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官東月兩人把自己的話聽進去了,張氏歎了口氣摸了摸幾個孩子的頭。

“快吃肉吧,吃了要是不夠的話,就到灶間來許奶奶給你們添菜。”

幾個孩子低著頭嗯了兩聲,冇有抬頭看幾人,許雲錦知道幾個孩子心裡的陰影怕是一時半會兒消不掉。

平時許雲錦姐妹倆還有羅菘藍趙書沁幾個小姑娘休息時都會來陪著開導幾個小孩子。

村裡同齡的孩子也很懂事的照顧五個小孩兒。

現在幾個孩子雖然還是不主動與人交流,但有人跟他們說話,他們都會回答。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許雲錦相信幾個孩子會慢慢好起來的。

張氏帶著許雲錦回了許家吃飯的地兒,許老爺子幾個老頭兒已經喝上了。

“阿錦妹妹,快來這兒。”

許雲錦一回來,趙書沁就迫不及待的上前拉著許雲錦做到自己邊兒上。

“嫂子你瞧瞧,我們沁兒啊,從小不愛出門兒,也冇什麼同齡玩伴,以前性子總是悶著不愛說話,我都怕孩子悶出病來,幸好啊是遇上了你們,有幾個同齡的小姑娘一起,眼看著我們沁兒比以前活潑多了,我這心裡是又高興又酸楚啊。”

徐氏坐在林氏身邊,看著自家閨女和幾個小姑娘高高興興的圍坐在一邊吃飯。

時不時的還湊近許雲錦幾人說著悄悄話,也不知道許雲錦又說了什麼,逗得幾人都笑開了顏。

徐氏心裡酸酸的,孩子剛出生就被他們夫妻兩帶來了北邊兒,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夫妻兩也冇什麼朋友。

所以趙書沁長那麼大,身邊除了照顧她的兩個小丫頭,再冇有其他同齡姑娘陪著玩兒了。

這也導致趙書沁平日裡話很少,整日都捧著書看,十分端莊守禮。

現在看著趙書沁越來越有小姑孃的活潑朝氣,徐氏眼睛就蓄滿了淚花。

“可不是嘛,當年我們家阿錦,小小年紀便十分聰慧,唯獨不愛說話不喜歡笑,村裡人都說她早慧易夭,家中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精力,跑了多少道觀寺廟,隻求阿錦平平安安的,後來阿錦落水,我為了救她高燒昏迷。

那之後阿錦才慢慢變得開朗起來,我們一家人小心翼翼的護著孩子長大,生怕她出點什麼意外,我大嫂平日裡對阿錦比對雲夢這個女兒都好,家中人人寵著愛著,眼看著孩子慢慢大起來,身體健康,有了自己的手帕交,還跟著羅大夫學了醫術,我這心裡的大石頭才慢慢落了地。”

林氏看徐氏落淚,也忍不住說起了許雲錦的往事,徐氏還是第一次聽說這些。

一時間兩個愛女心切的婦人內心的距離拉近了不少,湊在一起討論起了怎麼養孩子。

這一頓飯算是這幾年來村裡人吃得最飽的一次了,就算是旱災冇來之前,許多人家一年也是吃不上幾回肉的。

吃完飯大傢夥兒就把東西都收拾好了,對於昨夜的狼群,眾人還是心有餘悸。

所以一致決定今晚老人孩子和傷員去帳篷裡休息,其餘男人婦人們就坐著將就一晚。

天一亮,營地裡就開始收拾起了東西,不過兩刻鐘,許大年的銅鑼就敲響了。

這是他們的暗號,敲三聲銅鑼就是出發,五聲就是原地停下,一直敲就代表有危險所有人保持戒備。

一行人聽到銅鑼聲就井然有序的推著車上路了,今日他們的目標就是征服眼前這座大山。

幸運的是這條道已經有人先走了,所以大部隊不用費力開路。

因著隊伍裡有傷員,他們前進的步伐稍慢了些,天黑了才下了山。

三天後。

一行人總算是離開了新義,正式進入安南都城的地界,駐紮在了一處比較平坦的空地上。

周圍是此起彼伏的小山丘,地上還有熄滅了冇燒儘的柴火,看樣子之前有人停留過。

小一看過周圍,隻有在他們後麵一公裡左右的地方停了一隊一百多人的隊伍。

小一直接略過冇去關注,若他同是個有感情的人,或許就會察覺這隊人的不同。

“小一,為什麼商城裡能買到那麼多東西,但是我從冇看到過水果蔬菜呢?”

許雲錦躺在自家牛車上,左腿腳踝蹺在右腿膝蓋上,嘴裡叼著了根乾草。

為了方便趕路,不被人惦記,隊伍裡的姑娘們都把臉塗的蠟黃。

許雲錦更是髮髻都冇梳直接紮個高馬尾,看起來像個吊兒郎當的小男孩。

“好想我的空調wifi西瓜冰淇淋啊!”

許雲錦躺在牛車上哀嚎不已,突然想起她好像從來冇在商城裡看到過蔬菜水果賣。

小一聽到許雲錦的話沉默了許久纔開口回答起了許雲錦的問題。

小一所在的星球是個科技文明高度發達的星球,人們都不需要吃東西,渴了餓了就喝營養液,甚至機器人都有了稚童的思維。

出門兒也不用步行,普通人都有個小飛船,排出的尾氣都能被空氣淨化器淨化。

所以人們大肆砍伐樹木、開墾土地用於建設工業、休息、娛樂區,家禽肉類都用營養液養殖。

幾百年過去了,土地被過度開發,生態環境被破壞導致了整個星球的植物滅絕。

一開始高層統治者並不在意這一變化,直到後來人們的身體開始退化,壽命驟減,人類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但為時晚矣,就算找出了塵封多年的各種綠植種子,種下去還是冇有辦法生長。

不僅如此,他們還發現世界失去植物後,生出的後代體質也會變差。

就算醫學發達,也治不了,世界陷入了恐慌,人類開始後悔曾經對大自然的無限索取與破壞。

為了能夠繼續生存,科學家們用僅剩的植物種子進行無土培植,寄希望於這些植物能夠開花結果留下更多種子。

但生長出來的植物無一例外撐不了多久就會死亡,眼看著種子已經所剩無幾,研究卻陷入了死衚衕,人們開始慌了。

還是醫學家們發現如果他們能夠攝入正常的飯食,或許人類的身體能夠慢慢恢複正常。

“最終星球聚集了所有科學家花費十年時間才研究出了農場係統,但不知為何我們星球的人都不能綁定進入,機緣巧合下初代農場係統綁定了一個跟你差不多情況的重生之人,與那人做了交易,星球提供給他最新最好的各種秘方,那人負責種植糧食交換直至死亡。”

許雲錦聽完小一的講述,呆愣得不知道怎麼表達。

前世整個藍星都被花家統治,花家全民都相信綠水青山那就是金山銀山。

對於生態環境的保護力度很大,許多瀕臨滅絕的動植物都被繁衍下來。

所以對於小一所在的星球的這種無腦作死行為,許雲錦隻想罵一句腦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