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d小說 >  滅刹 >   第10章

吃霸王餐這種事情斷長河但是第一次乾,一溜煙跑了幾十裡,略微的喘了口氣,斷長河在思考接下來要去哪裡。

“唉,早知道就去李寒天家住一晚了。”嘴中喃喃道,斷長河心想,戰爭已經結束,看來自己也該找個事情做了。

在大陸北方的時候,斷長河冇有什麼目標,隻知道師父去哪他就跟在哪,大部分時間都在深山或是各個城鎮內顛沛流離。

斷長河斜靠在一棵樹前,打了個哈欠,伸出白皙的手掌,擋在眼前,透過指尖,遙望著天空中那巨大的銀月。

“唉…”想起自己今後的路,斷長河忍不住歎了一口氣,懶懶的抽回了手掌,伸了一個懶腰,眼神有些恍惚…

“師父,你為什麼突然就走了呢?”低聲的自語,忽然從少年的口中輕吐了出來,忽然間,他看到樹下的一群螞蟻正在啃食著一隻手指大的青蟲。

斷長河看著在地上不斷掙紮蜷縮的青蟲,入神間,他吹了口氣,將螞蟻們吹散,然後將青蟲拿起,放到掌心處。

青蟲的身體已經被啃到不堪入目,斷長河手掌突現綠色的光芒,而後,神奇的一幕發生了,青蟲的身子慢慢的恢複了原樣,斷長河將青蟲輕放在了一旁的草堆裡,嘴中喃喃道:“也許以後你會變成一隻蝴蝶,這樣你就不會怕那些螞蟻了。”

無意間做了這些事後,斷長河遙望天空,他突然十分的想念師父,那個和藹,正義,有一身本事的老僧人。

“師父,你苦苦尋找的那些東西,到底有什麼用。”在斷長河心中,一直都有一個秘密,這個秘密他一直保留著,不對外透露,那便是他為何有一雙碧眼,為何有替人療傷的能力。

這件事還要追溯到一年前,那個他永遠都忘不了的一天。

……

一年前,大陸北方,邊境地帶。

“師父,我們已經走了一天一夜了,這破地方也太滲人了!”斷長河在一片沼澤地裡艱難的行走著,師徒二人經過的這片雨林地帶,名為“墮落之地”。

墮落之地是邊境有名的死亡地帶,這裡佈滿了各種未知的危險,除了一望無際的參天大樹和沼澤,時不時的還會有猛禽飛過,這些飛禽走獸不是一般的猛獸,它們是擁有靈智的異獸或者魔怪。

有些異獸的實力甚至超過了一般的修士,隻不過這些異獸和魔怪們看到為首的老僧人都心生懼怕,躲得越遠越好,這僧人正是斷長河的師父——三眼僧。

僧人無名無姓,無家無派。他額頭纏著白色綁帶,綁帶下是他的第三隻眼,就連斷長河也不清楚他到底是什麼實力。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三眼僧的實力在開光期之上,因為有一次斷長河見到過某些聲名遠揚的人對著他點頭哈腰,這些人的實力無一不在開光期。

斷長河艱難的行走著,時不時有蚊蟲叮咬,加上他本就皮膚嫩,這些蚊蟲似乎就抓著他不放。

“小傢夥,不要急,馬上就要走到出口了。”三眼僧人目視著前方,和藹的笑道。

“師父,這話你都說了十幾遍了,我都懷疑你到底知不知道出口在哪。”斷長河喘著粗氣道。

“急什麼,這沼澤地是個好地方,可以鍛鍊你的體力和耐心。”

“師父,你就不怕我陷進去出不來嗎?”

“你放心,有我在,你說的那種情況,不會發生。”三眼僧說完,便不再搭理斷長河,自顧自的繼續行進著。

斷長河一個頭兩個大,恨不得一頭紮進沼澤地裡。

這種艱難的日子在斷長河記事起就一直伴隨著他。

他隻知道師父在尋找名叫“靈珠”的聖物,這靈珠到底有什麼用他不太瞭解,隻聽得師父說過:“集齊靈珠,就可以避免災難。”

可是十幾年過去了,他們連靈珠的影子都冇見過。

“師父,你說水靈珠就在這裡?”斷長河問道。

相傳女媧在封印雪神後,用其骸骨練成了“水靈珠”,蘊含了無窮法力的水靈珠,可以求雨得雨,控製水脈,但即使這樣,水靈珠在靈珠的榜單中也有些靠後。

三眼僧點了點頭,道:“我能感覺到這附近的能量波動,但是我確定不了它的具體方位。”

搞了半天,你一直在找它,而不是在找出口?

“師父,有了水靈珠是不是可以稱霸大陸?”斷長河舔了舔嘴,興奮的問道。

“嗬嗬,小傢夥,這世間有這麼多靈珠,雖然大部分還未被人發現,但也有個彆人或者妖偶然得到了他們,你猜後來怎麼樣了?”三眼僧提問到。

見少年搖了搖頭,三眼僧繼續說道:“後果就是無休止的戰爭。”

三眼僧停頓了一會兒,眼神堅毅,嚴肅道:“妖魔本就是這世界不該存在的產物,在我看來,靈珠,也是如此。”

“所以,迄今為止,我們要做的就是為了讓這一切都冇有發生過。”三眼僧淡然道。

“那得到他們後要怎麼做?”

“嘿嘿,以後你自然會知道。”

斷長河聽聞,無奈的撇了撇嘴,這老頭就知道和他打啞謎。

“可是師父,光我知道的靈珠就有五六種,光憑你自己要多久才能找齊它們呢?”斷長河茫然道。

“我死了,不還有你嗎?而且這世界上總歸有和我們一樣誌同道合的人。”三眼僧沉聲道。

“師父,您這話說的,我覺得那太上老君死了,你都不見得會死。”

“還有等你死了,我就找個地方躲起來,藏著過一輩子算了。”斷長河擺了擺手,表情中忽然浮現出了一陣落寞之色。

三眼僧苦笑了一下,摸了摸少年的頭,黯然的歎了口氣,道:“切記,你腰間的那條纏鍛,無論何時,都不能丟掉。”

纏鍛?怎麼突然說這個?

疑問之時,斷長河將手探向腰間,剛欲開口

意外卻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