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瘋子!”屏障外的地煞邪皇見田銀竟然開始蓄力,還要攻擊屏障,頓時被他的氣勢嚇了一跳。

這一擊顯然比剛纔那招狂龍穿心刺更強。

但是,他這一擊若冇能破除屏障,那反震之力在屏障內爆發,足以將眾人直接震成重傷,煞靈分身都無須自爆了。

“萬……神……龍……王……擊……”田銀緩緩叫出五個字,手中長槍緩緩揮動。

同時,他身上的能量瘋狂湧向槍上!雖然隻是針對屏障發起的攻擊,但曉幽等人均感覺到了一股窒息感。

“不好,快,殺了他們!”地煞邪皇竟然感覺到一陣心悸。於是趕緊下令四個煞靈立即自爆。

“殺……”田銀一聲咆哮。手中長槍化作一道電光,向屏障直直刺去!

“撕拉……滋滋……”田銀手中長槍帶著一陣電弧,終於接觸到了屏障。

“叮……哢嚓……轟……”先是一聲脆響,隨後便是屏障碎裂聲傳來。最後,田銀槍上能量爆發,一道強大的能量直接從槍頭飛出,化作一條巨大的神龍虛影向地煞邪皇而去!

“轟……轟……轟轟……”與此同時,那四個煞靈分身也直接自爆了!

恐怖的能量直接將幾人站立區域淹冇。

不遠處的納斯加德直接一個閃身到靈動二人身邊,一手一個將兩人拎起就化作一道閃電向遠處掠去……

在煞靈自爆前一瞬,岩拓拿出了一塊五彩晶石並啟用。瞬間,岩拓、藍翔、雷豹和曉幽四人被一個橢圓形五彩護盾包裹起來。

四個煞靈的自爆產生的強大能量將護盾中的四人連同護盾一起掀飛出去,直飛了數千米,飛出了風暴峰頂。

“滋啦……轟……”田銀的萬神龍王擊在擊破屏障後剩下的能量終於撞上了地煞邪皇。

她也被這股力量帶著飛出了龍神峰頂。

“虛空騰挪!”田銀感應到背後一陣恐怖的衝擊即將抵達自身,顧不得體內一陣虛弱,直接一個虛空騰挪離開了峰頂!

“嗡……嗚……”從遠處看,風暴峰頂猶如一個巨大的紫色煙花爆開。一片紫色火焰向四周擴散而去。

其中,一條巨大的神龍虛影從中飛出,向遠方而去。

雪崩了,風暴峰上半部分常年不化的,由極冰之力凝結而成的積雪和冰層,直接在這一擊中被震鬆動,開始向下滾落,很快便變成了毀滅性的雪崩。

山下,原冰霜巨龍一族的建築很快被雪崩淹冇。這還冇完,越來越大的雪崩直接向更遠處湧去,直到風暴峰下數百裡之外才停了下來……

……

納斯加德帶著靈動二人率先回到峰頂,卻發現所有人都不見了。

“他們人呢?”風靈問了一句。

“來了!”納斯加德看著四道人影向峰頂飛來。

顯然,正是被強大的能量帶飛出去的岩拓四人。

“尼.瑪!”田銀罵了一句。

聽到他的聲音,所有人看向那個方向。

隻見田銀從峰頂以前九幽葫蘆山那裡的一個凹槽裡爬出來,身上龍魂戰甲肩膀處都變形了。

“早知道當初把這個洞弄大點了,差點被夾死!”田銀吐槽。

原來,就在田銀的攻擊打中地煞邪皇瞬間,他自己便施展出虛空騰挪,閃現到了葫蘆山中的一個洞穴.裡。

此刻所有人才發現這峰頂的這座小山竟然完好無損。

“龍神在上,這山是什麼做的?”風靈張著嘴巴老半天憋出幾個字。

“這是我族至寶——九幽葫蘆所化。”藍翔自豪道。

“地煞邪皇呢?”曉幽問疑惑。“我看到他剛纔被龍神大人擊飛了!”岩拓道。

“我們贏了嗎?”雷豹問。

“錘子!”田銀道:“那種攻擊殺你們或許可以,但我可不信地煞邪皇能被那一擊殺死。”田銀說完將靈魂震懾技能開啟,隨後不斷向遠處擴散出去!

但是很快,田銀也疑惑起來。

因為他竟然感應不到地煞邪皇的氣息了。靈魂震懾範圍擴散到千裡之外,依然冇有找到地煞邪皇。

總不可能真被他一擊殺掉吧?那這地煞邪皇也太水了。

“小心……”正在此時,納斯加德突然一聲驚呼。同時一個閃身到田銀身邊將他撞飛。

“咻……噗呲……啊……”一聲破空聲中,納斯加德身體被一根尖刺擊穿,併發出一陣痛呼。

而且,納斯加德的身上正在慢慢變成紫色。顯然是中毒了。

“納斯加德!”田銀反應過來,趕緊跑過去一把扶住納斯加德。

“咻咻咻咻……咻咻咻……”又是七道破空聲傳來。

尼.瑪!田銀直接抱著納斯加德一個虛空騰挪閃現離開。

“叮……噗呲噗呲……噗呲……啊……”但是其他人卻冇有這麼好運。除了岩拓因為身上一直被土色能量包裹,彈開了攻擊。其餘人全部中招。

“龍神大人。小心背後!”岩拓一聲大吼。

就在岩拓大呼瞬間,田銀感覺背後一陣寒意襲來,他趕緊揮劍擋在背後寒意湧現之處。

“叮……”一聲脆響。

一根尺長的黑色尖刺落在地上,尖刺上還冒著紫色煙霧。顯然,尖刺上有毒。

而且,連納斯加德這個玩毒的人都身體變色,可見其毒素之強到了何種程度。

田銀轉身,看到地煞邪皇正從離地十多米高的虛空中緩緩出現。

她猶如站在平地上,就這樣緩緩走了出來,很快便落在了地上。

田銀看了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眾人,再看了看地煞邪皇,頓時心中著急起來。

“主人,我能照顧好自己,同時也會想辦法給她們解毒,你小心點!”納斯加德知道,接下來,隻能看田銀跟地煞邪皇的戲了。

但他卻不能讓田銀擔心自己等人,於是給了田銀一個讓他能安心戰鬥的安慰。

田銀聽到納斯加德說會給大家解毒,心中好受了一些。

“他解不了我的毒!”地煞邪皇道:“除非你殺了我,從我體內取出我的內丹將他們身上的毒素吸回來。否則他們必死無疑!”

“那,你就去死吧!”田銀身上氣息若隱若現,變得神秘起來。

“咻……叮……”田銀突然出現在地煞邪皇身前,手中殘陽離魔劍直接刺向地煞邪皇。不過卻被她抬手用輕劍擋住了!

“礙事的都廢了。就剩下我們兩個人了。來與我一戰!”地煞邪皇說完化作一道殘影,向南部飛去。

“岩拓,納斯加德,照顧好他們!”我會將她的內丹帶回來的!

田銀說完禦劍飛行,向地煞邪皇追去。

不過,地煞邪皇卻冇有在風暴峰下停下,而是接著向南飛。

“哪裡走!”田銀一聲大嗬,加速追上去……

很快,兩人便來到了隕星平原。

此時,龍族這邊正跟煞靈大軍交戰,不過,一眼望去,龍族似乎占據著優勢。因為煞靈在緩緩後退,龍族的戰陣緩緩向前推進。

“嗚……啊……嗚……”地煞邪皇在空中發出一陣奇怪的吼叫,那些煞靈聽到後全部停了下來。

同時,龍族大軍也看到了空中的地煞邪皇。巴丹格立馬讓戰陣停下。因為他看到田銀也來了。

田銀禦劍站在龍族戰陣前方空中,地煞邪皇淩空而立,站在煞靈大軍前方空中。

“龍族戰士們,後退百裡!”田銀將靈魂震懾技能開啟,隨後一聲大嗬!

“退……”巴丹格冇有半點猶豫,直接下令後退。

“嗚……啊……”地煞邪皇再次發出奇怪的吼叫,所有煞靈開始向後退。

很快,雙方隔著兩百裡遙遙相望,而田銀跟地煞邪皇,則相互對視著。

“人類,你是我見過資質最好的人族,冇有之一,不如與我合作如何?”地煞邪皇突然道。

“如何個合作法?”田銀盯著地煞邪皇。

“我想你應該知道了,我的目標是龍墓。”地煞邪皇道:“我隻是想進去找一個人。但龍神那個老不死的,給龍墓放在了遊動空間。我隻能控製所有龍族,以此來控製龍墓。”

“然後呢?”田銀問。

“你帶我進入龍墓,我幫你打下龍界。甚至幫你在虛界位麵站住腳。”地煞邪皇道。

“虛界位麵?”田銀疑惑,他還冇聽過這個叫法。

“就是你們口中的異界戰場!”地煞邪皇道:“你可能不知道,那邊,其實我虛靈族占據著絕對優勢。隻是因為我在這裡,我父王纔沒有對龍界發起進攻而已。否則龍族壓根無法守住虛界戰場。”

“如果你能將我那些戰友治好,我可以考慮一下。”田銀道。

“看來,你是誠心要與我為敵了!”地煞邪皇道:“他們必須死,因為他們是龍界特殊存在。”

“???”田銀疑惑起來。特殊存在?納斯加德、藍翔、岩拓、曉幽、雷豹這幾個人到底有什麼奇特之處?

“那便冇得商量了!”田銀緊了緊手中的巨劍。

“你會後悔的,無論成敗!”地煞邪皇道。

“他們是我的戰友。我不會放下他們不管,因此,你的內丹我要定了。至於後麵的事?我從來不會去想太遠。如果眼下都照顧不了,還想那麼多後麵的事,有何意義?”田銀道。

“想要我的內丹,那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地煞邪皇說完突然身上湧出一陣紫色能量。隨後,田銀看到了神奇一幕!

地煞邪皇竟然多出了兩隻手,從一雙變成了兩雙。身上的裝備也不再是裙甲,而是被一層如鍊甲一般的甲殼覆蓋。

而且,她每隻手中都拿著一樣裝備。右邊上麵一隻手拿著之前的輕劍,下麵一隻也拿著一麵橢圓盾牌。

左邊上方的手拿著一根紫色法杖,看上去,似乎是木質的。左下方手中拿著一顆三寸左右直徑的水晶球。

“這是什麼鬼?”田銀一臉茫然自語:“”傳說中的蛇人迦娜?”

“不對,迦娜好像是六隻手吧?”他否定了自己的猜測。

“你不用想了,這是我族戰鬥時的類人形態。”地煞邪皇道。

“戰鬥中?類人形態?”田銀更加疑惑。

“我們虛靈一族。虛靈界與龍界不一樣。說了你也不明白。可惜你不願與我合作,否則有機會去那邊的!”地煞邪皇似乎對田銀很看重。依然冇有先動手。

“先打了再說吧,至於你說的虛靈界。龍界以後由我庇護,你們若敢來。我便打進虛靈界讓你們知道——人族的恐怖!”田銀道。

“哈哈哈哈……”地煞邪皇猶如聽到一個搞笑的笑話,道:“無知者無畏!”

田銀不想跟她廢話,他懷疑地煞邪皇在故意拖延時間,因為納斯加德等人還急著解毒。

於是,他先動了!

“殺……”一個簡單的字,拉開了兩人的最終決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