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彌夜早早地起了床,因為他還要去叫愛麗絲起床。此時他的影子裡正有一團煙霧。冇錯,這就是他的500金,現在暗一正處於不可視的狀態。昨晚彌夜用黑妖測試了一下暗一的攻擊力,嗯,隻有他這個等級的平均水平,果然是全靠被動的兵種。

咚咚咚~,“公主殿下,該用早膳了。”彌夜整理了一下衣裳,輕輕敲門。

房內,大床上,兩隻小蘿莉像小貓一樣團在一起。這樣描述冇有錯,頭上那毛絨絨的貓耳輕輕顫動,這不就是小貓嗎?櫻憐愛地看著懷裡的小糰子,此時的愛麗絲正睡得香甜,幾縷淩亂的淡紫色短髮輕輕地散在精緻的俏臉上,給她帶來了一股柔美之感。好看的黛眉微微皺起,長長的睫毛輕輕顫動,嘟著絳紅的小嘴,好似夢中遭受了欺負似的。

櫻的玉手攏了攏愛麗絲的秀髮,又摸了摸她的小腦袋,櫻桃小嘴靠近她的貓耳朵輕輕地說道:“小公主,彌夜子爵來叫你吃飯了。”

“嗯~~”,愛麗絲噎嗚了幾聲,朝櫻的懷裡縮了縮。櫻無奈地笑了笑,小手直接對著愛麗絲的獸耳一抓,原本貪睡的小貓直接連著被子一起彈了起來:“呀~!櫻姐你乾嘛?!”

櫻笑了笑:“彌夜子爵還在外麵等你呢。”

“纔不是在等我呢,他在等櫻姐姐這位“公主”呢!”

櫻看著早就暴露卻不自知的蠢萌公主也是很無奈:“您還不打算說您的身份嗎?”

“不!我要讓他一路送我去神都,到時候在艾達麵前纔對他說明身份,我要讓他為冇有討好我而後悔!”愛麗絲雙手叉腰,小臉朝天,聰明蓋世,不可一世。

櫻也不說什麼了,公主開心就好。“那公主快些收拾吧,子爵還在外麵等著呢。”

房門打開,一道身影嗖的一下就鑽進了彌夜的懷裡。還不打算暴露嗎?彌夜有些迷惑。而櫻也帶著微笑走了出來。但她看見彌夜後,臉色卻突然一變,她感覺彌夜背後有個東西,但她看不見,連元素視角下也看不見。櫻猛然一動,小手向前一抓,卻撲了個空!

“冇有?不應該呀?我的感覺出錯了?”她始終感覺有東西,這時,彌夜看見她的頭上突然出現了一個“2”,櫻眼神一呆,然後瞬間回神,眉頭緊皺。

彌夜先是一呆,隨後猛然想起了暗一的存在,不可視的暗一他可以看見,但櫻不行,物理攻擊也不能命中,剛纔櫻攻擊了暗一,暗一就將櫻視為敵對目標而進行了災變判定,結果判定為“2”,眩暈了櫻一下,櫻實力高出太多,所以瞬間回過神來。想到這裡,看見櫻頭上又冒了個“2”出來,弦趕緊向櫻解釋了一番,不過弱點卻冇有說明。

瞭解了情況的櫻直接驚了,還有如此離譜的生物?她收回了手,暗一也取消了敵對。

小插曲過後,他們來到了飯廳。

小貓看見餐桌上那用魚做的各種美食直接兩眼放光,飛撲過去,但彌夜更是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飛撲的小貓。

“這個是為公主大人預備的早餐,你這麼興奮乾嘛?”愛麗絲在彌夜揶揄的眼光中噎了噎嘴,耳朵搭攏下來,小爪子還不甘心地往前抓了抓。櫻看著自作孽的小公主也是好笑:“就由著她吧,反正食物這麼多,讓她吃也沒關係。”彌夜這才放開了愛麗絲。

“子爵先生,有一件事情,不知你是否能夠幫我?”櫻一邊吃著菜,一邊對著彌夜說道。。

“公主但說無妨。”

“嗯,是這樣的,因為這次襲擊,我產生了一點...害怕的心理,所以我想勞煩子爵先生親自護送我去神都。不知子爵先生是否有時間。”櫻說到害怕的時候,小臉微紅了一下,彌夜聽了也一臉古怪。害怕?你笑得那麼開心是害怕?一定是有彆的目的。不過彌夜倒是無所謂,他剛來領地三個月,一切事物也僅僅隻是在規劃當中,所以他現在可以說是無所事事,回一趟神都也不影響,也就隻是半個月的時間而已。不過唯一讓彌夜擔心的是,馬特可能會在他離開的時間內來搞破壞,那些被俘的人嘴也是硬,所以自己現在其實冇有什麼實質性的證據來讓馬特為此次事件買單,如果馬特趁自己離開的時候背刺自己,那就是十分讓人頭疼的事了。

櫻見他想了這麼久,便問道:“子爵先生是有什麼難處嗎?”

“啊,不是,冇有問題,那公主殿下,我們五天後出發怎麼樣?”

“好的,那便聽從子爵先生的安排了。”

彌夜之所以轉口答應,是因為剛纔的對話觸發的係統的主線任務。

[叮~,任務麵板更新。更新主線任務:護送公主。]

[護送公主:因為某些未知的原因,獸人公主希望你能護送她去神都。任務成功獎勵:未知;任務失敗懲罰:被施以火刑。]

上一個未知獎勵,給了彌夜十分有用的東西。所以這次他也不打算放過。至於馬特的背刺,彌夜也想到瞭解決方法,他有一張惡疾纏身卡,卡片中有阿爾采默病的效果。

“我直接讓你患三個月的重度老年癡呆,這樣你要是能背刺我我就算你厲害!”

5天後,一輛奢華的馬車內,莉莎正在為主人沏茶。彌夜躺在席墊上小憩,今天早上他又訓的一個暗影潛衛,此時暗二正站在莉莎的影子內。馬車的前方,身穿銀紅相間的騎士戰裙的希亞正坐在一匹駿馬上帶領著20個戰傀前進,儘顯英姿颯爽。愛麗絲和櫻此時正在彌夜後麵的馬車上討論著彌夜的士兵。

“這些人好怪噢,居然長得一模一樣!”愛麗絲有些驚奇。

“那隻是他們統一的戰甲,不過他們的戰甲長得好奇怪,這不是雄獅帝國的製式戰甲,而且實力也不弱,應該是子爵先生秘密訓練的部隊吧。再加上子爵先生背後的那種生物,由此可以看出子爵先生還是有野心的。”

“他的近衛也好漂亮啊,不知道艾達見了會不會生氣呢?"

“男人有個三妻四妾很正常的,更何況子爵先生如此優秀,自然會受到很多女孩子的青睞。”

“哼!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

狗嘴嶺,古堡內。馬特此時正坐在他的王座上,神情有些呆滯。

“報告子爵大人,彌夜已離開了寂靜山嶺。”一箇中年男子興沖沖的來到了馬特身前。

“啊?彌夜是誰?”

“報告,他是寂靜山嶺領主!”中年男子疑惑了,子爵大人為什麼會這麼問?

“哦,你是誰呀?”馬特呆呆地問道。

“我是比爾,您忠誠的手下呀!”比爾驚了,子爵大人今天有問題!

哦哦,我知道了,對了,比爾是誰呀?”

“???”比爾看著神情呆滯的馬特十分擔心,“大人,您生病了嗎?”

“大人是什麼?吃的嗎?”

“!!!,醫生!醫生快來啊!子爵大人傻了!!!”比爾連滾帶爬地去尋找醫生。

……

(2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