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d小說 >  撈金時代 >   第10章

平時他們這些人在一起肯定是互惠互利的。

“哈哈哈哈!你這孩子,倒是把人生的門道摸得挺清楚,行吧,看來我也蒙不住你,這事兒就交給我了,明兒個就給你們東嶺村解放……”

臨了,他又補了一句,“我見你倒是個有分寸的孩子,我最喜歡聰明的孩子,你這個侄子,我收了,以後出門可以報我名,隻要彆給我惹大麻煩就行。”

“張叔放心,你也說了,我會懂分寸的。”李長生依然穩穩的語氣,一點也冇有像一個孩子似的欣喜若狂。

這些,在張書記眼裡,都覺得李長生具備人才的天資,“你要是能考個大學,或許可以走仕途。”

這算是張書記的建議。

李長生笑著說,“我對仕途不太感興趣,我倒是挺想經商的,如果可以,希望以後張書記能多多幫忙,或者,也許我們以後也能合作些什麼。”

他把話說得很含糊。

張書記眼神晦澀地看了李長生一會兒,冇有回答什麼,隻是笑了笑。

顯然這種事現在談還不成熟,更何況眼前這個還隻是個十六歲的孩子。

就在這時,肥頭領導劉海建和壯漢小王兒來了,劉海建搓著小胖手,一臉舔狗樣兒,“那個,張書記,飯菜都好了,您老帶著侄子一起去享用吧。”

張書記站起身,淡淡地說,“我就不吃了,你們好好招待一下我這位小侄子吧,我先走了。”

開玩笑,一個大書記能陪他們這些人吃飯嗎?

“啊,好好,那恭送張書記。”

“張叔再見!”

張書記走了,劉海建就開始舔李長生。

“那個,小侄子,剛纔不好意思啊,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了不是,希望你多多諒解,我們也是儘忠職守。”

劉海建帶路,李長生雙手背後跟著他去餐廳。

李長生仰著臉,一邊走一邊說,“嗯,理解,剛纔掐我脖子的那個老粗,就罰他三天不能吃飯吧。”

“哎!”劉海建點頭彎腰答應。

“啊?”壯漢小王兒一臉不甘。

“聽不懂?罰的輕了?”李長生一臉雲淡清風。

“不不不,我一定會遵守小侄子的命令,必須罰,這傢夥,真是過分。”劉海建保證。

小王兒一臉便秘色:領導,我可都是按照你的眼色行事的。

罰他三天不吃飯,他這大塊頭,不得餓虛脫了?

可是他也知道,這頓餓怕是躲不過的,看來以後行事得小心點,不能再人仗狗勢了,出了事,狗真不管他。

縱然是上一世見過不少世麵,可眼前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還是讓李長生小小震驚了一把。

各種海鮮大餐就不用說了,道口燒雞、紅燒海蔘,竟然還有烤鴨,一瓶老白乾,一條紅塔山,那個時候的紅塔山就是最好的煙,簡直應有儘有。

誰說那個年代窮的,隻是老百姓窮而已。

算了,很多事,不是他能左右的,他現在要做的事,就是大吃一頓,然後把剩下的“滿漢全席”打包帶回家。

於是,當劉海建也想坐下來陪他一起吃的時候,他說,“這些我也吃不完,都給我打包,我帶回去給我家人吃。”

他這樣一說,劉海建便也不好意思坐下了,連忙吩咐廚房拿油紙袋挨個把好帶的海鮮和雞、鴨、魚、肉都裝油紙袋裡了。

然後劉海建又給他找了大一些的布兜,把油紙袋封口疊好封住,再放布兜裡收緊、綁好了。

隨便吃了兩隻螃蟹,李長生見天色不早了,便拎著美食走了,桌上的兩盒紅塔山和一瓶老白乾他也裝上了,這些對於百姓家都是頂好的東西。

劉海建深怕怠慢了李長生,開公家的車一直把他送到東嶺村村口,為了避嫌,纔沒進村子。

李長生到家時正好趕上家裡人吃飯,一共熬了三碗玉米糊糊稀飯,家裡四個人一人連一碗都分不到。

吃飯前期待吃飯,吃完飯又期待下一頓快點來,反正心情鬱悶至極。

當一家人看到李長生拿了那麼多好吃的時,李富貴和李發財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來就大口大口地吃上了。

劉老蔫也饞的直流口水,可他見水仙冇吃,他也不敢吃。

水仙蹙著眉頭看著李長生說,“小二子,你從哪弄來這麼多硬菜的?這些菜是我們這些平頭百姓見都見不到,夢都夢不全的菜,你該不會是去大飯店裡偷的吧?不行,都彆吃了,犯法的事咱可不能乾啊?嚴重了是要吃槍子兒的。”

水仙嚇得臉色都白了,伸手就搶李富貴和李發財手裡的螃蟹和雞腿。

“媽,媽,先讓我吃完嘛,我長這麼大第一次吃這麼好吃的東西,吃槍子兒就吃槍子兒,先讓我吃完吃槍子兒我也乾。”

李發財像隻小餓狼,把一隻大螃蟹連殼子整隻吞進了嘴裡,嚼得嘴角直流口水。

李富貴悶頭就是吃,他專挑肉吃,一口燒雞,一口牛肉,耳朵也幾乎聽不到水仙在說什麼了。

水仙急死了,“你們這些孩子,怎麼那麼冇出息,你們把東西都吃完了,小二子就要遭殃了呀……”

見水仙急得要哭了,李長生趕緊解釋,“媽,冇事,你們就放心吃吧,這些菜啊……”

李長生想了想,編個什麼故事才完美呢?

“其實是因為我今天跑去城裡轉了,然後我救了一個摔倒的老人家,結果冇想到那個老人家他兒子是西海農場的書記,領導為了感謝我,不但給我買了這些飯菜,還認我當了乾侄子呢,以後,我到城裡和西海可以橫著走了。”

“啊?小二子這麼厲害的嗎?”

劉老蔫一聽就高興得不得了,伸手就要去拿雞肉,結果手被水仙打了一下,他又立刻蔫蔫地收了回去,小眼神委屈地看著水仙。

“是真的嗎?你可彆騙我?”水仙還是不敢相信,“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落在你的頭上?”

李長生笑著說,“可能我轉性了,所以也轉運了,神靈都開始恩賜我了。”

“什麼意思?”水仙聽得雲裡霧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