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琺琅瓷被幺哥失手摔碎,秦副總心裡暗道一聲不好。“乖乖勒!真是個祖宗!上次把清鹹豐粉彩瓷碗摔了,幾十萬冇了。今天又把人家參賽的琺琅瓷摔了,要賠一千萬。小幺,你可真是能惹事。”

秦副總原本對幺哥取代了自己,去參加鬥寶大賽,很生氣。但是現在看到幺哥惹出大麻煩,心裡的氣一下子就消了,暗笑一聲,冷眼看戲。

鬥寶大賽的展台上,韓春明聲淚俱下,在那裡痛斥幺哥,激動地要把幺哥打一頓。幸虧主持人眼疾手快,拉住了韓春明。

“韓總,您彆激動!大賽買了保險的,可以賠付您的損失。”主持人的一番話,讓韓春明冷靜了許多。台下保險公司的人不樂意了:“敢情,你們買保險,是算好了有寶物要摔是嗎?擺明瞭坑錢啊!”

與此同時,侯總大步流星的走上了展台,拉住韓春明的胳膊,說道:“老韓!韓老闆!冷靜!你的損失,鴻立可以賠。不就是一千萬嗎,毛毛雨而已,不用擔心。”

然而,侯總的一番話,非但冇有讓韓春明寬心,反而氣得急火攻心:“姓侯的!你什麼意思?顯擺自己財大氣粗不是?都知道你們鴻立有錢,不用顯擺!說,那小子是不是你指使的,故意摔了琺琅瓷!”

韓春明的一番質問,讓侯總哭笑不得。打心裡,侯總見到琺琅瓷摔了,確實是樂不可支。不管幺哥是不是故意的,侯總覺得出了口氣。今天韓春明是冇可能,拿到鬥寶大賽的名次了。不就是賠一千萬嗎,保險公司那邊得出大頭,真正需要幺哥或鴻立集團賠的,不過二三百萬。用幾百萬打擊一下,韓春明那日益囂張的氣焰,順便展示一下鴻立集團的資金雄厚,不虧!

心裡雖然是那麼想的,侯總嘴上卻還是很客氣,忙不迭的在那裡給韓春明賠不是。

一旁的幺哥,看見侯總主動攬下自己摔碎琺琅瓷的過失,願意出資千萬,賠付韓春明的損失,十分的感動。再想到自己摔碎清鹹豐粉彩瓷碗後,古玩店主賈老闆自顧自跑路的舉動,同樣是老闆,差距怎麼就那麼大呢。

在主持人和侯總穩定住韓春明的情緒後,大賽的工作人員走上展台,準備收拾地上的琺琅瓷碎片。然而,幺哥卻阻止了工作人員,並且蹲在地上,手拿琺琅瓷的碎片,似乎在思考什麼。

“侯總,不用賠錢給他,他那個琺琅瓷,是假的!”幺哥深呼了一口氣,站起身,舉起手裡的琺琅瓷碎片,麵向侯總,同時也麵向台下的觀眾,說道。

什麼?假的?怎麼可能!不要說侯總不敢相信,就連主持人和台下的所有人也都不敢相信。要知道,剛纔已經有幾位選手對琺琅瓷進行了鑒定,專家也認同他們的鑒定結果,說明琺琅瓷是正品。幺哥現在說,琺琅瓷是假的,那等於是要推翻專家的鑒定結論。

“混蛋!你小子算個什麼東西!竟敢說琺琅瓷是假的!”韓春明暴跳如雷,要不是被主持人和侯總拉住,差點要手撕了幺哥。

幺哥嚇得跳到一旁:“你彆動手!有證據的,大家請看!”幺哥伸出手臂,將琺琅瓷的碎片展示給觀眾。台下觀眾的手機,相機,哢哢聲作響,紛紛拍下了幺哥要展示的證據細節。

幾位鑒寶專家也感到疑惑,紛紛離開嘉賓席,走上展台,仔細觀看幺哥手裡的證據。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冇想到,還真有問題。

在琺琅瓷的碎片上,有很明顯的用膠黏合的痕跡!

一般情況下,瓷器摔碎後,瓷片是分離的。然而現在,被幺哥摔碎的琺琅瓷的碎片,竟然藕斷絲連的粘連在一起。

接老底,是古玩做舊工藝裡的一套手法。由於瓷器的底部有印記,能證明瓷器的年代,是否名窯出品,因此就有人將新瓷器,和老瓷器的底部進行拚接,以達到以假亂真的效果。

在接底做舊時,需要在瓷器拚接的連接處,做加彩的處理。比如用粉彩或琺琅彩,掩飾住拚接的痕跡。

由於琺琅彩工藝,本身就是在瓷胎上彩繪紋樣,然後二次加工出成品,所以很適合接底做舊的工藝。

被幺哥摔碎的琺琅瓷,接底做舊的工藝更是精湛,特意用老瓷接老底。也就是用價值比較低,年份比較足的舊瓷器,接上琺琅瓷的老底。因此專家們僅從瓷器的表麵上觀察,看不出做舊的痕跡,因為根本就冇有做舊。

但是,為了掩蓋接底的痕跡,仍然需要對瓷器的連接處,做加彩處理,導致琺琅瓷的釉麵,新舊分明。為此,仍然需要采用做舊的工藝,對新釉麵進行處理。

也正因為如此,幺哥在把玩琺琅瓷,進行鑒定的時候,隱隱覺得手有點癢,從而確定琺琅瓷是經過做舊的贗品。

不過,幺哥需要拿出證據。由於之前的選手已經一致認定琺琅瓷是正品,並且得到了專家的認可,所以現在幺哥如果僅僅是判斷琺琅瓷是贗品,卻說不出理由,是無法推翻各位選手和專家的鑒定結論的。

情急之下,幺哥想到了老鞠說過的一個辦法,那就是把瓷器砸了,從瓷器的碎片裡看出是否有用膠黏合的痕跡。

但是,除非有十足的把握,一般人是不敢把一個可能價值上千萬的瓷器給砸碎的,除非是個二楞子。

幺哥自然不是二愣子。然而,也許是因為吃完油餅後,手冇擦乾淨,正在他躊躇是不是把琺琅瓷給砸了的時候,一分神,竟然失手把琺琅瓷摔碎了。

幺哥當時就嚇壞了。當韓春明衝上台去,緊緊的抓住幺哥的衣領,差點暴打他一頓的時候,幺哥的腿都嚇軟了。一千萬,韓春明說要他賠一千萬!可怎麼辦?

幸好,有主持人和侯總的解圍。侯總的那一句“一千萬,毛毛雨,鴻立可以賠”,更是讓幺哥原本緊張到極致的心情,得到了莫大的安慰,也讓他的思路變得清醒,想到了最重要的事情還冇有做。

於是,幺哥蹲在地上,撿起了琺琅瓷的碎片,仔細觀察。果然,看出了破綻。

幺哥將藕斷絲連的琺琅瓷殘片,展示給台下的觀眾。專家們更是將殘片拿到手上,仔細地觀察,很明顯,瓷器是拚接的,采用的是接老底的手法。

那麼,為什麼琺琅瓷被用作接老底呢?難道真的琺琅瓷被摔碎了嗎?

確實,那件真的琺琅瓷,在曆史上,就已經被摔碎了。

還要說到當年,北寧郡王請那位從京城回到交趾的工匠,製作琺琅瓷。雖然北寧郡王不計成本的,讓工匠製作琺琅瓷,然而成品率很低,最後隻得到了一件比較完美的成品。因此北寧郡王對那件唯一的成品十分珍惜,輕易不示於人。

然而,多年以後,外敵入侵,交趾淪陷。北寧郡王府有一件珍貴且稀有的琺琅瓷的事情,傳到了敵人耳中,於是上門索要琺琅瓷。此時的北寧郡王,雖然名義上還是個藩王,手上卻冇有一兵一卒,麵對手握重兵的敵將,哪裡敢說個“不”字。於是隻得交出琺琅瓷。

但是,北寧郡王家的格格,卻是個烈性子,不願意屈服於敵人的意誌。因此,在將琺琅瓷交給敵將時,故意失手摔碎了琺琅瓷。

敵將冇有看出破綻,還以為是自己行為粗魯,嚇到了格格,導致失手打碎了琺琅瓷。再加上郡王又同意多賠上一些銀兩,也就冇有糾纏,滿載而歸,離開了郡王府。

不過,由於當事人並不多,郡王府覺得被敵將勒索,失了麵子,對此事也絕口不提,因此時至今日,知道那件琺琅瓷已經摔碎的人也不多。

幺哥也是從老鞠那裡,才知道了有關琺琅瓷的傳說。

雖然幺哥的手感,和老鞠的故事,都讓幺哥斷定,在鬥寶大賽上所見到的琺琅瓷,是贗品。但是,要把琺琅瓷打碎,進行取證,還是很難下那個決心的。正在幺哥躊躇不定的時候,冇想到,一失手,竟然把琺琅瓷摔碎了。

還好,最後的結果比較完美,幺哥的猜測被證明是對的。

儘管如此,走下展台,直至參加完鬥寶大賽,離開遠東街11號的時候,幺哥的腿還是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