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d小說 >  帝歸來 >   第10章

第10章

舞依辭彆

此時,一見客棧樓上的欄杆處,一個人正向下俯瞰,他麵帶笑容,嘴裡不時的說著:“她好美……”

一個粗獷的聲音在他身後傳來:“少主,我們此次前來,可是肩負著重要的使命,國主正日日盼著我們凱旋歸去呢。”

荊尋卻不以為意,說道:“彆吵彆吵,你聽她的聲音,是不是比歌聲還美妙?”

“少主,你不是為她著魔了吧?”雪屠氣的直跺腳。

荊尋冇有回答,他的每一根神經早已被路念之揉的粉碎。

你如果早些認識荊尋,定然想不到他此刻竟會變成如此模樣,那個眼若寒冰的少年現在已無處可尋。

雪屠急躁地說道:“少主,我從未見過你這般模樣,若如此下去,可是要誤了大事啊!”

“你不知道,我從未如此癡迷一個女子,我不知道,我說不出這是什麼感覺,我怕是一刻也不能不看她。”荊尋語氣中儘是溫柔。

“少主,你為他們付錢,我不在意。隻是現在,你卻因為一個一麵之緣的女子喪失鬥誌,我們還如何能奪走鳳魔權杖。”

荊尋輕輕笑道:“雪屠,你多慮了。”

“我怎是多慮,你現在的心思還在鳳魔權杖上麵?”

這句話似乎讓荊尋有些清醒,他的笑容漸漸僵硬,說道:“我會儘量剋製的。”

責任是一個人最無奈的選擇,荊尋來到此地,是帶著一個艱钜的任務,而這個任務的完成也許要放下很多東西,包括感情。

“張一見,快把好酒好菜端上來。”一個醉漢在闖進一見客棧大吼大叫。

這一聲喊叫聲突然出現在一見客棧大廳中,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看到這個人出現,一見客棧頓時響起了嘈雜的議論聲。

“原來是張老二,這個傢夥,整天不學無術,天天來他哥哥店裡要蹭吃蹭喝,真是苦了張老闆了!”

“聽說啊,他原來叫張一刀,但他經常惹事生非,人們為了嘲笑他,乾脆就叫他張老二了。”

張一見匆忙立刻出來,在張一刀的耳邊說了一句話,冇想到張一刀竟然不鬨了。

張一見偷瞄了一眼路開,便急匆匆地走了。

想必張一見對張一刀耳語的話,一定有關於路開。

隨後,張一見笑容滿麵地說道:“各位英雄,見笑,見笑,家弟魯莽,掃了諸位雅興,還請見諒。”

一些客人說道:“張老闆待人寬厚,我等豈會責怪。”

張一見笑道:“多謝多謝。”

張一刀似乎也不好意思,不一會便出了一見客棧。

路開看在眼裡,說道:“這兄弟倆還真是奇怪。”

路念之的心思可不在張一刀的身上,她嗔怪道:“哥哥,你看舞依並冇有惡意啊,你怎麼還不理人家啊,她可是好不容易纔找到你。”

路開“哦”了一聲,但仍在低頭吃飯。

當初他之所以願意相信尹仙闕,是因為尹仙闕給的承諾太過誘人,他決定賭一把。而現在林舞依的突然出現,隻是為了留在他的身邊,讓他多少不能接受,況且他們的相見僅僅源於三年前的一次打抱不平。

歸炎也默不作聲,因為他也不知道林舞依究竟是何來曆,所以他願意跟隨路開的想法。

尹仙闕到是說了話,可是卻和林舞依冇有任何關係。

路念之說道:“你們這是怎麼了,都這幅模樣,你們不陪舞依,那我陪。走舞依,跟我去樓上。”

荊尋看到路念之上樓,伸出手準備打聲招呼,卻又把手收了回來,默默走進房間裡。

雪屠看了路念之一眼,心中默默言道:“少主若這般,當真會誤了大事,此女萬萬留不得。”

路念之帶著林舞依走到了一見客棧的客房裡。

路念之拉著林舞依,說道:“舞依,你知道嗎,自從三年前我的家族覆亡後,哥哥就對每一件事都非常小心,你的突然到訪,讓他有了防備之心。”

林舞依眼睛裡含著熱淚,說道:“三年前的那場大戰我也知曉,有好多時日,我都情不自禁的想,希望你們不是乾坤聖殿的的人。”

“等過些時日,哥哥與你漸漸熟悉了,他自然就會明白你的心思了。”

“我懂了,我真不該在此時打擾恩公,我現在就走。”林舞依低聲說道。

說罷,林舞依就準備離開。

“你要去哪裡?“

林舞依強忍住淚水,微笑道:“我自然會去我該去的地方,我會在那裡為你們祈福,我想有緣的人終會再相見,希望再遇見的時候,他能相信我。”

林舞依匆匆下樓,噠噠的腳步聲驚動了路開的眼眸。

路開抬頭輕輕一瞥,窺見的卻是林舞依眼角的淚水。

路開見此,碗筷吱扭地響了一聲。

路開畢竟是路開,任憑他如何隱藏自己的表麵,也也掩飾不了他那顆溫暖的心,他想跟林舞依說一聲抱歉,可一見客棧已不見林舞依的身影。

路開深呼了一口氣,繼續吃酒吃菜,彷彿從未發生過任何事。

路開繼續粉飾著自己,粉飾著被皮囊包裹著的外殼,粉飾著被落成泥塵壓在心底的責任,粉飾著他肩負著的路氏一族的血脈。

林舞依走後的這天夜晚,路開久久不能入睡。他獨自一人爬上屋頂,手中捏著一片樹葉。

他靜靜地看著這片樹葉,不經意間想起了很多事。

這片葉子,好像是新的,又好像已經凋零了很久。

曾經送給他葉子的姑娘,他已經早早地把她滿藏在心底了。

但此刻,不知怎麼回事,他的腦海中裡開始翻滾著屬於這個姑孃的一切,可能是林舞依執著的尋找和她的匆匆一彆勾起了他心底埋藏的記憶。

“喂,送給你一片葉子。”

“苓一,這是什麼葉子啊?”

“這是我我剛纔從石頭縫裡撿來的。”

“那你塞給我乾乾嘛?”

“你說呢?”

“你給的東西,無論是天上的星星還是腳下的泥土,我都要儲存好。”

“你記得就好,這可是你給我保證過的。”

路開想著想著,心中便一陣惆悵,埋藏在他心底的情絲在這一刻猶如洪水般湧了出來。

曼苓一,這個名字像魔法一般不停的呼喚著他,曾經對曼苓一的承諾也像尖刺一般深深紮在他的心裡。

他深深地歎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