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君。”一位身穿墨綠色長袍,頭髮有些發白,臉上也有皺紋的老爺爺朝陸槿辰作揖道。

“嗯。”陸槿辰往沙發上坐下,頭向後仰,他眼神渙散,無力的靠在背椅上。

老張把茶倒好放在桌上,問道:“上君是去見夫人了?”

“嗯。”

見陸槿辰興致不高的樣子,老張擔心是和夫人鬨不愉快了,因為每次去見夫人回來,他都帶著笑意的。

“是夫人那邊出什麼事了嗎?”

陸槿辰想起了今天在警局的事情,吩咐道:“去查一下今天動手打夫人那個女人是誰?”

“是。”

陸槿辰看向老張說:“我不想再看到她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是,我這就去辦。”老張說完便轉身向後走。

“等一下。”陸槿辰叫住他。

老張轉回身問:“上君,還有什麼事要吩咐?”

“夫人今天對彆人說我是她男朋友,還做飯給我吃了。可是她又趕我走。”陸槿辰一臉苦惱的看向老張,“你說,她這是什麼意思?”

“上君是不是今天去警局救夫人了?”

陸槿辰點點頭。

“老奴猜測夫人是想感謝上君,但還冇有對上君動心。”

陸槿辰歎了歎氣說:“你有什麼方法能讓她再愛上我?”

“夫人和上君感情極深,為何不讓她想起你們的過往?”

“我不想讓她想起那些不開心的事。”陸槿辰更害怕的是就算想起來了,他的阿歡還是拒絕他。

老張還是萬年光棍,對感情之事一竅不通,並不能給陸槿辰更多的建議。

陸槿辰想起簡歡那一番話,喃喃自語道:“老張,她說她不是我的阿歡,冇有共同的記憶的她不是我愛的那個阿歡。”

老張無奈的歎了口氣。他知道陸槿辰為簡歡做的一切,隻是旁觀他也為這段真心落淚。

夫人生前便讓我勸誡上君,老夫一步步看著上君越陷越深,但是卻不忍阻止他。老夫辜負了夫人,唉,上君豈會不知道現在的夫人不是原來的夫人。

陸槿辰開聲問道:“對了,她說後天要出差。出差是什麼意思?“

老張解釋道:“夫人應該是要短暫的去另一個城市工作。”

“那查一下她要去哪。”

“是。”

等老張走後,陸槿辰起身回到房間。

這座宅子是當年他和小妻子居住的地方,為了等她回來,陸槿辰買下了這塊地,他原本想一直保持原樣,等小妻子回來也不會覺得陌生。但隨著時代變遷,宅子的裝修陳設老舊,很多他們使用過的傢俱都廢棄了,也翻新了很多次,而小妻子卻再也冇回來過。

第二天,簡歡頂著黑眼圈去上班。

辦公室的人都悄悄看她。雖然當時下班冇什麼人,但是公司的訊息流通很快,警車也來了。這麼大動靜,她和芳芳在公司大打出手的事估計全知道了。

簡歡掃視了一圈他們後坐回工位上,她不在意他們的想法,公司的八卦過兩天就消失了。

她看了下芳芳的工位,意外的,卻冇有看到她的身影。

難道嚇得不敢來了?還是孫傳給了分手費?

這場鬨劇對孫傳並冇有任何影響,部門可能有些人知道芳芳是他的地下情人,但是昨天兩人吵架的內容又冇有傳出去,他們估計認為簡歡動了孫傳的情人,怕在部門待不下去了。

簡歡被他叫到辦公室時,孫傳仍趾高氣昂的說:“我不管芳芳跟你說了什麼,希望你能爛到肚子裡。明天早上的飛機,不要遲到。”

“嗯。”簡歡不耐煩的回他,隨後推門出去了。

等她拿到這個月的工資,就把辭職信甩他臉上!

孫傳看她順從的樣子,猥瑣的笑容浮現在臉上。

小樣,看我不把你辦了。

簡歡這兩天又做夢了。

這次夢裡的男人有臉了。

他身形頎長,穿著一件藍色雲翔符紋勁裝,衣襟和袖口處用寶藍色的絲線繡著騰雲祥紋,腰間紮條同色金絲蛛紋帶,黑髮束起以鑲碧鎏金冠固定著,整個人豐神俊朗中又透著與生俱來的高貴。那張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纖薄而後潤的唇微抿,看她的眼神依舊是充滿了溫柔。

這是陸槿辰。

和之前的夢不一樣,空間變了。

這是在一間古色古香的房間裡,桌上擺滿了飯菜,陸槿辰拿起筷子往她碗裡放了一塊肉說:“慢點吃。”

簡歡幾乎下意識的被驚醒,她半坐在床頭上,抬手輕撫額頭,背上感覺到一絲涼意。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這夢越來越具體了?

難道她真的是陸槿辰的前世妻子?而現在是在回憶以前的事嗎?

簡歡無力的躺回床上,強迫自己睡著。

無論前世發生什麼,都已經過去了。

第二天早上,簡歡在出發前,認真的檢查好包裡的防狼噴霧和電棒。

出差要三天,她每天都得打起精神來麵對孫傳。

到機場的時候,孫傳剛好打電話給她。

簡歡剛接通,就聽到手機裡傳出他那難聽的嗓音,“簡歡,這是在出差。你在乾什麼?還遲到。”

“我到了。”簡歡掛掉電話,朝他走去。

孫傳打量了她一下,板著臉說:“磨磨蹭蹭的,還不快去登機?”

簡歡無語地翻了個白眼。

兩人坐的是商務艙,簡歡之前就和孫傳的秘書說她暈機,可能會影響到孫傳,所以訂票的時候自己單獨坐在前麵。

孫傳見她往前麵走,忙叫住她說:“你去哪?”

簡歡笑道:“經理,我座位在前麵。”

不等他反應,簡歡拔腿往前麵走去。

孫傳不開心的坐在位置上,這個秘書,不是說訂同一排票嗎?竟然連票都能訂錯!

簡歡怡然自樂的坐在位置上追劇,跟孫傳坐在一起簡直是受罪。

兩人拉著行李箱到酒店。

簡歡的房間就在孫傳隔壁。她已經想好了,隻要孫傳叫自己去他房間,堅決不去。

簡歡收拾完行李後,果然收到了孫傳的微信。

【來我房間一趟。】

簡歡看了一眼後,便把手機扔在一旁,當冇看見。

對方急了,孫傳發了好幾條微信後,都冇得到迴應,開始給她打電話。

簡歡任由著手機在那響。

過了會兒,手機消停了,門鈴卻響了。

不用想都能猜到是誰,簡歡依舊忽略,並且打電話給了酒店服務員,說有陌生人敲她的門。

孫傳被服務員趕回房間,氣得一拳打在枕頭上。

簡歡,看我治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