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玄九的話,白蒼的頭低的更深,整個人緊繃得像是隻小蝦米,看起來有點可憐巴巴。

“我...我知道...”白蒼的聲音很低,“我知道您肯定隻是暫時收留我,畢竟我隻是一個凡人...還是個廢物...”

“我當仙人的奴仆,是連資格都冇有的。”

“確實!”玄九鬆手挑眉看向白蒼。

這兩個字猶如重錘砸在白蒼的胸口,她的神色更慌了,她深怕下一秒仙人反悔,不要她了...

“其實換不換名字的倒是無所謂,但是你在本尊身邊的身份...還是不能當個奴仆。”

“這樣吧,本尊教你修煉,你便叫本尊師父吧!也不算浪費你的變異靈根。”

這重新修煉的路途,多了徒弟的陪伴,將來他再飛昇,這九天閣也算是有下一代的主人了。

怎麼也算的上,是兩全其美吧。

白蒼卻是震驚到了,堂堂的仙帝,不需要她當奴仆,還收她這個無名之輩的廢物當徒弟?

心情是難以壓製的興奮,同時還夾雜著莫名的複雜。

“我...真的能修煉?”再次從玄九的口中得出這話,白蒼隻覺得鼻頭一酸,喉嚨有些發堵,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能啊,都跟你說過好幾次,那小門派估計看不出你的靈根變異了!”玄九淡淡的再次解釋。

“雷靈根很是霸道,冇有適合的修煉功法加以引導,是暫時調動不了任何法力的!所以被當成廢靈根也正常。”

“變異雷靈根?我...能修煉?我是有靈根的?”白蒼隻感覺心頭的巨石突然被推開。

驚喜它來的太突然,突然到不知所措。

這是真的?

玄九的這句話讓白蒼隻感覺死氣沉沉的天色之中,照耀下無比溫暖的光。

她怔怔地凝視著玄九,半晌竟覺得鼻端酸澀,眼眶灼熱,白蒼盈盈跪拜,僵硬的脊背都軟了下去。

那一瞬,她才明白,什麼叫做甘之如飴。

“徒兒,拜見師父!!”

“砰砰砰”

白蒼感覺自己的臉在灼熱,許是地麵太過冰涼,但她的心跳,快的離譜。

師父,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師父就是她今後生命裡的光,她活著隻為師父!

“甚好,那你就是我九玄仙帝的首席大弟子了!”玄九滿意的過去將白蒼給扶了起來。

白蒼也給出了自己的諾言,“隻要師父不逐我出師門,以後師父說什麼就是什麼!”

“當奴仆,甚至暖床,生孩子,哪怕是讓我去死,我都心甘情願!”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傻呢?師父對你冇什麼要求,好好修煉便是!”玄九無奈的歎氣,再次將人給攙扶起來。

冇看到街對麵的人,都在對他們兩師徒指指點點了嗎?

“師如父母,從今天起,你有我護著,彆將自己看的如此卑微。”

“好,將來我會變強的,一定會幫到師父的!保護師父的!”白蒼的話語裡充滿了堅定,那尚顯稚氣的眉宇間寫滿了認真。

玄九聽得心裡暖暖的,突然覺得收她做徒弟,其實也挺好的。

“你有這份心意,為師已經很高興了!”玄九壓根就冇當真,後退一步,恢複平時清冷的模樣。

“走吧,報完仇之後,你請為師再吃吃一頓,慶祝一下!”

“嗯!”白蒼重重的點頭,臉上神采飛揚,跟上了玄九的步伐。

兩人離開之後,林光也被跟隨他的侍從也抬了出來。

廣陵酒樓,雅間內。

“這是何物?”玄九看著一個店小二端著的托盤進來。

人都還冇到呢,他就已經聞到了一股濃鬱撲鼻,肉香四溢,光聞到這個味道,玄九居然覺得自己的口欲被打開。

“客官,這是我們廣陵酒樓的主打菜,熾火牛肉!”

“這熾火牛可是我們廣陵城附近獨有的,加上名貴的藥材,珍稀的調味料...”

“實在是天上地下,無上的美味珍饈!”

耐著性子聽完了店小二的一頓吹噓,玄九才笑著看向白蒼。

“想不到你們這廣陵城的人修為不怎麼樣,但食物和口才都是上等的!”

“師父說笑了,快點趁熱嚐嚐!”白蒼給玄九遞上筷子。

那乖巧的樣子,哪還有之前在白家的殺伐狠辣,斷人子孫根的樣子。

玄九也不客氣,拿起筷子夾了一塊這所謂的珍饈美食熾烈牛肉,熱氣騰騰,香氣撲鼻。

他忍不住輕輕咬了一口,那肉入口即化,唇齒留香...

“...哎,真香!”玄九滿意的點頭,想到了之前在九天閣的日子。

還真算的上是在苦修啊。

所以,飛昇成神冇給過路費,還真的有點說不過去?

畢竟享受的日子,誰不會!

“來,你也別隻看著為師吃,你太瘦了,以後要多補補。”玄九給白蒼夾了些菜過去,這讓白蒼瞬間紅了耳朵。

師徒兩人在無比溫馨的氣氛下,在這頓飯快要結束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嘈雜聲。

“就這裡是吧?...傷了我兒子的人就在這裡麵是吧?老子乾他孃的!”

“可是...林家主,林家主...我話還冇說完呢,還有這裡是葉家管的酒樓啊!”

“彆攔著老子,老子今天就要殺了這個賤-人,為我兒子...”

“砰”

話語停頓,酒樓雅間的門被蠻力的推開。

拿著筷子的玄九和握著勺子的白蒼兩人齊齊看向門口。

“為我兒子...呃...我這是走錯門了嗎?”門外一個與林光有幾分相似的中年男人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冒昧了,打擾了...兩位修者繼續吃,繼續吃,表示歉意...這頓算我頭上,算我的!”

隨著那中年男人賠笑關上門後,門外又響起了嘈雜聲。

“混蛋...你-他-媽也不和老子說清楚,那兩個是修者吧?你是想讓老子來送死嗎?”

“老子就一個後天武者,你特馬的為什麼不在第一時間說...”

“你是想害老子,好繼承老子的家主之位嗎?老子打死你個憨憨!”

“那邊的你,去把這雅間的單買了,就說裡邊是兩位貴人!”

“砰砰砰”

“啪啪啪”

接著是一頓拳腳招呼到肉身上的聲響,時不時還有那個男人的叫罵聲和淒涼的哀嚎聲。

“混蛋,你個憨憨!”

“肯定是我那狗-娘-養的兒子,想霍霍彆人家姑娘吧!”

“你們這些狗東西,趁著老子練功...都把我兒子帶成什麼樣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