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家。

楚瑾行從女傭手中接過熱好的牛奶,輕輕叩響了楚寧的房門。

楚寧從浴室裡走出來打開門,細嫩的臉龐被水汽熏出點點紅暈,像一朵嬌豔的玫瑰在含苞待放。

她的頭髮濕漉漉的披在腦後,幾縷髮絲俏皮的貼在臉頰,幾滴水珠從髮梢滑落到鎖骨,白嫩的肌膚要晃花人的眼。她抬眼看向門外,眼睛裡帶著不自知的純潔和誘\惑,像剛剛浮出海麵引誘行人的海妖。

“大哥。”楚寧看見楚瑾行端著的牛奶,撇了撇嘴角,不情願的側身讓開了門。

楚瑾行看著楚寧的濕發,歎息了一聲。

走進屋將牛奶放在桌子上,熟練的去浴室拿出吹風機,將楚寧按坐在梳妝檯前的椅子上。

楚寧捧著牛奶小口的啜飲著,透過鏡子看楚瑾行認真又仔細的為她吹著頭髮,寬大的手指用溫柔的力道按摩著頭皮。

楚寧舒服極了,幸福的眯著眼睛,在舒適的力道下昏昏欲睡。

小聲的吹風機聲停了下來,楚瑾行看著楚寧緊閉的雙眼,眼裡充滿著自己無法想象的溫柔。

感受到手心的頭髮已經乾透了,楚瑾行小心的抱起入睡的楚寧。

懷裡的楚寧睡著時是那樣乖巧,白皙的小臉埋在楚瑾行的胸膛處,小巧的嘴巴微微撅起,閃爍著水潤誘人的光澤。

注視著懷裡的小人兒,楚瑾行心中一片滿足和柔情。

他親眼看著楚寧從剛出生時小小的一團長成亭亭玉立的美麗少女,他參與了楚寧所有的成長,從她奶聲奶氣的叫自己哥哥。一晃眼小糰子已經快要長大了。

如果可以,他希望楚寧永遠不要長大,永遠生活在自己的視線和保護之內。

楚瑾行神色漸深,動作輕柔的將楚寧放在床上,蓋好被子,隻露出一張瑩白的小臉。

愛憐的親了親楚寧的額頭,也許是每晚喝牛奶的習慣,楚寧渾身散發著一股香甜的奶香味,可愛極了。

楚瑾行盯了許久楚寧的睡顏,起身離開時被一隻小手拽住了衣角。

“怎麼了,我的小公主?”楚瑾行聲音輕柔,氣息打在楚寧的耳邊,生怕吵醒了半夢半醒的女孩。

楚寧小小嚶嚀一聲,小手抓住楚瑾行的衣角,小臉蹭了蹭柔軟的枕頭,在睡夢中睡得香甜,渾然不知有人怕吵醒她保持一個姿勢坐了半宿……

經過一夜好眠,楚寧第二天醒來時麵色透著輕鬆歡快。

“阿寧昨天睡得怎麼樣,還有冇有做噩夢了?”

餐桌上,楚瑾行不經意的問道。

“睡得很好,也冇再做噩夢了,大哥你也不用給我找什麼安神香了,我昨晚睡得可香了。”楚寧端起手邊的牛奶,看起來很是滿足。

“那就好。”楚瑾行嘴角微微帶笑,夾了一個荷包蛋到楚寧盤子裡。

楚星遠坐在一旁有樣學樣,往楚寧碗裡夾了塊三明治,被楚寧嫌棄的將三明治丟回楚星遠碗裡。

楚星遠滿臉幽怨委屈:“大哥夾給你的就行,我夾的就不行,阿寧你怎麼這麼偏心呢!”

楚寧本來就已經要吃好了,一個荷包蛋是肚子容量最後的底線了,冇想到楚星遠又給她夾三明治,還要說她偏心。

楚寧瞪了楚星遠一眼,立刻又夾了三個三明治放到楚星遠手邊的盤子裡,說道:“你這麼愛給人夾東西,今天要是不把我給你夾的東西吃了,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楚星遠看著麵前堆著滿滿一盤子的三明治,還是楚寧親手夾的,真覺得是甜蜜的負擔。

看著楚寧不愉的麵色,楚星遠連聲哄道:“好好好,我的大小姐,我一定都吃完。”

儘管肚子已經很撐了,楚星遠還是看著楚寧的臉色,硬著頭皮把幾個三明治都吃完了。

楚寧這才哼了一聲,不再計較。

“大哥,我先上學去了。”楚寧擦了擦嘴角,又用傭人拿來的熱毛巾淨了淨手,優雅的起身離開。

楚星遠見狀拎起楚寧放在沙發上的書包急忙追了出去。

楚星知看著兩人頭也不回的身影,起身和楚瑾行打了聲招呼,步伐穩重的跟了上去。

初夏的校園生機盎然,道路上深綠色的銀杏樹和白楊樹修剪成漂亮的姿態,立有雕塑的觀賞性噴泉隨著音樂變換出夢幻的水花,白灰色的歐式建築彷彿是一座座城堡,莊嚴沉重的大表鐘立在建築之上,更添一絲肅穆與尊貴。

最靚麗的風景要數那些朝氣肆意的少年們,女孩們身著銀灰色的收腰小西服,圓潤的領結上金色的校徽閃現耀眼的光澤,映襯著同為銀灰色的蘇格蘭短裙邊的金色蕾絲,可愛的圓頭小皮鞋華麗中不失俏皮。

男生們上身同樣是銀灰色的西服,袖口彆有金色的袖釦,與胸前的金色校徽遙相呼應,內搭一件白色的襯衫,下身是同色係的修身長褲,踩著黑色皮鞋,姿態優雅又充滿貴氣。

課間時,這座校園像往常一樣熱鬨,隨處可見的談笑聲,綠草如蔭的球場上的大聲歡呼,少年總是朝氣勃勃。

蜿蜒的白色浮雕花紋的樓梯,楚寧神情淡淡,邁著優雅的步伐走過,彷彿一位即將參加宴會的公主。

上樓的人許多,下樓的人也許多,儘管樓梯有些擁擠,楚寧所到之處仍然會空出一片真空地帶,無人阻擋。

他們腳步輕慢磨蹭,若有若無的視線小心隱蔽的掃過楚寧,卻不敢過多停留,以免驚擾這位偶然路過的公主。

楚寧察覺到眾人的視線,並不在意,她知道自己受到的特殊待遇和關注,這種優待和關注從她出生時就已經開始在享受了。楚家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大小姐,本該就是所有人羨慕討好的對象。

傲慢的小公主並不知道,財富權勢可以讓許多普通人追捧獻媚,卻無法讓所有的天之驕子低下頭顱,俯首稱臣。

楚寧漫不經心的視線掃過眾人,忽然視線停在一個熟悉的身影上,眼裡閃過一抹無人察覺的興味。

眾人此時都停下了腳步。

他們看見原本神情淡然,彷彿誰也不放在眼裡的高傲的小公主眼裡彷彿帶著驚喜,燦爛的眼眸好似閃著星光,認真注視著一個人喊道:“顧宴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