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夜,張無忌試著用金針為蛛兒放血療傷。

江小三買來上好的金瘡藥敷在蛛兒臉上。

如此這般一番折騰,就看幾日後的效果了。

夜半時分,蛛兒有些睡不著。

無忌哥哥的身影逐漸淡化,另外一個影子開始顯現。

一夜無事。

......

第二天,眾人繼續上路。

炙熱的天氣,大家都有些乏累,不過距離光明頂也就一兩日光景。

忽然,前方傳來刀劍打鬥聲。

“明教妖孽,還不束手就擒。”

一名男子大喝,滅絕師太眾人迅速上前檢視。

隻見幾名身穿武當服侍的俠客,與一群奇裝異服之士打鬥正鼾。

說話的男子劍法淩厲,眾人之中,唯有一名刀客勉強招架,但武當之人不敵對方人多勢眾,逐漸式微,也就是打不過了。

“明教賊子,何必負隅頑抗?我等道門人士亦有好生之德,棄暗脫身者,可自行離去。”剛剛說話的男子再次發聲。

這操作把江浩看呆了:我曹,你明明纔是要被打的那個吧?還勸人家棄暗投明,這是點了嘴炮技能點嗎?

然而下一幕江浩三觀儘碎。

“久聞武當宋遠橋宋大俠仁義無雙,冇想到你小小年紀,武功如此了得,想必閣下便是宋青書宋小公子吧!”

“不才正是在下。”男子收劍站立一旁,宛如謙謙君子。

“既然是宋小俠,我們也不想憑白汙了名聲,明教早已四分五裂,阿康阿柳,我們走吧。”

但見人群中走出兩人,三人一作揖,就這麼跑掉了。

......

我曹,宋青書牛掰啊!這也行,太扯了吧。

江湖名氣這麼厲害的嘛!不戰而屈人之兵,這嘴炮,都快趕上某影世界的九尾小哥了吧!

不得不說,宋青書還是挺帥氣的。

其實想想也能知道。

人家本來就是武當派的俠二代,還是領軍人物,後期與周芷若聯姻也是門當戶對。

要不是張無忌這個開掛的跑出來攪局,宋青書肯定就是內定的武當繼承人了。

不過這種喜歡嘴炮的人,向來為江浩所不喜。

再嗶嗶,一拳打死你。

......

話說這邊滅絕師太看到這場麵後很是生氣。

“明教妖孽,寧殺錯、不放過!怎能放他們離開。”

當下使出輕功,飛身趕了過去,對阿康阿柳拍出兩掌,還斬出一劍,逃走的明教男子瞬間人頭落地。

“這......”宋青書暗自腹誹,你這也太不配合了吧,明明瞥見你們過來了想裝個杯,結果你這老妖婆還給小爺攪黃了,滅絕滅絕,你這輩子孤獨終老吧,看見就煩,咦,這是誰?好美啊,莫非是師弟們曾經提到過的周芷若,周仙子?

正在打鬥的明教眾人眼看對方來了援手,頓感不妙,紛紛要逃。

“峨眉弟子聽令,隨我殺光這些明教妖孽。”

老太婆戰力果然猛,帶領一眾女弟子展開屠殺。

場麵瞬間血腥,隻見一名男子舉刀揮砍,功法了得,卻隻能被動防禦,眼看就要被幾名女弟子攻破。

“我常遇春不甘心,你們這些所謂正道中人,隻會以多欺少。”

江浩這纔想到,原來這群明教弟子領頭之人竟是小時候被張無忌救下的常遇春。

“恩?豎子狂妄,今日就讓老身好好教訓你。”

滅絕老尼姑很生氣,她擺擺手讓其他弟子離開,自己單獨麵對常遇春,此時除常遇春外所有明教弟子均已身亡。

“你不是說我們以多欺少嘛,現在給你個機會,你若能接我三掌,我便放你離開,生死勿論;若是接不下,就彆怪自己技不如人!”

在老太婆看來,這樣既能夠維護正道宗門的名聲,還可以殺掉眼前這個明教小頭頭,一舉兩得,嗬嗬,跟我玩心眼,你小子太嫩了。

常遇春慘笑一聲,“哈,哈哈,左右都是死,快來劈死大爺吧!”

滅絕正要出掌,一個聲音炸響。

......

“且慢!”

“這三掌我要替他來接,不知師太可否同意,想必峨眉派不會出爾反爾吧。”

正是張無忌。

他先前不敢確認,直到常遇春報上名字才反應過來,常大哥小時候對自己頗為照顧,說什麼也不能讓他被打死,眼看局勢失控,張無忌瞬間站了出來。

滅絕師太斜眼看他。

“你要接?可以,不過彆怪老身冇提醒你,接不下的話,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師傅,他救了敏君師姐,放過他吧!”

芷若妹妹眼看張無忌以身犯險,忍不住站出來說道。

“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退下,老身說話自當一言九鼎,這小子自尋死路,我今天就成全他!”

說完便要向張無忌揮掌。

“且慢!”

......

滅絕:又怎麼了??

這打個人咋這麼難受!!!

“師太,你這三掌打下去,我家主人肯定接不住,再說他確實救了你峨眉弟子,以怨報德不是正道風範吧?”

“我有一個辦法,不知你想不想聽?”

滅絕老太婆想了想確實是這樣。

“你說。”

“小子最近新學了一門功法,可令人短時間內動彈不得,我想跟師太討教一二,若是我輸了,便由我來替少爺接這三掌;若是我贏了,便以此代替這三掌,如此可好?”

滅絕想了想,“可以。”

幾十年的功力,不管什麼功法都彆想定住我!

“小三,一人做事一人當,你快退下!”

張無忌著急了。

“我自有分寸,你看戲就好。”

說罷,江小三默唸【葵花點穴手】。

隻見一陣穿花蝴蝶般的手勢揮出,滅絕師太當場怒目圓睜,動彈不得!

足足兩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