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d小說 >  絕代武尊 >   第8章

“你……”

葉玄一時被氣笑了。

王詩雅那雪白的肌膚上印著一個碩大的巴掌印,這若是能摔出這種痕跡,那真是天下奇聞了!

不過看著跪地哭訴解釋的王詩雅,葉玄心中大體也明白了過來。

“四皇子,真是婢女走路不小心摔得,您不要去找宗府……”

王詩雅哭著說道,這麼明顯的巴掌印,卻被王詩雅硬說是自己不小心摔的。

原因無他。

若是以前,身為四皇子的葉玄有足夠的權利去找宗府麻煩。

但。

如今葉玄失去了所有,再去找宗府之人算賬,定然無用。

甚至說不定還會被教訓一番。

因此王詩雅不願意因為自己而牽連葉玄,所以纔會故意這麼說。

“好,詩雅姐你先起來,我不去找宗府麻煩。”

葉玄心中頗為惱怒。

但卻也隻能答應王詩雅,暫時安穩住她。

見到葉玄答應下來,王詩雅這才站立起身。

“四皇子,婢女不過是一個卑微的宮女,就連性命都是四皇子所救,所以不論奴婢做什麼都是應該的,今日冇能幫四皇子要來三分培基丹,是奴婢無能。”

王詩雅擦去眼淚,一臉羞愧地轉過身,直接轉身離開。

葉玄看著楚楚可憐的王詩雅,心中升出一股無奈。

王詩雅性子太過軟弱,縱然是自己想要幫她出麵,很多時候都因為她不願意而不了了之。

不過看著王詩雅漸行漸遠的身姿,葉玄還是察覺出了一些不對勁。

似乎,王詩雅身上還有彆的傷勢……

“這是個苦命的孩子啊。”

陳妃歎了一口氣,緩緩的走了進來。

王詩雅能在葉玄落魄的時候都初心不改,足可見她的赤誠之心了。

陳妃也早就不將王詩雅當成婢女,更是想要將她收為乾女兒。

“母親,詩雅姐怎麼了?”

葉玄歎了一口氣,似乎陳妃知道一些內情。

“你這個傻瓜,當初你在城外被伏殺後還吊著一口氣,你可知道有多少人希望置你於死地?根本冇人敢去救你。”

“但是,詩雅這妮子卻義無反顧的衝出城外,把你一步步背了回來,甚至為你擋了數刀,傷及了根基……”

陳妃自顧自的說道,不由自主的便落下淚來。

“原本詩雅也是有些修行天賦的,若是你不出事,她或許也能夠跟你一同參加祭祀儀式,但……為了救你,她早就放棄了一切,我之前讓人給她看過傷勢,這丫頭恐怕隻有半年可活了……”

陳妃的這番話,讓葉玄如遭雷擊!

一月前他在皇城外重傷垂危,等到醒來卻已經在冷宮中了。

這期間,便是王詩雅一步步將他揹回來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王詩雅捨棄了自己的一切,這才救下了葉玄一命。

如此,便也算是報了葉玄當初的救命之恩。

“混賬!”

葉玄狠狠的一拳打在牆壁上,心如刀割!

“我對不起詩雅姐啊!”

葉玄感受著凹凸不平的牆壁劃破了他的肌膚,鮮血流淌下來。

但這鑽心的痛苦,也比不上當初王詩雅揹回自己所遭受的痛苦!

“母親,如何才能夠治好詩雅姐?”

葉玄焦急看向陳妃。

陳妃沉吟片刻,無奈的搖了搖頭。

“皇宮之內的禦醫倒是能夠治好詩雅這個丫頭,但是如今皇宮都被李皇後一手掌控,恐怕……”

陳妃苦澀一笑,“不過皇城之內,倒是有一個蜀川閣,他們的閣主聽聞是一個煉丹大師。”

“既是煉丹大師,那醫術自然不在話下,應當是能夠救治詩雅這個丫頭的。”

陳妃如此說道。

葉玄聞言,眼中頓時精芒一閃!

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他都要把王詩雅治好。

其實葉玄吸收了懸酒道人的道韻,這些道韻之中便有煉製丹藥的道統,若是葉玄能夠研究透徹,自己就能夠救治。

可時間不等人,王詩雅隻有半年時間了。

“我去一趟蜀川閣。”

葉玄不再猶豫,既然那蜀川閣的閣主是一個煉丹大師,或許他會對一些東西感興趣……

“玄兒,我這裡有些東西,或許能夠請得那位閣主出手,你拿去用吧。”

陳妃拿出了一個檀木盒子,裡麵是她的一些珍貴積蓄。

當初陳妃貴為妃子,自然也得到了一些皇帝陛下的賞賜,其中甚至有些代表了那位皇帝陛下的情誼。

如今為了救人,陳妃毫不猶豫拿了出來。

“母親,這些東西我就不需要了,我有辦法請那位閣主出手。”

葉玄笑了笑。

“拿去用吧,你的狀況也不好,讓那個閣主幫你看看,若是能夠讓你恢複修為,那自然再好不過了。”

陳妃強行把這個盒子推到葉玄手中,淡然一笑。

感受到母親的濃烈關切之心,葉玄心中頗為無奈,當下便接了過來。

“母親,我去了。”

葉玄招呼了一聲,旋即離開了冷宮。

不論如何,葉玄失去了一切,也不能失去母親和王詩雅,這兩人都在自己最為落魄的時候堅定不移的站在自己身邊,如今葉玄恢複修為,自然是要讓她們過上好日子。

哪怕前路艱辛,葉玄也毫無怨言。

……

皇城。

宮外,琉璃集!

大乾皇朝商貿繁榮,琉璃集便是其中最富盛名的所在。

幾乎所有需求,都能在琉璃集得到滿足,而那名震寰宇的蜀川閣,便就在這琉璃集中。

蜀川閣乃是一個神秘莫測的大型商會,勢力遍佈各地,縱然是大乾皇朝之外的各個皇朝國度,也有他們的蹤影。

因此這蜀川閣所能夠調動的能量,即便是大乾皇朝皇室,都十分忌憚。

王詩雅在皇宮內得不到救治,若是能夠請動那蜀川閣閣主,自然能有所轉機。

“這裡,便是琉璃閣了麼?”

很快,葉玄便站在了一座金碧輝煌的閣樓麵前。

那閣樓門口掛著一塊牌匾,上書龍飛鳳舞的蜀川閣三字。

在門口,更是有一對麒麟玉石雕塑的鎮門獸,敢用麒麟鎮門,恐怕也就隻有這蜀川閣敢做出這等事情了。

若是換成彆的勢力,恐怕早就被大乾皇朝皇室砍掉了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