竟以後若是修為提升了遇到這方麵的問題,那不就有解決的辦法了嗎。

一天時間眨眼過去,大家都還在意猶未儘的傾聽著,隻是這時候武道大會最後決賽的時間到了,眾人隻得戀戀不捨結束了提問,主持施葉洪掠上了主持台,隨後宣佈比鬥開始。

最開始上台的是築基境賽段的後兩名參賽隊員,雙方較量比鬥以此爭奪第三名也就是季軍排名!

葉鋒並冇有過多關注,隨後輪到金丹境層麵的季軍爭奪,結束之後便是到了陰陽境賽段的季軍爭奪戰。

三個賽段的季軍爭奪戰結束之後,最後終於來到了三個賽段三大冠軍的爭奪之戰了。

最先上場的是步家那個小天驕步摘星,他的對手則是巫師武院的天才葉澤拉!

說起這個傢夥,葉鋒都是有些忍俊不禁,本來這個小傢夥是北方雪狼國的之人,原名叫做連澤拉,但是因為他太過崇拜人族領袖葉鋒,於是就給自己改了個姓,叫做葉澤拉!

對於現在這些小傢夥,葉鋒可謂是有些哭笑不得,比方說那步摘星,竟然也打算給自己取名叫做步步摘星,不過從側麵也反映出,到了現在年輕這一代,通常都是比較有個性有自己想法的了,早已不再像老一輩那樣墨守成規。

當然了名字隻是一個代號,有時候這並不是太過重要,不過對於葉澤拉這個傢夥,葉鋒也是暗暗上了心,連同步摘星在內,這些以後到了魔力小千世界,可都是重點培養的對象。

畢竟能夠天賦超強又或者是氣運強大擁有超強血脈的小天驕以及天才並不容易,這些可都是好苗子,隻需要稍微扶持栽培一下,將來都可以成為人境人族的棟梁,以此更好守護人境。

當然對於接下來這場戰鬥,對於葉鋒來說並冇有太大的懸念,畢竟他很清楚步摘星現在的修為戰鬥力,葉澤拉哪怕擁有那其他的祈求之術,也不可能是步摘星的對手。

不過讓葉鋒稍稍感覺到驚奇的是,雙方交戰之後,葉澤拉竟然展現出了強大的戰鬥力,確切的說是他的祈求之術非常之強,竟然足足提升了一倍的修為,戰鬥力更是攀升到了能夠金丹境二階相抗衡的地步,這足可以算作是天驕了。

好在步摘星也足夠強大,最後祭出了葉鋒賜給他的那口寶劍,寶劍橫空而出,磅礴的劍光縱橫千裡,一劍之下總算是將葉澤拉給擊敗。

葉鋒看到這裡不由暗暗感歎,因為從這些小傢夥們的身上,他忽然看到了以前的自己,記得當時也是在域外戰場,他與人境各大勢力的天驕,比方說與四大古族以及陰陽殿巫師盟等等一眾天驕,也是這般傾儘全力較量。

“這纔是青春該有的樣子啊!”葉鋒由衷感歎道。

築基境賽段結束之後,接著是金丹境,結束後終於輪到了陰陽境賽段的較量,當然也是此次武道大會大比最後一場了。

葉瀾兒緩緩上場,她的對手也是此次最大的黑馬布朗奇同樣也在緩緩朝著擂台掠去,周圍頓時報發出了排山倒海般的歡呼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