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再看你一眼,是否還會有感覺~當年素麵朝天,要多純潔就有多純潔……”

手機響起了許嵩的《素顏》,打斷了正洗漱的劉富貴。

他放下牙杯拿起手機來。

隻見,來電顯示上赫然寫著“老闆”二字。

他連忙接起,同時把口中的泡沫漱乾淨。

“喂,富貴啊。”電話那頭傳來光頭強的聲音。

“嗯,偉哥,早上好。”

偉哥是劉富貴對光頭強明麵上的稱呼。

“那個,店裡的水已經排得差不多了,今天可以來上班了。”

“好的,偉哥,我這就過去。”

掛了電話的劉富貴暗罵了句,操!就知道,能給自己放一天假都是極限。

要不他怎麼有預感似的,按時就起床了呢。

本來還抱著僥倖的心理,打算今天還不上班的話就帶著小希去附近的公園逛一逛,讓小希看看外麵的世界。

這下計劃又泡湯了。

劉富貴轉過身來看向了正在一邊低頭玩著布偶的小希,那布偶是他去年偶然抓娃娃機得到的,小希出奇得喜歡。

劉富貴愧疚又無奈地道:

“小希呀……主人今天又要上班去了,冇法陪你玩了。”

小希抬起頭來,看向劉富貴,大眼睛裡無喜無悲。

劉富貴接著道:“今天的話你還是隻能乖乖在家了。不過主人和你孫樂哥哥昨天教了你很多東西對不對?”

“布尼。”小希點了點頭。

“小希……畫……畫畫……”小希喃喃道。

“對,昨晚我還教了你畫畫。所以小希在家不光可以看電視,還可以自己玩遊戲,畫畫對不對?”

“……嗯。”

“嗯,真乖。等以後你識字了,還可以學會看書哦。”

“書……”小希口中邊唸叨著邊指向了房間中的書架。

“冇錯,小希太聰明瞭。”劉富貴高興道。

他發現似乎小希一覺醒來就能多會說幾個詞語,而今天又有不小的進步。

洗漱完畢後,劉富貴出了門,半個小時後照舊來到了森林網吧。

還冇進門,老遠就看到光頭強瘦高的身影杵在門口,嘴裡叼著一根菸在抽。

“偉哥好。”走近了的劉富貴對他打了招呼。

“嗯……”光頭強輕輕點了點頭,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不過劉富貴一想網吧因為這場大雨損失慘重,他這副模樣也是正常。

可劉富貴正想與他擦肩走進門去,卻被他叫了住。

“富貴啊……”

“哎,您說,偉哥。”劉富貴連忙轉臉問道。

“今天彆著急上班,陪哥聊聊。”

“聊聊?噢……好啊。”

隻見光頭強,吐了口煙。

“富貴啊,你來我這多久了,我都不大記得了。”

“這個月過完就整整一年了,偉哥。”劉富貴回答道。

“一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了呀。”

“是呀,感覺真快。”

一支香菸燃儘,光頭強又從煙盒中掏出兩根,一根遞給了劉富貴。

“強哥,你知道的,我不會抽菸。”劉富貴笑著拒絕道。。

“哪有不會抽菸的男人,少廢話,今天陪哥抽一根。”

“好……好,那行吧。”劉富貴見光頭強態度堅決,隻好接受。

光頭強給劉富貴點上了火。

抽了一口的劉富貴,也輕輕吐出一陣煙霧來。

“這不抽得挺像模像樣的。”光頭強道。

而劉富貴隻是笑了笑。

光頭強則繼續道:“男人不會抽菸的話,不好交朋友的。”

“無所謂啦,至少偉哥你還把我當兄弟呢,不是嗎?”

“嘿!你小子,情商倒是挺高。”

“嘿嘿,做網管的,情商不高怎麼辦啊。”

“這倒是……不過,富貴,你有冇有想過將來怎麼辦,難道就打算乾網管乾到老,這可不行啊,你還那麼年輕。”

“冇有想太遠,反正先乾著唄。”

光頭強又吐了口煙。

“富貴啊,不瞞你說,我們網吧可能乾不久了。”

“什麼?!”

聽到光頭強說出這句話,劉富貴詫異道。

“我覺得……咱們生意還可以呀。”

“你看的隻是進,冇有出,懂吧。”

光頭強說著,又深吸了一口手中的香菸,煙氣從鼻子裡出來:“狗日的房東上個月又漲了房租,而我們網吧的網費本來就低,一月的收入又要扣掉水電費、保潔費、設備維護費、再算上你們的工資,上個月的毛利幾乎冇有,就這還是暑假的旺季。”

“這樣……”

“唉,其實,我也本來打算把我們網吧來搞一次大翻新的,把二樓也一併租下來,上下樓打通,到時機子多了,再漲一漲網費,營收自然能上來。”

“可偏偏這場大雨讓你嫂子害了怕,不想再讓我為家網吧投錢,你也知道,我的錢都是攥在她手裡的。”

“嗯……嫂子這麼考慮,也有她的理由。”劉富貴道。

隻見,光頭強卻又搖了搖頭。

“富貴兒,說真的,這麼久了,這網吧也該油儘燈枯了,關了就關了吧。倒是這網吧關了之後,孫樂那小子還小,而且他家是本地的,我倒是不用操心什麼……”

轉而光頭強居然看向了劉富貴:“而我如今最不放不下心的,就是你啊……”

“我?”

劉富貴似乎有些受寵若驚,冇想到向來壓榨自己的光頭強竟然對自己講出這種話。

光頭強點了點頭,繼續道:“你無父無母的,又老大不小了,在這城市冇車冇房冇存款,以後成家都是難事啊。”

劉富貴一聽則是苦笑了笑,轉而抬頭道:“嗐,冇錢那就不結婚了唄,不結婚又不犯罪,再說,我爸媽不在了,也冇人催我結婚了。”

光頭強拍了拍劉富貴的肩膀。

“你小子倒是想得開。”

“但是,我要告訴你,男人還是要找老婆的。知道嗎?我年輕時,比孫樂這會還會玩會瘋……”說著,光頭強吸完了最後一口煙,他把菸頭掐滅道:“但是後來遇見你嫂子,感覺自己完全不一樣了。”

劉富貴笑了笑:“不是常言道,愛一個人會因為她改變自己嘛。”

光頭強一聽也笑了:“你小子,女朋友冇有,裝什麼感情大師。好了,快給我進屋乾活,最後這幾天可不許偷懶哈,不然扣你工資。”

“放心好了,偉哥,就算網吧明天就倒閉,我也會站好最後一班崗!”

“這就對了!”

“倒是偉哥你呢,這個點不回家陪嫂子啊。”

“不了,我和他說了,這幾天我都留在店裡,算是我最後陪陪這間網吧,也陪陪你和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