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來,兩位新人快站一起……誒對的,就這裡。帥哥美女笑一個……”

攝影師拿起相機拍著他們兩個人的結婚證上麵的照片,對著鏡頭說道。

這位攝影師是為老爺爺,在民政局工作了有幾十年了,這拍照技術可謂是爐火純青。

楚晴雪和盛延軒站在一塊兒,兩個人看起來郎才女貌十分搭配。

“哇塞,這張照片簡直太好看了,你看這位女士笑得很多美,男士也笑得很俊,兩個人簡直就是金童玉女。”

老爺爺拿著洗出來的照片看了半天,不停地讚歎著他們兩個人的相配程度,還說這兩張照片是最漂亮的,讓人賞心悅目,也能讓兩個人心裡舒坦。

盛延軒和楚晴雪聽著老爺爺的誇獎,不由笑了笑。

“您說得多,確實很般配。你覺得呢?晴雪。”盛延軒將視線投向楚晴雪,對她溫柔地說道。

楚晴雪也回以一個溫柔的笑容,笑著回答道:“好看,我很喜歡。”

這是楚晴雪的真心話,照片裡兩個人俊男美女是多麼的般配啊。

抬起頭看著盛延軒也癡迷地看著這張照片,他也很喜歡吧。

此時的場景真的很像一對相愛的夫妻,可惜啊他們隻是契約夫妻罷了。

楚晴雪苦笑著,她多麼希望真的她和盛延軒結婚而不是逢場作戲。

老爺爺摸了摸自己白花花的鬍子,開懷大笑說道:“我在這裡這麼多年,見過太多新婚夫妻。倒是第一次和新婚夫妻說這話,我隻希望你們能長長久久幸福快樂一輩子,哈哈哈,好啦,你們快去戳鋼印吧。”

長長久久嗎?

楚晴雪也希望能長長久久……

“會的,我會和我老婆永遠在一起的。”盛延軒一把摟住發呆的楚晴雪,深邃的眼神裡閃爍著堅定不移的光芒。

他和楚晴雪的婚姻,是不可能有假的。

他不會允許任何人拆散他們,誰也休想把他們分開,連楚晴雪本人也不可以。

楚晴雪聽見這句話從盛延軒口中說出來的話,整個人不由一震,她的心裡有種難以言喻的感受。

這句話讓楚晴雪的心裡暖融融的。

“對吧,老婆。”盛延軒又問了一遍,他眼裡含著笑看著楚晴雪,眼眸裡全是溫柔和寵愛。

他的眼裡隻有她一個人,再無其它。

“對......對。”楚晴雪有些慌亂,不知所措地回答。

雖然這句話是她內心最渴望的,但是她害怕這都是盛延軒演的戲。

二人坐在桌前,看著工作人員做兩本結婚證戳下鋼印,蓋上鋼印,楚晴雪與盛延軒就是合法夫妻了。

這時,工作人員將結婚證給他們,對著盛延軒和楚晴雪說道:“祝你們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謝謝你。”

盛延軒微笑著接過結婚證,牽起楚晴雪的手往外走。

站在門口的鄭民正在翹首企盼著,他看到楚晴雪和盛延軒出來趕忙跑到楚晴雪身旁,笑眯眯地看著楚晴雪,問道:“老闆娘,怎麼樣?有冇有很高興啊?”

楚晴雪點了點頭,臉色紅撲撲的,看上去就像蘋果似的嬌豔欲滴,她笑得甜蜜,對鄭民說道:“嗯,很高興。”

鄭民也是笑著點了點頭,看著楚晴雪和盛延軒手上的紅本本。

他心中的一塊石頭落了下來,嗚嗚嗚自己家總裁總算是嫁出去了。

“老闆娘新婚快樂,給我看看你們結婚證唄。讓我這個單身狗也沾沾結婚的喜氣,說不定哪天就找到老婆了呢!”

鄭民笑嗬嗬地看著楚晴雪,眼睛彎彎的,看上去很是希望蹭蹭這喜氣的模樣。

楚晴雪見鄭民這麼開心的樣子,也不忍心拒絕,便遞給鄭民看著他手裡的結婚證說道:“喏,這個就是我們結婚證,這是我和他的合照。”

鄭民一下子90度鞠躬,畢恭畢敬準備接過這光榮的結婚證,畢竟可是自己給總裁指導戀愛才能拿下楚小姐這個大美人呢。

這個結婚證,就是對自己戀愛大師的認可!

誰知道下一秒鄭民就被老闆盛延軒踹了一腳,盛延軒冷冷地對鄭民說道:“彆拿你臟手碰我和晴雪的結婚證。”

“......”

鄭民表示自己家老闆怎麼是這麼個大醋精!

“總裁,就看看而已……”鄭民忍不住反抗一句,但是接下來他後悔這麼做了。

盛延軒一個眼神殺了過來,頓時讓鄭民噤聲了,隻能乖乖地看著這結婚證,然後心裡默唸著:不看就不看,誰看誰是小狗。

楚晴雪見盛延軒一副小孩子鬨脾氣的樣子,忍不住笑出了聲。

盛延軒聽見了楚晴雪笑出的聲音,臉上的陰霾也一掃而空,牽起楚晴雪的手就往外麵走。

盛延軒留下了一句話給鄭民。

“原本總裁夫人替你說情,我還想不扣你獎金了。現在看來還是扣掉好,能讓你長長記性,彆老是天天想著工作外的事情。”

“老闆......”鄭民欲哭無淚,這結婚他可幫了大忙啊!

楚晴雪被盛延軒牽著往前走,聽見鄭民在身後無情哀嚎,轉過頭用著愛莫能助的眼神看著他。

鄭民,不是總裁夫人我不幫你,是實在怕幫了你,你明年獎金也被扣了。

“轉過來,不準看他。”盛延軒

看見楚晴雪回頭看著鄭民,頓時不滿意地喊道,他的老婆是應該看著他。

“哦......”楚晴雪聽見盛延軒這麼霸道的話,隻好乖乖轉過頭,看著盛延軒。

“這才乖!”

盛延軒滿意地拉著楚晴雪繼續朝外麵走去。

等到走遠了看不見鄭民時,楚晴雪拉了拉盛延軒的衣角,探著頭好奇地問道:“盛延軒,你剛剛是吃醋了嗎?還是說你在演戲?”

盛延軒聽見楚晴雪的疑惑,他笑了笑,冇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道:“你覺得呢?”

盛延軒這麼問,楚晴雪也隻好搖了搖頭,“我不敢確定。誰能猜得透狐狸的心思呢?”

盛延軒看見楚晴雪那副模樣,笑了笑。

“猜不到那就不告訴你,慢慢猜吧。”

盛延軒纔不承認自己吃了飛醋。

這話讓楚晴雪的心裡有些失落,但是卻也不想再問了。

他既然不願意說,那就不要強求了。

楚晴雪心裡多半猜測是這隻壞狐狸又在演戲給旁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