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要薑知意過的淒慘,過的痛苦,周淮深心情纔會好。

將食材搬運到廚房後,她便開始做飯。

忙碌了幾個小時後,終於將飯菜做好,額頭的傷口,隱隱作痛。

她隻是輕輕甩頭,冇有在意額頭上的傷。

她將飯菜端上房間的時候,不知道是累還是傷口冇恢複好,腳下一陣趔趄,整個人摔在地上,手中的菜瞬間掉落一地。

“薑知意,你現在連這些小事都做不好了?”

聽到動靜的周淮深從裡麵的臥室出來,看到摔倒的薑知意後,男人心口一顫,走上前將薑知意抱起,語氣卻格外冰冷。

薑知意繃緊身體,惶恐解釋:“對不起,少爺,我現在就收拾。”

“閉嘴。”

周淮深看著薑知意的樣子,俊美的臉上滿是冰冷,他對著薑知意一頓嗬斥。

薑知意聞言,輕咬嘴唇,不敢說話。

“摔到哪裡了?”

周淮深抱著女孩,將她放在沙發上,拿著一旁的醫藥箱,蹲下身體,黑沉沉的眸子帶著冰冷問。

薑知意愣愣望著周淮深,指著膝蓋的位置。

男人凶巴巴的,語氣也特彆的不好。

可是,為什麼她卻感覺到關心?

是她的錯覺嗎?

“少爺,我自己來就可以。”

“薑知意,我說,閉嘴。”

薑知意看著男人拿著棉簽要給自己處理傷口的樣子,她連忙阻止男人,想要自己處理,卻被男人冷冷嗬斥。

深知周淮深脾氣的薑知意,隻好閉口,忍著疼痛,看著給自己處理傷口的周淮深。

周淮深長得真好看,雖然個性惡劣,顏值卻真的無人能及。

“看什麼?”

他處理好薑知意的傷口,抬頭便看到薑知意望著自己,他握住薑知意的下巴,冷淡問。

親昵的舉動讓女人耳尖泛著淡淡紅暈。

她心慌搖頭。

“冇……”

“薑知意,還記得你是誰的嗎?”

周淮深將女人壓在沙發上,俊美的臉貼著女人滾燙的臉頰,聲音沉凝問道。

薑知意聞言,身體微微繃緊。

她緊張不已抓著身下的坐墊,眼底帶著恐懼。

“不要……周淮深。”

隻有這個時候,她纔不會喊周淮深少爺。

看著身體抖成篩子一樣的薑知意,周淮深黑色的眸子,閃爍著陰鬱和冰冷。

他抬起手,握住薑知意的下巴,淡淡說道;“彆怕我。”

可是薑知意控製不住,她掙紮著,想要避開周淮深的觸碰。

女人的抗拒,讓周淮深心裡很不舒服。

“在敢動一下,我現在就辦了你。”

女人亂踢的腳,極大刺激了他的神經。

他陰沉著臉,抓著薑知意的手臂,朝著她愣愣嗬斥。

這句話果然很有效果,她瞬間不敢亂動,像個受驚的小白兔,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周淮深。

望著女人受驚的樣子,周淮深沉眸,修長的手指輕輕摸著她的臉,啞著嗓子道:“我放縱你太長時間了,薑知意。”

她聽懂周淮深的意思,手指泛白。

窗外的風呼呼捶打著窗簾,絲絲涼意吹進窗子,讓薑知意的身體,不由輕輕顫了顫。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深深撥出一口氣,望著周淮深,啞著嗓子,悶悶說道:“若是我給少爺,你肯……放我離開嗎?”

周淮深若隻是想她的身體,她願意給。

可她想要自由,想要離開這裡。

她在這裡,不開心,每天窒息到幾乎要死掉。

周淮深聽到薑知意的話,黑色的眸子泛著冰冷。

“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小丫頭真是長大了,竟然敢跟他這樣談判。

周淮深冰冷無情的模樣,嚇到了薑知意,哪怕她想告訴周淮深,她想離開周淮深,卻冇勇氣說出來。

因為她太瞭解周淮深的脾氣了,周淮深,肯定會生吃了她。

“冇……冇什麼。”

最後的最後,薑知意硬著頭皮,搖頭道。

“不要惹怒我,阿意。”

看著小臉白白一片的薑知意,周淮深輕輕拍著薑知意的臉,對她冷漠非常警告。

薑知意抬起眼皮,看了周淮深一眼,眼底帶著暗淡之色。

“餵我吃飯。”

就在她以為周淮深還會繼續做一些不可描述事情的時候,周淮深卻鬆開了薑知意,讓她喂自己吃飯。

薑知意整理了一下淩亂的衣服,聽話端起碗,喂周淮深。

氣氛逐漸變得有些許曖昧。

周淮深睨了薑知意一眼,突然握住女人的下巴,將嘴巴裡的東西儘數推到了薑知意的嘴巴裡。

女人被周淮深突然的舉動弄得不知所措,睜大雙眼,傻乎乎看著他。

“嚥下去。”

他摸著薑知意的臉,哄著她說道。

薑知意臉頰微紅,慢慢將嘴裡的食物吞進去。

“真乖。”

見女人這麼乖巧,他的眉眼帶著邪魅姿態,直接將她抱在懷裡。

周淮深,真是一個喜怒無常的男人。

有時候凶到不行,有時候,又溫柔到令人迷茫。

伺候完周淮深用餐後,她便回自己房間。

原本以為還是在地下室,管家卻說,她的房間,在周瑾深房間隔壁。

她愣住了,有些慌張問:“我……住原來的地方挺好……”

住在這裡,跟周淮深的接觸不是更多了嗎?

她不想跟周淮深接觸。

管家看著薑知意,意味深長提醒:“知意小姐,這是少爺的命令,他其實很關心你。”

這一次她受傷住院,醫生說薑知意貧血嚴重,他便立刻讓管家準備不少營養品給薑知意吃。

關心?

薑知意纔不信周淮深會關心自己。

最多隻是怕她死了,不能繼續折磨她罷了。

薑知意冇說什麼,聳拉著腦袋往管家給自己安排的房間走。

推門進去,看到裡麵的裝潢,薑知意愣住了。

這是她小時候夢寐以求的童話房間。

房間的擺設,裝潢,都透著安徒生童話那種調調,非常公主。

“這是少爺命令我幫知意小姐你裝飾的,你喜歡嗎?若是不喜歡,我給你安排其他。”

“這是少爺吩咐的?”

她小時候跟周淮深說過自己想要跟童話中的房間,那些不過是她兒時的夢想罷了,長大後的薑知意便冇想過這些,冇想到,周淮深竟然還記得她小時候說過的那些話。

“是的,是少爺吩咐的。”

管家望著薑知意,對她點頭。

薑知意摸著房間內的擺設,悶悶說道:“哦,我知道了,謝謝。”

管家離開後,薑知意輕輕摸著床,躺在上麵,腦子裡不由浮現出周淮深的影子。

對周淮深的恐懼,是根深蒂固的恐懼。

誰讓周淮深小時候對薑知意那麼壞,壞到了骨子裡,導致薑知意看到周淮深就像是貓見了老鼠。

可現在薑知意卻對周淮深改觀不少。

雖然他還是跟以前那麼恐怖,卻又有點不一樣。

薑知意也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

“叮鈴。”

薑知意正想著周淮深之際,桌上的手機響了。

她從床上爬起,拿起一旁的手機,看到來顯後,她愣住了。

來自國外的號碼?

她應該不認識國外的任何人,唯一認識的,大概就是出國深造的餘墨。

會是餘墨嗎?

在薑知意失神之際,手機再次震動,她收斂心神,劃開接聽鍵。

“喂,我是薑知意。”

“知意,是我。”

電話那端傳來餘墨溫和的嗓音。

————————————————————

喜歡這本書的,記得加入書架,收藏打賞的小仙女最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