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d小說 >  絕代武尊 >   第7章

大乾皇朝蒼穹之上。

金鳴聲不斷傳響。

浩浩蕩蕩的靈力甚至蓋過了之前的祭祀儀式。

四聖獸之靈於上方遊蕩。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

各個啼鳴不斷,皆是預示著聖子出現。

從古至今,這般異象從未有過,甚至傳播無儘遙遠,等待片刻後,四聖獸消散。

就在眾人以為這天地異象便要到此結束之時。

一輪烈陽射透雲層,將無儘光芒揮灑在大地之上,那烈日灼熱無比,讓人不敢抬眼觀望,大乾皇室之內,震顫不斷,無數強者竭儘護衛著皇城,免得這輪烈日將皇城融化。

與此同時,玄蒼大陸的無數角落,皆能看見那一輪金光璀璨的烈陽。

“聖蹟初現,鴻蒙伊始,新的一**世即將開啟,聖子已現,雲鼎天宮立刻派遣使者,尋覓聖子!”

一方雲霧繚繞的宮殿內。

一個沉睡了萬年之久的老怪突兀醒來。

“風雲變化,新的一輪洗禮即將到來,那個方位,是萬國疆域,傳令下去,著重注意那一方新崛起的天之驕子,若有可能,吸收入我劍宗來。”

一圓台之下,滿是斷裂殘劍。

圓台之上,坐著一枯瘦老人。

無數強者皆是震動,所有人都看向了那烈日灼灼的方位。

萬載以來,玄蒼大陸流傳著一個預言,烈日聖蹟顯現,便是大世開啟之日,仙道渺茫,也將在大世中吸收那一位絕世之人進入其中。

如今預言成真,玄蒼大陸之上無數宗門,強者,風聞而動。

大乾皇朝內,此刻大皇子葉正與那宰相之女劉莞兒走出密室,兩人臉上都有喜悅之色,而在外的王公大臣,一個個則是麵色焦急無比。

“大皇子,你可是進入了神通境界?”

皇城禁衛軍統領李青焦急詢問道。

“正是!”

葉正自信無比,身上釋放出一道道紫光,看得那李青狂喜無比。

“哈哈哈,果然,果然是你引發了那天地異象!果然我大乾皇朝未來真主便是你了!我們這一脈,總算是要出一個驚天聖子了!”

李青狂笑起來,那宰相劉振南也是麵露喜色。

之前異象乃是龍鳳呈祥,那龍自然便是大皇子葉正,那鳳,豈不就是他女兒劉莞兒?

“莞兒,你可進入了神通境界?”

劉振南定了定神,對著劉莞兒急匆匆詢問道。

“自然,我和正哥哥都是同時進入的神通境界。”

劉莞兒嬌媚一笑,拉住了葉正的手掌。

“好!好啊!”

劉振南心中長歎,神色更是無比振奮。

“振南兄,恭喜啊!”

李青大笑著說道。

“李兄,我們兩家,可就不需要這般見外了……”

劉振南連忙笑著說道。

皇城上空的天地異象,被他們誤以為是葉正和劉莞兒激發出來的,這一刻,這一脈之人狂喜無比。

至於葉玄?

早就被當成是個廢物的人,也不會有人認為他能夠進入神通境界。

……

“呼……”

房間內的葉玄緩緩撥出一口濁氣。

這一口濁氣,便是開脈之後排出體外的廢棄雜質。

如今開辟第十經脈,成功進入開脈境十重的葉玄,體外覆蓋著一層淡淡聖光,好似天人一般璀璨耀眼。

“開啟第十經脈,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葉玄皺起了眉頭,自己也並不清楚究竟為何會如此。

開辟第十經脈,彷彿是打通了天地之橋,

但既然已經進入了開脈十重境,他便也不去多想,如今的葉玄,隻覺得他的修為儘數恢複,就算再麵對那個大皇子葉正,他頃刻間即可鎮壓!

“吱——”

葉玄修行完畢,推開房門。

“四皇子,這是培基丹,我去宗府給您領來了。”

一個俏生生的女子站在門口,見到葉玄走出來,頓時一臉喜悅之色的走上前去。

這女子膚色白皙,身段婀娜略顯瘦小。

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充斥著嬌柔之色,看起來年歲十七八,如此年華正風華正茂,即便是穿著粗布宮衣,也難以掩蓋此女的盛世容貌。

此女謹小慎微的性格,又更是給她增添了一份楚楚可憐的嬌媚感。

葉玄見狀微微一笑,走上前去抓住了此女手掌。

“詩雅姐,辛苦你了。”

葉玄取過培基丹,隨即皺了皺眉頭。

此物乃是所有參與過祭祀儀式之人每月都能領取到的東西,一般來說每月都能領取三份,但這裡,卻隻有一份。

“四皇子,是我冇用,宗府以您冇有覺醒真元為由,剋扣了兩份培基丹,我……你懲罰我吧……”

王詩雅急匆匆的跪在地上。

這王詩雅乃是三年前,葉玄在皇城外的妖獸山脈曆練時,意外遇到的人。

當初此女身負重傷,被人遺棄。

所幸她遇到了葉玄,被葉玄救回皇宮中,從此便成為了葉玄的貼身婢女。

不過這王詩雅素來嬌柔,性格也是柔弱無比,冇少在這皇城中被人欺負,再加上當初在妖獸山脈中受過重傷,至今都並未好轉,故而葉玄對她照顧有加。

“無妨,我如今也不再是什麼四皇子了,被人剋扣東西,也是正常的事情。”

葉玄笑了笑,有大皇子一脈在,他自然是不可能有好日子過。

下一刻。

葉玄扶起王詩雅,為少女擦拭著臉上的淚水。

可不經意間,葉玄卻發現在王詩雅雪白的肌膚上,竟然有一道通紅的巴掌印。

“怎麼回事?”

葉玄心中陡然一凝,一股無形殺氣瀰漫開來。

三年來王詩雅都陪在自己身邊,漸漸的也變成了葉玄極為重要的人。

如今葉玄失去四皇子身份,當初的宮女避如蛇蠍,早早就離開了葉玄。

隻有王詩雅一直陪伴在葉玄陳妃母子身邊。

就衝這份恩情,葉玄早已將王詩雅當成了自己的一個姐姐,絕非宮女!

如今王詩雅被人打了,葉玄心中自然是咽不下這口氣。

“是不是宗府的人乾的?”

葉玄眼中閃過一道冷芒,殺氣驟然凝聚。

“四皇子,這……這是奴婢不小心摔的,和宗府無關……”

王詩雅見到葉玄的表情變化,頓時惶恐不安的再度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