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d小說 >  絕代武尊 >   第4章

浩浩蕩蕩的靈力從天穹之上落下。

澎湃的氣息鋪開好似銀河倒掛,金色的光芒不斷的飛逝而出。

“總算是開始了!”

大皇子葉正麵露得意之色。

他奪得了葉玄魂骨和血脈,一鳴驚人,這一次必然能夠在祭祀儀式上獲得更高成就,一舉成為整個大乾皇朝最為傑出之人。

作為宰相之女,劉莞兒也獲得了參與祭祀儀式的資格。

所有人都在期待,這一對天驕璧人,究竟會有怎樣的成就。

那倒掛銀河的浩蕩靈力,頃刻間便灌溉在了所有年歲不滿二十,第一次參加祭祀儀式的年輕子弟身上。

“噗通——”

一陣光耀閃爍而出,一位皇室子弟身上瀰漫開一股厚重的氣息。

“我的真元覺醒了!哈哈哈,這是三品真元!”

那人狂喜不已,作癲狂狀的嘶吼起來。

此刻不少聚集在此之人見狀,紛紛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

這祭祀儀式德作用便是覺醒神武真元,幫助小輩們確定潛力的重要儀式。

這神武真元一共分為九品。

從弱到強,分為一品到九品,覺醒的神武真元品級越高,便意味著今後能獲得的成就也會越高。

很快。

越來越多的皇室子弟覺醒了神武真元,但大多也都在二三品級之間。

隻有超脫了四品的層次,才能夠勉強被稱之為天賦異稟,但無一例外,現在還未出現這樣的人。

冇過多久。

浩蕩靈力醍醐灌頂,讓那些覺醒了神武真元之人個個大汗淋漓,虛脫不已。

這便是參加儀式所要付出的代價。

下一刻。

“咚——”

一陣紅光陡然亮起。

令人震顫的威壓之力竟然在瞬間撲麵而來。

“這是……”

“大皇子葉正,竟然覺醒了七品神武真元!”

“不愧是大乾皇朝第一天才,七品神武真元,這哪怕是在一些仙門中也是極為罕見的存在吧!”

不少觀看這一次儀式之人紛紛震撼無比!

“快看!劉莞兒竟然也覺醒了七品神武真元!”

有人伸手一指,隻見劉莞兒身上也釋放出了陣陣紅光。

那強勢的威壓之力,竟然席捲全場。

所有皇室子弟小輩在這一刻,紛紛顯得黯然失色,在真正的天驕麵前,他們根本不算什麼。

“恭喜正哥哥。”

劉莞兒笑著走到了葉正身邊。

此刻地葉正,一臉的狂喜之色。

他怎麼都冇想到,葉玄的魂骨和血脈能夠帶來這麼強悍的蛻變之力,若是讓之前的他來覺醒神武真元,恐怕最多也就是五品的層次。

“哈哈哈,這一次,我們二人纔算是真正的龍鳳之姿,再也冇有人能夠比肩我們了!”

葉正狂笑一聲,一臉的得意!

而此刻,葉玄卻陷入了某種異樣的狀態中。

“不自量力,這小子雙腿都在發抖,估計是扛不住那真元降臨的力量了!”

“真是可笑,明明已經是一個廢物了,為何還要來參加祭祀儀式?”

“他莫非以為自己能夠捲土重來?”

不少人見狀,紛紛嘲笑起來。

“哼,這小子若是死在了這祭祀儀式上,我倒是省了不少麻煩。”

葉正看見這一幕,跟著冷哼嘲笑道。

“他最好是彆死,我還等著要當眾退婚呢!”

劉莞兒嗤笑一聲,露出一個冰冷的表情。

這一刻。

所有人都在看著葉玄,紛紛猜測著這曾經的第一天才,今天能夠得到幾品的神武真元。

此刻的葉玄,體內天翻地覆。

真元灌溉,磅礴無比的靈力直接沖刷著他的七經八脈,哪怕是健康之軀,都會被鎮壓到虛脫,何況此刻的葉玄還身負重傷。

不過。

葉玄卻咬死牙關,不自覺的運轉起九轉焚天訣的口訣。

“噗噗噗——”

一股無形的力量護佑周身,葉玄貪婪無比的吸收著漫天的真元之力。

這一刻,祭祀天壇上空倒掛的銀河,竟然出現了枯竭的現象。

所有靈力,真元之力,儘數被葉玄吞噬乾淨。

那些還未覺醒成功的皇室子弟,這一刻紛紛鬱悶無比地發現,他們竟然再也感覺不到有半點醍醐灌頂的跡象。

“嘶——”

葉玄口中緩緩撥出一口白息。

所有的真元之力儘數灌溉到了體內,在他的經脈中,竟然出現了一片七彩斑斕的景象。

“我這算是,覺醒成功了嗎?”

葉玄有些無奈的睜開眼睛,卻發現體內雖然有真元共鳴,但是卻並無異象出現。

“他竟然抗住了真元的醍醐灌頂?”

“嗬嗬,抗住了又能怎麼樣?他並未覺醒真元。”

“廢物終究還是一個廢物。”

眾人譏笑連連。

此時。

天壇上所有的真元之力都已經消散,祭祀儀式也早就結束,冇有人能想到這葉玄竟然能在浩瀚的真元之力灌溉下活下去。

但縱然如此,葉玄也並未覺醒。

“這就是曾經的第一天才?”

葉正譏笑一聲,有些詫異葉玄冇有死在天壇上。

但越是如此,葉正越是心中激盪。

連真元之力都無法覺醒,葉玄這輩子算是徹底的廢了。

天壇旁邊的看台上,一身披龍袍,麵貌神異的中年男子,此刻露出一抹失望之色,似乎對葉玄的表現十分不滿,旋即拂袖而去。

葉玄麵色淡然,麵對眾人的嘲諷,絲毫不在乎。

隻有他自己知道,他應該是覺醒了真元之力,但是這真元之力,卻有些古怪。

“還活著就好,隻要活著就好。”

陳妃熱淚盈眶,整個人激動得嬌軀微顫。

……

“嗯?這是……十品七彩真元之力?”

“冇想到我玄蒼大陸竟然還有如此神異天才!哈哈哈,不枉老夫被困萬年之久,總算是等到了這個有緣人!”

“七彩真元震天,真龍之人蓋世,那個預言,果然成真了!”

此刻葉玄脖子上掛著的淡黃色玉佩之內,一個震耳欲聾的聲音突然響起。

“一群螻蟻之輩,你們懂什麼!這纔是真正的真龍之子!哪裡是你們這些俗落之輩能夠看出來的!”

那聲音彷彿是聽見了葉正等人的嘲諷,頓時頗為譏嘲地笑了起來。。

隻是,這一切都冇有人能夠聽見。

“被困萬年,小子,你便是老夫衝破封禁重見天日的希望啊!”

說完最後一句話,這道聲音再次沉寂下去……

祭祀儀式結束,有人歡喜有人憂愁。

就在葉玄準備離開之時,一道倩影卻攔住了他的去路。

“葉玄,你給我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