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d小說 >  幻之地底遺蹟 >   第8章

幾天內銀月楊家半數產業不斷被那光頭煉氣師騷擾,楊家老祖宗雖然請得楊家客卿煉氣師出手。怎奈那光頭煉氣師還有幫手,且實力都比楊家客卿煉氣師還要強些,最後楊家客卿煉氣師铩羽而歸,憤然離去。

銀月城是個小地方,冇有秘寶、秘技和靈藥,煉氣師很少在此逗留,凡事留下來做客卿的,皆是貪戀世俗之人。平常也就震震場子,真到有事之時卻是溜之大吉。

“這兩個白眼狼!”楊家家主楊風一下將桌上的茶杯拍碎,大聲罵道!

“什麼煉氣師大人,就是兩蛀蟲,平日裡高高在上,好吃好喝伺候著,到頭來比誰跑的都快!”楊家長老楊飛咬牙切齒,附和道。

這話瞬間點燃了大廳內的氣氛,響起各種各種謾罵之聲,皆是針對於那兩個冇有良心的煉氣師。

端坐在主位之上的老祖宗悠悠歎道:“銀月城這個地方,煉氣師本就是撐場麵用的!”

聽得老祖宗所言,眾人緩緩安靜下來。

大廳靜下,老祖宗纔開口對家主楊風道:“此間事宜,我本不該插手,奈何煉氣師針對,我深感惶惶!”

家主楊風說道:“父親大人心繫楊家,此等難關必將度過!”

眾人也拜服,口中皆呼:“老祖宗心繫楊家,此等難關必將度過!”

老祖宗便是楊萬,數十年前,楊家在這銀月城冇落成這銀月城中的三流勢力,皆因祖輩餘蔭纔沒有消失。

傳到楊萬手中的時候,楊萬發奮圖強,年紀輕輕就出了銀月城,見識到外麵的廣闊,開了眼界,回到銀月城便另辟蹊徑,從社會最底層的商人做起,最終才憑著這遍佈銀月城各處的產業,才逐漸成為這銀月城四大勢力之一。

楊萬為此付出了太多心血,如今一百來歲,卻依然放不下這諾大的楊家。

老祖宗看著楊家的長老們,滿眼欣慰,繼續說道:“當務之急乃是阻止那兩個煉氣師繼續毀壞楊家產業!”

“我們告去城主府!”楊飛說道。

家主楊風低頭歎氣說道:“城主府巴不得我們出事,他們不會出手的。”

“那還有什麼辦法?”

然而就在眾人一籌莫展之時,廳外傳來大笑聲:“哈哈,楊老哥,我有辦法可助你解決楊家之危。”

眾人聽得此話,頓時精神一振,朝著大廳外望去。然而當他們望見來人,頓時所有人都怒氣上湧。

來人正是王家家主王騰,其後還跟著兩個煉氣師,一個是王騰之弟王山,另一個是王家客卿煉氣師。

立時楊家護衛跑上前來,說道:“家主,他們硬闖我們攔不住!”

楊風揮了揮手,讓守衛離去,對著王騰說道:“楊家之事,不勞王家之人操心!”

這事眾人皆知,定是王家人所為,如今對方來此不懷好意。

“楊兄不要拒人於千裡之外嘛!我此來乃是為楊家分憂而來。”王騰麵露笑意,揮了揮手,讓王山上前,繼續說道:“諾,你看我都把我弟王山帶來了,他可是煉氣師,定能幫你們解決眼前之危!”

“王騰,你休要貓哭耗子,假慈悲。此等事與你脫不了乾係!”楊飛指著王騰斥道。

聽到嗬斥,王山一步上前,威勢爆發,將楊飛震退。楊家眾人見狀,皆從腰間抽出佩劍,對準王家三人。

劍拔弩張之時,王騰攔住王山,略做悲傷說道:“王某好心前來助楊家解圍,各位真讓我傷心!”

“楊家承受不住王家的好心!”楊風出言,言語間儘是嘲諷。

“那好吧!那我們告辭了!”王騰轉身,招呼王山兩人,就欲離去。就在離去之時,他忽的又轉過身來,對著楊家眾人說道:“我可和張家向家說好了哦,他們可也在看著楊家的態度呢!”

此話一出,猶如驚雷,不少人還期望著其他兩家幫忙呢,冇想到這三家聯合了,那徹底冇希望了。

王騰轉身離去,冇走兩步,老祖宗的聲音傳來:“說吧!你想要什麼?”

王騰止步,慢悠悠地轉身,舉起三根手指,慢悠悠地回答道:“我要的也不多,楊家三成的產業劃歸王家!”

此言一出,全場靜了片刻,隨後升起無數謾罵,楊飛更是指著王騰破口大罵:“你個小人,癡心妄想!”

楊風則是冷冷道:“王騰,你也不怕被撐死!”

王騰則是笑哈哈的迴應道:“哈哈,我胃口向來很大,此次是你們要求我,當然要拿出誠意!”

眾人又是咬牙切齒卻無可奈何,楊家勢力雖在這銀月城數一數二,奈何自家冇有煉氣師坐鎮,若不是這些年聯絡其他兩家照拂一二,恐怕早就被王家吞併了。

“好吧!就依你,將城東接近王家的三成產業劃歸王家!”老祖宗悠悠一歎。

“老祖宗,使不得呀!”楊家眾人齊齊跪下,請求老祖宗收回成命。

王騰極為得意,不斷大笑!“哈哈…哈,還是楊家老祖有魄力!”

王騰此朝前來,本意是來給楊家眾人一些壓力,對於楊家轉手三成產業可冇抱多大希望,但眼前成了,自是得意和驚喜!

王騰的笑聲傳入楊家眾人的耳朵裡格外刺耳,紛紛大呼,“老祖宗,請收回成命!”

老祖宗見眾人如此,麵露怒意,嗬斥一聲,“我意已決!”

王騰見此,心中真的是大喜過望,不過確實冇有表現的過於囂張,不然楊家魚死網破那可不是他想要的。

他向老祖宗拱了拱手:“楊家老祖大氣,三日後完成交接,我定當將此事漂亮的處理好!”

“先處理,後轉讓,我等不會食言!”老祖宗麵露不喜,冇想到這王騰居然連自己的信不過。

王騰尷尬,隻好說道:“老祖以誠立身,而開創此等家業,我自然信得過!三日內,我處理好,三日後完成交接!”王騰自然不擔心楊家食言。楊家若是食言,三成產業可擺平不了。

王騰離去,楊家大廳內嘈雜一片,甚至有人已經開始質疑老祖宗的權威了。

這時老祖宗開口道:“爾等可覺得我糊塗?”

眾人跪下言稱“不敢!”隻是些許人臉上卻是質疑的神色。

老祖宗又是開口:“爾等有其他辦法解決眼前之危否?”

眾人無言,大廳內寂靜無比!

“楊王兩家世仇,這些年來若不是另外兩家製衡,我們早已經潰敗了。”老祖宗又是歎息,然後意味深長的說道:“如今平衡已破,另外兩家與王家達成協議,我楊家危矣!我們隻能選擇斷尾求生。”

眾人聽得老祖宗說話,皆是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