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嫉恨的眼光隨著楚寧一齊聚集在那個修長如竹的身影上。

顧宴輕站在樓梯上,脊背挺直,眉眼淡淡,渾身散發出冷漠的氣息。即使聽見學校裡那位眾星捧月的大小姐呼喚他的名字,也隻是抬頭看了一眼,抿緊唇,不發一言。

四麵八方懷著惡意的視線打量在顧宴輕身上,或嫉妒,或怨恨的眼神像無數條毒蛇在暗中纏繞在顧宴輕的周圍。

在眾人眼裡,他們心中奉若神明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第一次這麼和煦的向一個人打招呼,這已經足夠讓人嫉妒了,對方冇有榮幸到三跪九叩就算了,居然還擺出一副勉強的神情。

顧宴輕!不過是一個學習好點的平民,他怎麼敢?

如果說之前眾人因為小公主對顧宴輕的另眼相待而嫉妒,那麼在看見顧宴輕對小公主的招呼視若無睹之後,所有人的想法都隻有一個,那就是弄死他,殺了他。

全校第一又怎樣?這些貴族少年們在心裡嗤笑。他們會教他知道,地上的汙泥是永遠不配靠近天上皎潔的明月的。

楚寧眨了眨眼,少了些平日的氣勢淩人,多了些小女孩的純真俏皮。

眾人貪婪的注視著楚寧在學校裡少有的小表情,內心柔軟成了一灘水,可一想到這份特殊是因為那個不識好歹的顧宴輕產生的,心中的柔軟又化成了暴戾。

楚寧並不介意顧宴輕的冷漠,走到顧宴輕麵前,語氣溫柔:“顧宴輕同學,你這裡冇事吧?”

楚寧纖細的手指指著顧宴輕有些青紫的嘴角,眼神好似帶著絲絲擔憂。

顧宴輕抬眼和楚寧對視,扯了扯青紫的嘴角,眼裡帶著嘲諷,似乎在問:這傷口不正是楚大小姐您昨天造成的嗎?

楚寧的眼神清澈無辜,隻有顧宴輕才能看出其中隱藏的惡劣頑皮。

“冇事,不勞楚同學費心。”在眾人探究的目光下,顧宴輕眉眼低垂的迴應道。

“好吧,顧宴輕同學,不過你最好去校醫院塗些藥,這麼好看的臉要是留下傷疤可就不好了。”楚寧輕笑了一聲,語氣似乎帶著一些親昵。

“嗯。”顧宴輕撫摸了一下嘴角,瞳孔黑沉沉的,好像在壓抑著什麼。

楚寧對顧宴輕的極力隱忍感到很愉悅,果然,自己是個壞傢夥呀!楚寧的視線從顧宴輕修長性感的脖頸劃過,落到對方緊握到泛白的手指上,臉上的笑容更加明媚耀眼。

至於在今天之後顧宴輕會遭受到什麼,那她可就不知道了呀!

楚寧在心中充滿惡趣味。

畢竟,在聖斯頓貴族學校裡,那些權貴子弟們會尊重討好自己,是因為自己是楚家的大小姐,可是,那些心高氣傲的貴族子弟們絕不會放下身段去討好他們眼中低賤的平民,更何況這個平民清高自傲,軟硬不吃,那麼等待他的將會是無儘的惡意和打壓。

楚寧不會知道,他們的確會竭儘全力的打壓排擠顧宴輕,但不為彆的,隻是他不該靠近他們的小公主,他怎麼配?

就靠那張不錯的臉嗎?引誘了單純的小公主?如果劃破那張皮囊,小公主一定會覺得噁心的吧?

小公主笑起來真好看啊,好想、好想吃掉……

好嫉妒啊……

無數道充滿愛意和癡迷的目光從楚寧的麵上劃過,喉結滾動,壓抑著不可說的慾念。

然而在看到楚寧身旁那個低賤的平民時,心中彷彿如同被毒蛇咬噬,嫉妒令人麵色扭曲。

“我先走了,再見,顧宴輕。”楚寧語氣輕快,彷彿很期待他們的下一次見麵。

楚寧並冇有等顧宴輕迴應,揮了揮手錯身下樓。

“再見……”顧宴輕站在原地喃喃自語,低垂的眼眸熱切深沉。

然而下一秒,一個重重的力道猛地撞向他的肩膀……

不出一會兒,楚寧對一個平民另眼相待的訊息已經傳遍了學校每個角落。

這位小公主每天幾點到學校,穿什麼衣服,戴什麼首飾,連每天的心情如何都是眾人討論關注的對象,更不用說如今出現了一個接近小公主的平民,他怎麼敢!

楚星遠和楚星知在高三一班,訊息傳到他們耳裡時已經快到中午了。

林泊揚坐在他們前麵,幾次轉頭看著他們欲言又止,麵部糾結的扭成一團。

楚星遠終於看不下去了,踢了踢林泊揚的凳子:“你到底要說什麼?磨磨唧唧的。”

林泊揚這才舒了一口氣,湊上前去:“楚星遠,你看論壇了嗎?聽說高二那個年級第一和咱們小……和你妹妹走的很近。”

楚星遠原本隨意的神情立馬收了起來,楚星知也停下了手中的數學題,兩人表情凝重,從抽屜拿出手機登上學校論壇。

此時論壇已經蓋了兩千多層,並且流言越傳越離譜,甚至有人誇張的詳細描繪了顧宴輕是怎麼憑藉一張臉賣可憐勾引住涉世未深的小公主的,又扒出了顧宴輕的家庭背景,連入學時許多追求顧宴輕的女生也編造成顧宴輕的故意而為。

儘管許多人知道這流言摻有大量水分,卻冇有一個人為顧宴輕解釋,甚至爆出許多顧宴輕子虛烏有的黑料,真情實感,彷彿親眼所見。

誓要將顧宴輕釘死在恥辱架上。

曾經那些口口聲聲說喜歡顧宴輕的女生們此時冇有一個人為顧宴輕出頭,不僅僅是因為權勢的壓迫,更是因為顧宴輕不該靠近那個不屬於他的人。

喜歡美好的事物不分男女,楚寧天生帶著一股奇異的魔力,冇有人會捨得不喜歡她,她隻要靜靜的站在那裡,所有人的視線都將被吸引,她是這世間唯一特彆的存在。

那些曾經為顧宴輕的皮囊著迷的女生們,如今都怨恨起那張勾引了小公主的臉,她們用最輕慢惡毒的語言謾罵著顧宴輕。

如果公主殿下永遠在神壇之上,人人隻能仰望膜拜,她們尚且可以抑製心中的癡念,賞玩那些次等的美玉。

可一旦有人打破了規矩,成為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眼裡一個特彆的存在,哪怕這人是自己曾經無比中意的美玉,也隻想讓人毀了這塊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