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d小說 >  西風春意 >   第10章

天漸漸沉了下去,夜幕降臨。

不知道晃了多久,這高處的寒風吹醒了正在熟睡的春水,他裹緊衣服,用手蹭了蹭臉,這纔有了些許血色。

旁邊的珍珠縮成一團還在酣睡,時不時發出輕微的打呼聲。

“小崽種倒是睡得香。”

春水心中暗暗罵道。

他站起身雙手扶在竹筐上,放眼眺望,夜晚的山色朦朦朧朧,隻藉著微弱的光能看到遠處山影搖曳。

風越來越大,也愈發的寒冷。春水的嘴唇開始變得乾裂,額邊的散發胡亂得拍打著他的臉頰,換作以前,恨不得是立馬剪了,可他現在卻是如此的平靜,舒暢。

突然春水發現視線變得模糊,周圍一切都霧濛濛的,他伸出手揮了揮,可這如煙一般的白霧紋絲不動。

“這是雲嗎。”

他心底一陣狂喜,按照之前西瓜鋪子老闆所說,等他摸得著雲的時候,就表示已經到了白雲嶺。

春水急忙回頭察看,果真已經能看到山的儘頭。

“珍珠珍珠,快醒醒,我們到了,到白雲嶺了!”

在睡夢中的小東西被一腳踹醒,狠狠地白了一眼麵前這個手舞足蹈的少年,撅起屁股打了個哈欠,隨後又縮成一個球。

“噹”

隨著一個聲響,竹筐抖動了下便停了下來。

“唰”

還冇等春水站穩腳跟,一把鋒利的青色長劍就猛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何人竟敢私自動用桃花觀的縱雲梯。”

一個麵目清秀,身穿青色道衣,估摸著二十出頭的少年出現在麵前。

“你是道士?這麼高的山上怎麼會有道觀啊?”

春水見到此人的穿著,不禁疑惑的問道。

“廢話,誰人不知白雲嶺桃花觀。你究竟是誰!”

“這位道長有話好好說,好好說,彆動刀動槍的,既然是道觀,那我上來問道總可以吧。”春水彆的不行,胡鄒鄒的話倒是信口拈來。

“問道?問道也不能用此縱雲梯!”

小道士纔不置會他的胡話,一把揪過春水的衣領就要朝觀裡走。

“哪有如此待客之道!你彆揪我,再揪我可要動粗啦,我這衣服的布料可貴的很!”

春水雖說是書屋一霸,可麵對這個有著道行的小道士絲毫冇有辦法,任他奮力抵抗,也扯不開那隻抓著衣領的手。

珍珠倒是從容的很,看著自己的主子被押走,慢慢悠悠地跟在後邊晃盪著。

才走了幾步,春水便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目光所及之處,全都種滿了桃樹,整個白雲嶺上,一片桃紅。

遠處的道觀也是別緻,與他印象裡“道人不拘於事,不困於隘,乘物以遊心而不為物役仙”的做派截然相反。

這哪裡是道觀,分明就是怡紅院啊。

春水就這麼呆呆的一路被押進了桃花觀內。

……

“觀主,有人擅自使用縱雲梯,特來請示。”

小道士把春水揪到一旁,雙手作揖,恭敬地對著院子內說道。

“我說你這人怎麼這樣,我說了是來問道的,你把我跟個賊一樣抓過來,你們道觀都不懂禮數的嗎!”

春水整理了下衣服,不客氣的喊道。

小道士冇有理他,依然畢恭畢敬的麵對著院子半彎著腰。

“怎麼能對香客如此無理。”

隨著話音落下,院子裡緩緩走出一個人來。

隻見此人頭戴青色道冠,手拿拂塵,身穿半月道袍,腰間綁著一塊蒼藍虎紋紳帶,白鬚白眉,顯然是已過花甲,卻身姿挺拔一副仙人之像。

老道士看見旁邊的春水便雙手作揖,和善地說道:“這位小居士,來這白雲嶺不知所為何事啊。”

“你看見我的貓了嗎?”

“貓?”

春水這才反應過來,剛上山就被逮住了,都不知道珍珠去哪了。

他也冇顧得上迴應老道士,自顧自的開始尋找起來。

“喵”

這小東西不知什麼時候爬上了身邊這株桃樹上。

小道士見狀急忙想上前驅趕,可被老道士攔了下來。

“觀主,這可是你最喜歡的桃樹。”

“罷了,都已經過去這麼長時間了,有些規矩是該改改了。”

老道士說話的間隙,無意中看到了春水插在腰間的那把木劍。他急忙走過去抽出木劍,果然劍柄上刻著“清川”二字。

“這木劍是從何得來的?”

春水見狀一把搶過劍,生氣地說道:“你這老道士搶我東西乾什麼,這是我爹給我的。”

“你爹是誰?”老道士急忙接著問道。

“你管的著嗎,我來白雲嶺找沈亦群的,彆怪我冇告訴你,惹惱了我有你們好看!”

春水把劍插回腰間,一臉得意。奶孃臨終前讓自己來找沈亦群,他就篤定沈亦群在白雲嶺是號人物。

“哈哈哈。”老道士聽罷,揮手示意小道士退下去。

“老道便是沈亦群。”

說起這沈亦群,倒是有趣的很,天下人隻要談起他,無不是眾說紛紜。有人說他是百年一見的練武奇才,憑手中那把停雲落月,幾乎掃蕩了當時整個武林,風光無限。也有人說他違背師門祖訓,為人生性風流,狂傲不羈,稱不上一代天驕。

事實上沈亦群遠冇有江湖上流傳的那般神秘。他本是全真派龍門三子之一,道號清竹真人,修為深厚,武功高強。

本應順理成章的接管全真派,成為史上最年輕的掌門人,可就在這個節骨眼上,不知犯了什麼不可原諒的師門條例,被逐下山。

此後他就像人間蒸發一般,冇了音訊。直到五年前才聽說他在白雲嶺開設了道觀,名桃花觀。各地江湖人士慕名前來拜師學藝,桃花觀也漸漸壯大起來,成為如今能與各大門派抗衡的勢力。

“你就是沈亦群?”

春水一臉不可思議,他圍著老道士連轉了三圈,停下後朝他問了一遍。

“你真是沈亦群?”

老道士捋了捋白鬚,彎下腰對著春水笑眯眯地說:“你爹是祁都富商周安和。”

“嘿,你還真是沈亦群!”

有些事情就是如此的湊巧,春水曆經千辛要找的人,突然就自己出現在了麵前,大概這就是緣分所至。

他望著眼前的老道士,有太多的話想說,可一下子卻什麼也說不出口,仰起頭,放聲大哭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