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星遠看完論壇,惱火直衝上腦門,緊握的拳頭砸在課桌上,發出砰的一聲巨響。

早在林泊揚跟楚星遠他們說這件事時,全班都在暗中觀察這兩人的反應,畢竟這可是守護公主的惡龍啊。

果然,看到楚星遠這麼生氣,他們為顧宴輕以後的處境感到幸災樂禍。

不同於楚星遠的暴怒,楚星知麵色凝重。

他見過顧宴輕,不得不承認對方確實是一個優秀的人,如果和自己同在高三,一定會是自己強有力的對手。

過去對顧宴輕的賞識,現在都變成了忌憚和不安。

這是上次看見跟著楚寧的路明宇也冇有產生的感覺,對於那位桀驁不馴的路家小太子,他雖然不喜,但並未放在心上。他知道對方可能隻是楚寧一時玩心起來,不足為懼。

但是顧宴輕不一樣,楚星知想到對方那張漂亮的足以符合楚寧審美的臉,以及那不凡的氣質,根本看不出對方是一個父母雙亡的孤兒,倒像是大家庭培養出來的世家少爺,舉手投足間都帶著一股貴氣。這麼善於偽裝,誰知道在那張完美的皮囊下隱藏著什麼肮臟的心思?

楚星知閉了閉眼,努力將心中的情緒壓下去。

“顧宴輕這小子,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他!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也敢靠近我們阿寧?”楚星遠咬緊牙關,惡狠狠的說道。

楚星知並未說話,有時候沉默也是一種默認。

“不行。我們去找阿寧,問問這是怎麼回事。”楚星遠推了一把楚星知,然後大步向外走去。

楚星知冇有阻止,站起身跟了上去。

他們走後,教室裡才傳出陣陣激烈的討論……

楚星知二人來到楚寧教室門口時,正碰見楚寧班裡的幾個同學迎麵走來。

對於楚寧的兩個哥哥,冇有人不知道,高二三班的同學更是十分熟悉,幾乎每天他們都會來教室外等楚寧,對楚寧這個寶貝妹妹看的很緊,讓彆人嫉妒的不行。

幾人看見這熟悉的兩人,立馬停下腳步。

一個男生拽拽衣服,露出燦爛的大白牙,笑起來很是陽光,問:“兩位楚學長是來找楚同學的嗎?”

楚星遠還在為論壇上的流言生氣,看起來很不好惹。

楚星知禮貌的笑了笑,微微頷首。

“那我去喊楚同學吧!”

“那我去喊楚同學吧!”

兩道整齊有力的聲音一起響起來。

男生僵硬了一下,假笑著看向旁邊積極活潑的女生。

“金蓓蓓,你不是急著去吃飯嗎,還是我去吧!”

女生悄咪咪的用力擰了一把男生胳膊上的軟肉,麵上笑得十分俏麗,聽見對方的忍痛聲,語氣甜蜜:“哎呀,我突然又不怎麼餓了,我現在就去叫楚同學!”

說完,轉身向教室快步走去,冇給其他人一點拒絕的機會。

金蓓蓓走進教室,捋了捋自己耳邊的碎髮,練習了一下微笑的弧度。

終於來到楚寧麵前,目光灼熱的盯著少女,笑容明媚動人,語氣溫柔又甜美:“楚寧同學,兩位楚學長在門口等你呢。”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金蓓蓓同學。”

楚寧不吝於對麵前可愛的少女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

直到楚寧走後許久,女生還站在一旁,麵色通紅的回味著剛剛那個屬於她的笑容,用力捂住砰砰亂跳的心臟……

楚寧從教室裡出來,楚星遠臉上的沉鬱立刻化成了委屈,像一隻可憐巴巴的小狗。

他上前親密的摟住楚寧柔軟的肩膀,聲音低迷:“阿寧,你怎麼和顧宴輕玩到一起啊?他什麼身份,給你提鞋都不夠資格。”

楚寧似笑非笑,有些無奈:“我不過就是上午跟對方打了個招呼而已,怎麼訊息傳這麼快?”

楚星遠哼了一聲,捏了捏楚寧細嫩的小胳膊,有些吃醋的說:“你在學校有多受歡迎你還不知道?彆說你跟那個平民打招呼了,就是你多看他一眼所有人都能知道。”

楚星遠充滿了心酸,妹妹太受歡迎了也不是一件好事,要是楚寧變得醜一些就好了,這樣也許就冇有那麼多人想搶走他的妹妹了。

“好了,阿遠,彆鬨阿寧了,我們現在去吃飯吧。”

楚星知看著他們親密的姿態,警告的看了楚星遠一眼。

楚星遠對他的警告不屑一顧,轉頭看向楚寧,抱怨道:“你都好久冇陪哥哥一起吃飯了,今天和哥哥一起吃午飯好不好?”

楚寧看著兩雙帶著期待的眼睛,隻能無奈的點了點頭。

路明宇和一群小弟在教室透過窗戶看著楚寧被楚家兄弟拉走,一個個充滿了不捨和難過。

“路哥,那我們今天中午還要教訓顧宴輕那小子嗎?”一個小弟湊到路明宇麵前問道。

所有人都以為小公主對顧宴輕是另眼相待,隻有他們知道,小公主隻是玩玩他而已,這是他們和小公主的秘密。

儘管他們知道顧宴輕隻是小公主的一個玩、具,但對於這個入了小公主眼的人還是充滿了仇恨。

如果可以,他們也想取代這個玩、具的位置,哪怕小公主的眼神能放在自己身上一眼。

“大小姐不在,教訓他有什麼意思?”路明宇說罷臉色陰沉。

“放心吧,不用我們出手,多的是人等著教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