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d小說 >  假麵騎士之深淵帝騎 >   第9章

這種窺視感簡直讓沐曉渾身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怨毒,陰冷,充滿了濃濃的惡意。

“不管了!先去山頂!”

抹了把額頭上滲出的冷汗,沐曉一咬牙,腳下加快速度,準備離開現在的這片區域。

也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一根柔軟滑膩的東西突然纏住了沐曉的右腿,然後使勁一拽,要將沐曉拖進旁邊半人高的雜草叢中。

突兀的拉扯,讓沐曉當即重心不穩,整個人直接被拽倒在地上,並且正不停的被拖往草叢中。

“草!”

沐曉大吼一聲,想也不想,揮刀斬向纏住自己右腿的東西。

噗嗤~

鋒利的長刀斬下,那根滑膩的東西當即被一分為二。

“嘶!!”

也就在這時,一聲尖銳的嘶叫聲從草叢後方響起,好似蛇類的嘶鳴。

剛一脫困,沐曉一個懶驢打滾從地上爬了起來,雙手握刀,一臉戒備盯著草叢的方向。

啪嗒~啪嗒~

地上被沐曉斬斷的那截滑膩東西還在一抽一抽的蹦彈著,沐曉下意識看了一眼,眼睛立即眯了起來。

這是一小截舌頭,斷口處流出了一灘淺綠色的粘液,被斬斷後,現在還在一蹦一蹦的,像條被腰斬冇死透的蛇。

“嘶!”

草叢中的怪異嘶鳴聲越來越刺耳,似乎要將沐曉的耳膜給刺穿一樣。

哢吧哢吧…

緊接著,一連串樹枝被折斷的聲音響起,沐曉感覺到腳下的地麵開始微微抖動起來。

下一刻,在沐曉瞬間猛縮的瞳孔中,一大團巨大的黑色陰影開始移動,從草叢後方朝著他這邊慢慢走來。

“這是…”

看著眼前巨大的事物,沐曉頭皮發麻,腳下不由自主的開始後退。

這是一顆樹!一顆大榕樹!

高約十米,樹乾足有兩人合抱粗細,此刻這顆樹已經拔出了樹根,濃密的樹根形成了兩條人腿的形狀,正在朝沐曉一步步走來。

若是如此也就算了,關鍵是這顆大榕樹的樹乾上,長著一個女人!

女人**裸的麵對著沐曉,眼睛血紅,滿頭黑髮雜亂的蓋在臉上,她的後背已經和這顆樹長在了一起。

剛纔纏住沐曉腿的東西,就是這個女人的舌頭!

“跑!”

看到這一幕驚悚的情景後,沐曉可冇有去欣賞女人姣好身材的心情,他腦中念頭剛閃,雙腿已經先念頭一步,轉身就往山頂上跑去。

轟!

就在這一刻,沐曉幾乎剛剛離開,一根粗壯的樹枝就已經砸了下來,把他原先站立的地麵砸得四分五裂。

一擊不中,長在樹乾裡的女人更加的憤怒了,她臉色猙獰,如同地獄裡爬出來的惡鬼,一步一步朝著沐曉追去。

女人的步子走得不快,但是基於她龐大的體型,幾乎每一步都能跨出去七八米,正在慢慢的拉近和沐曉之間的距離。

“日了狗!這特麼是什麼鬼東西!”逃命中,沐曉心底破口大罵著。

嗚~

呼嘯的破風聲從背後響起,沐曉後背汗毛倒豎,他連忙弓起身體,往左側就是一個懶驢打滾。

轟!

下一瞬,一根將近半米粗的樹乾砸在了沐曉先前的地麵上,就像是原地丟了顆手雷,堅硬的水泥地麵頓時被砸出了一個小坑。

碎石飛濺中,一塊水泥碎片劃過沐曉的臉頰,直接在他的右臉上犁出了一條四五公分長的血口子。

“草!老子的臉!”

沐曉心中又驚又怒,不過他卻也來不及多想,冇命的往前繼續狂奔著。

轟轟轟!!

炸響聲不斷,沐曉每一次都險之又險的和襲來的樹乾擦肩而過,濺起的碎石碎木塊,時不時的就給他的身體上開出數道血口子。

太難了!若不是因為沐曉常年鍛鍊身體,神經反射速度也算不錯,否則他早就被砸死了!

在這種情況下,沐曉連變身的機會都冇有,這隻怪物的攻擊太過緊密了,稍有不慎就會被砸死。

況且,插卡變身也不是那麼簡單了,尤其是在這種亡命奔跑的情況下,卡能不能插準卡槽都難說。

畢竟驅動器上的卡槽就那麼大一條縫,一旦分心去插卡變身,身冇變成不說,估計就被後麵的怪物一樹乾給砸成肉泥了。

“怎麼辦?怎麼辦?”

沐曉眼睛通紅,身上流出的血已經染紅了他的衣物。

正當沐曉心生絕望之時,前方出現了一座三層小彆墅。

看到彆墅,沐曉眼前一亮,腳下猛的再次加快了三分速度,一頭紮進了已經破損的彆墅大門中。

看到沐曉的身影被彆墅遮擋住了,榕樹怪手上動作絲毫不停,揮著幾根半米粗的枝乾就開始拆房。

轟隆隆!

樹乾每一次砸下去,這棟彆墅就會有一麵牆壁被砸壞倒塌,一時間,白茫茫的灰塵瀰漫在空氣當中。

圍牆,小院假山……在榕樹怪的麵前,這些鋼筋水泥就像是豆腐做的似的,一觸即潰。

與此同時,沐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爬上了這棟彆墅的樓頂陽台。

站在十多米的高度上,沐曉的視線堪堪和榕樹的樹冠齊平。

看著下方還在繼續拆房的榕樹怪,沐曉嘴角勾起一抹猙獰的笑容。

“原來…你看不到上麵!”

說完,沐曉手一揮,把深淵帝騎變身卡插入了驅動器卡槽中。

灰白色的淡淡光芒亮起,九道虛幻的帝騎身影閃爍周身,隨即合為一體,在沐曉身上形成了深淵帝騎裝甲。

接著,沐曉取出必殺技騎士踢技能卡,輕輕往驅動器卡槽裡一插。

“額…冇插準,那再來一次!”

沐曉嘴角笑容僵住了,隨後,他接著又插了一次。

哢吧!

一聲脆響後,一道機械電子音從驅動器裡傳出。

“終極攻擊駕馭!帝帝帝騎!”

隨著提示音響起,一股灰白色的光暈從沐曉身上散發出來,快速的朝著他的右腳上彙集過去。

“死吧!”

下一刻,沐曉怒吼一聲,腳下猛跑幾步,然後猛的躍到半空中,朝著下方的榕樹怪一記飛踢踹了下去。

也就在沐曉飛踢下去的同時,十幾張灰白色的騎士踢技能卡片憑空出現,從彆墅陽台上開始蔓延而下,一直頂在了下方女人的腦門上。

似乎是察覺到了危險感,榕樹乾上的女人抬頭看向上方,雜亂的髮絲下,一雙血瞳中倒映出沐曉從天而降的身影。

就在最後時刻,女人操控著兩根半米粗的枝乾擋在了身前。

轟!

下一刻,巨大的爆炸聲響起,兩根半米粗的樹乾被沐曉一腳給踢成了碎木屑,接著,去勢不止的騎士踢踹在了女人的胸膛上。

雖然騎士踢的力量被兩根樹乾給消耗了大半,但剩餘的力量依舊很驚人,直接在女人的胸膛上踹出了一個大腳印子,兩坨……咳咳…都被踹成了飛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