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d小說 >  絕代武尊 >   第3章

葉玄被葉正劉莞兒伏殺後。

正巧被這天地間的一縷殘魂看中。

那殘魂想要乘人不備,強行奪舍占據葉玄的身軀。

隻可惜,怨念沖天的葉玄卻借勢反噬了這道殘魂。

這道殘魂原本名為懸酒道人,乃是一遠古仙宗之內的強者,但因為某些原因,宗門破滅,那懸酒道人也落得個留有殘魂的下場。

葉玄將這懸酒道人反噬後。

便完美的繼承了懸酒道人的所有武學,功法,道韻。

正巧這懸酒道人的記憶中,便有一卷名為九轉焚天訣的功法,根據模糊的記憶,似乎當初懸酒道人所在的仙門便是因為這一卷功法而滅門。

而九轉焚天訣修煉之後,還有一把刻錄在靈魂之中的武器,名叫九轉焚天劍,乃是世間至寶!

若要修行這九轉焚天訣,便需要捨棄自己原本的修為,破釜沉舟,破而後立。

懸酒道人捨不得自身修為,但如今卻便宜了葉玄。

葉玄正巧符合這修行的標準!

“涅槃重生,龍遊九天!我雖然被奸人謀害,但卻因禍得福!”

葉玄苦澀的一笑,自視體內經脈。

天才淪落到廢物,不過是一瞬之間。

但好在如今的他又擁有了重新崛起的資本!

“既然我得了這機緣,便要好好修一修這九轉焚天訣!”

葉玄打定主意,瞬間調動出記憶來。

金光閃爍之中,在葉玄腦海中浮現出一片細密文字。

“這……”

葉玄愣住,頓時雙腿盤坐,一道道金光璀璨的文字竟然在身邊浮現出來。

“這功法,如今我竟看不出等級來?”

葉玄怎麼也想不到,那懸酒道人私藏的這九轉焚天訣竟然是如此神妙之物。

功法竟然還看不出等級,葉玄很是震驚。

這天地間萬物萬法皆有品級。

功法,武學都可分為天地玄黃四階,天地玄黃之上,還有步塵、入微、混沌、開元等等。

而每一階,又詳細劃分區彆,由強到弱,分彆是九品。

這九轉焚天訣,赫然是超越天階的存在,若是天階,葉玄絕對可以看出來。

玄蒼大陸之上,彆說是天階功法,就連地階功法都珍稀無比。

至於大乾皇朝中,最高層次,也不過是玄階的功法罷了。

“有了這卷功法,看來今後我要複仇也不會太過遙不可及了……”

葉玄嘴角微微一勾,不由自主的運行起九轉焚天訣。

下一刻。

一股股玄妙之氣在其身上遊動。

若是此刻有人闖入這間屋子,一定會感受到其中奧妙無窮,哪怕是呼吸一口此處空氣,都會讓人立刻頓悟。

這。

便是頂級功法的作用。

……

翌日。

皇城皇宮。

下了一夜暴雨,但這皇城天壇內外,卻乾燥的好似從未經曆雨水般整潔。

無數皇室子弟,文武百官彙聚於此。

今日,便是大乾皇朝皇室中,年不滿二十之人進行神武真元的覺醒儀式。

“快看!那是大皇子葉正!”

“不愧是咱們大乾皇朝第一天驕,嗬嗬,看著樣子,已經有了開脈九重的實力了吧。”

“是啊,僅僅隻差一步之遙,便能夠突破到神通境界!”

眾多小輩議論紛紛,不少大臣們也都是頗為欣賞地盯著葉正。

一月前,這大乾皇朝的第一天才還是葉玄。

但誰能想到,葉玄竟然一夜之間成了廢物,經脈儘碎,再也無緣修行之路。

正巧奪得了葉玄魂骨和血脈之力的葉正,此刻便大放異彩,成功崛起,取而代之,成為了無數人心中新一任天驕。

“這葉正還真是了不得,看起來也不過二十,竟然能夠達到開脈九重的實力。”

“嘿嘿,他雖然天賦異稟,但曾經的葉玄可是直接突破到了神通境界。”

“說他乾什麼,晦氣,那已經是一個廢物了,也配和大皇子相提並論?”

不少大臣們紛紛說道。

成王敗寇,他們心裡清楚得很。

曾經或許需要巴結巴結葉玄,但如今葉玄成為廢人,便在他們眼中失去了利用的價值。

反觀葉正,他纔是今後要繼承大統的人。

“正哥哥,聽說昨日葉玄暴起殺了一個太監,此事是真是假?”

不多時,一個妖豔女子邁著蛇步走到了大皇子葉正麵前。

此女便是那當朝宰相之女劉莞兒。

葉正相貌倒是英俊不凡,隻可惜一雙眸子卻有些妖異的紅光,怎麼看都不像是個正道之輩。

“嗬嗬,確有此事,不過莞兒妹妹不用擔心,廢物就是廢物罷了。”

葉正笑著說道。

“倒也是,畢竟曾經達到過神通境界,打死一個普通太監不算什麼。”

劉莞兒捂嘴輕笑,眼眸中帶著一些輕蔑之色。

“不知道他今日會不會來參加祭祀儀式,若是不來,那他倒也不足為慮了,今後貶為庶民,對我們再無威脅。”

葉正淡然說道。

“嗬嗬,我倒是希望他能來呢。”

劉莞兒嘻嘻嗬嗬的笑道,扭動著身姿朝著葉正靠了靠。

“哦?怎麼你對他還有些舊情?”

葉正嘴角一勾,不露痕跡的在劉莞兒的翹臀上拍了一把。

“當然不是,他若是敢來,今日我便要當眾退婚,再羞辱他一次!我想陛下一定不會允許自己的兒子被人退婚吧,到時候即便是這葉玄不死,也絕對不會有好下場,陛下也會將他貶為庶民。”

劉莞兒嬌嗔著翻了個白眼,和葉正的打情罵俏,完全不顧忌任何人。

“祭祀儀式即將開始,若有未到者,罰!”

此刻,吉時已到。

站在天壇上的一位老者麵無表情,張口冷酷說道。

“看來那廢物是不敢來了。”

葉正掃了一圈,都不見葉玄的身影,頓時譏誚一笑。

“不,他來了。”

劉莞兒麵色陰沉,看向不遠處緩緩走來的一個黑袍少年。

那人邁著堅定不移的步子,臉上雖然還有一片慘白之色,可雙眸中卻好似有熊熊烈焰燃燒而起。

那。

便是葉玄!

“葉玄!那是葉玄!”

“這個廢物,竟然真敢來參加祭祀儀式?”

“他不要命了?祭祀中的醍醐灌頂,他這重傷之軀能抗住?”

無數人紛紛側目,但更多的是落井下石的嘲諷。

葉玄一步步走來。

將這冷漠的眼神儘數收下。

曾經。

他們麵對自己要畢恭畢敬。

如今。

他們卻個個將自己當成了瘟神。

但這都不重要。

葉玄此來,隻是為了神武真元罷了。

“玄兒……”

陳妃看著自己的兒子竟然真的來了,整個人頓時變得憂心忡忡。

天壇之上的老者淡然的一瞥葉玄,並未有絲毫的感情波動。

“人已到齊,五年一度祭祀儀式,開!”

隨著這老者一聲令下,片刻後便有一重金光從天壇四周浮現出來。

轟——

一陣渾厚的氣息鋪展開來。

道道靈力宏偉降下。

這一幕,好似天仙降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