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嬋兒公主,我什麼時候可以進入燈泡的內部空間看上一看。”

這段時間萬輝獵取了許多妖獸,都放在了嬋兒公主那裡。

嬋兒公主說它要圈養這些妖獸,得了流光星砂,燈泡的內部空間已經有了部分實體,可以納入更多妖獸。

他也想進去看一看是怎麼圈養妖獸的。

“不急,你再為本公主找來流光星砂那樣的天材地寶,仙器內部空間穩定之後,就可以放你進來了!”

萬輝被噎得說不出話。

真當那樣的天材地寶是大白菜啊!

萬輝走到湖邊,那裡有一個自己搭建的簡易住處。

也正是在這裡,他找到了有關姐姐的訊息。

那是一塊刻了字的石頭——姐弟重聚,中州璿璣!

“中州璿璣?”

萬輝想著搖了搖頭,他並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隻知道中州距離這裡太過遙遠,這是南嶺最南端,普通修士終其一生也走不出南嶺地界!

他要變強的**更加強烈了!

他要去中州,要去找姐姐!

最後他毫不猶豫地張嘴咬下了整株妖血草,僅留下一個根莖。

據嬋兒公主所說,這株妖血草的根莖可以先留著,說不定以後可以重新繁殖,對它圈養妖獸有幫助。

隨著妖血草的入腹,萬輝的麵目變得通紅,彷彿承受著相當大的痛苦!

所幸,他堅持了下來,收穫是巨大的!

整整一夜,萬輝都在煉化妖血草的藥力。

猛地睜眼,他感覺自己臉下方的視野變得開闊了,他一個箭步衝到湖邊。

“嘿嘿嘿~”

萬輝看著湖水倒映著的影子,不禁笑出了聲。

自己的麵目終於恢複正常了!現在的麵龐竟然比前世要帥得多!

“你可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嬋兒公主的聲音適時響起。

“我變帥了!”萬輝對著湖中的倒影親了一口。

“嘔!鼻子冇了你不還是豬妖?”

“那你說是為什麼?”

“豬鼻子褪去是因為這個妖豬神魄中蘊含著一絲債龍的血脈,妖血草使其返祖。故而豬鼻褪去,你不妨檢查一下自身。”

萬輝聞言飛速檢查著自己的身體,發現自己的胸口之上倒著長出一枚鱗片!

逆鱗!

龍族的特征!

萬輝前世讀過許多誌怪小說,龍生九子,各不相同!債龍便是龍與豬生出的龍子!

真冇想到這株妖血草直接使他覺醒了一點債龍的血脈,說不定有朝一日能夠成就真龍身!

萬輝大喜,他雖然不知道這東西有什麼用,可料想必定不凡!

“這有什麼用?”萬輝指著鱗片問向嬋兒公主。

“你摳一下試試。”嬋兒公主的聲音雲淡風輕。

“疼!”在自己的手指摳動鱗片的刹那,一股鑽心的痛襲來!

“這就是了!”

“就這?”

“對!”

“……”

“是時候回去了!”

說著萬輝扛起長槍沿著妖龍澗往萬盛莊的方向走去。

如今他修煉妖帝經,看起來是靈胎境巔峰,但他同時也在修煉著神魄!

相信不動用妖豬的修為也能輕易擊敗萬塵峰!

他想到當日保下自己屍身的鄰居大叔,有些擔心。

蠻荒森林的河道並不好走,遠比水路難走得多。

萬輝走了一天也冇有回到萬盛莊,他也不知道到底有多遠。

天色已經接近傍晚,突然間他感到一陣心悸!

驀然回首,他發現一支箭矢裹帶著勁風從自己右側直直地朝自己的麵門襲來!

“有刺客!”

他大喝一聲,身體隨之向後一仰,躲過這必殺一擊!

緊接著右手迅速抬起,將那支箭牢牢抓在手中!

他仔細端詳著這支箭,箭體由百年樟木打造而成,上麵刻畫著複雜的圖案。

箭鏃為玄鐵打造,此刻正透發著幽幽寒光,一看就不是凡品。

“少俠好身手!”

一道青年的聲音傳來,語氣中帶著敬佩。

萬輝帶著怒色循音望去,隻見一個衣著華貴的英俊青年正笑吟吟地向萬輝走來,聲音正是從他口中傳出。

他後麵還有兩位類似打扮的青年見狀朝這裡趕來。

“這很好笑嗎?”

萬輝看此青年麵目上帶著的笑意,不禁氣不打一處來。

若不是自己身手夠快,恐怕已經再一次前往鬼門關了!

“你不是冇事嗎?”後趕來的人中有一個搶先開口。

“欸!話不能這麼說!”笑吟吟的青年瞪了一眼開口的人,又將頭轉向萬輝,

“在下李乘風,南王城人氏。方纔於林中打獵,險些誤傷閣下,深感抱歉!敢問少俠貴姓?”

李乘風收起臉上的笑意,對著萬輝抱拳。

彆人或許不知道萬輝剛纔的身手意味著什麼,李乘風卻是心中大動。、

自己方纔那一箭蘊含了神魄境之力!再加上以頂級材質打造的箭矢,縱然是神魄境中期的妖獸遇到也要飲恨!

可這青年分明是靈胎境修為,卻能輕鬆接下那一箭,實在不凡!

“免貴姓萬!”

萬輝抱拳回禮,對方態度還算可以。他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雖然心中不爽,還是朗聲開口迴應。

他說這話時感到一種說不出的彆扭,他本來姓陳啊!可青鸞界萬輝的記憶當中好像並冇有‘陳’這個姓氏!

“萬兄身手不凡,我平日最愛結交能人,可否賞臉到落雨城一敘?我將設下酒宴算是為閣下賠罪。”李乘風頗有禮數。

“冇空!”萬輝對這些紈絝子弟冇什麼興趣,他還有自己的事要做。

“你這是什麼態度!你可知他是誰?”旁邊那位青年又一次搶先開口。

“兄……”

李乘風到嘴邊的話被噎了回去,看著此人皺起了眉頭。

“與我何乾!”

萬輝自然是氣不打一處來,甩給對方一個臉色。

“他乃是鎮南王世子!還不為你的傲慢無禮向殿下施禮賠罪!”

“那又如何?世子?能讓給我當嗎?”

萬輝看著這個青年不禁有些想笑,這小子也太冇眼力界兒了,冇看到李乘風眉頭都皺起來了嗎?

當狗腿子也冇有這麼當的!

李乘風背後的二人隱隱以他為首,明顯李乘風的地位要高一些。

“想得美!怎麼可能給你當!”這青年說話明顯不過腦子。

“那就是了。既然不給我當我為什麼要施禮!

如果給我當,我就是世子,他得向我施禮!”萬輝調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