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醜牛渡的是分神劫,分彆也冇多久,醜牛就已經達到了分神巔峰,和沐離現在的境界一樣。

那次渡劫打穿了醜牛進入力量大道的門檻,也打碎了醜牛日後突破的瓶頸,所以醜牛進步神速也很正常。

但在力量大道上進境也這麼快,那就隻能說明醜牛的天賦距離沐離和皇甫傲雪的天賦已經相差不遠了。

撼地神牛一族要出妖孽了!

可是這登堂入室境界的力之大道不能常用,否則不斷地觸碰異星戰場的頂點,會被天道視為挑釁,會不斷地降下劫雷。

但精妙的力量運用不在此列。

醜牛身上氣勢暴漲,一隻身長超過千米的撼地神牛虛影出現在她身後。

看到這隻撼地神牛,沐離差點停止呼吸。

他想到了那一拳。

那精妙到時空與空氣都破碎的一拳。

那蠻橫到百萬大軍都無法遲滯的一拳。

醜牛身上的氣勢還在升騰,她淡淡的道:“之前渡劫時你助我一次,我要還你。”

“我見你隻有劍氣,卻無劍意,今日,我便祝你領悟意境。”

“用劍接我一拳,若接下,劍意可成。”

“若接不下,戰後便離去吧。”

沐離一愣:“你能決定……”

話冇說完,沐離就明白了。

地無環讓他來教戰法估計是個幌子,隻不過他冇有東方靈反應快,冇猜出練兵的真實目的,更不知道這場戰鬥其實是為了醜牛。

不過猜到了一點東西的沐離也不打算繼續說下去,而是拉開架子準備全力以赴。

有人給喂招,何樂而不為呢?

醜牛左腳向前邁步,身子右轉,雙拳收於腰側。

她看著沐離,聲音帶著一絲莫名的壓力。

“撼地神牛一族以力為道,從成族開始到現在,未曾有一分背離,我也不例外。”

“可是在我看來,力之一道,不該僅僅是力量之強盛,身體之健壯,應該有更深層次的東西未曾挖掘出來。”

醜牛說到這裡的時候,地無環眼中精光大放,東方靈也是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醜牛看不到,自顧自的道:“身體強健和諧,方能爆發出理論上最強悍的力量。”

“當力量足夠強大之時,就能帶動其他東西一起進步,比如氣血的旺盛,還能延伸出可以外放的罡氣。”

“但這種修煉方式追根究底還是在挖掘力量和強健體魄,這和我當初的構思背道而馳,所以我決定從頭開始。”

“我加入了煉體修士最少的烈陽教派,希望能從元素與本體一道發現點什麼,所以傳承悠久卻並不強大的烈陽教派是最好的選擇。”

“在烈陽教派就職的這段時間,我常年奔波於戰場各處戰鬥,見識過許多修煉體係,但就在我即將證明自己觀點的時候,總是會有一層麵紗將我的思緒籠罩,讓我無法繼續思考。”

“就在我渡分神劫,踏入力之大道的時候,我悟了。”

“力,纔是支撐世界成立的根基,元素纔是世界成立後的衍生物。”

“天氣炎熱時,氣血旺盛則誕生金,氣血衰敗則誕生土。”

“天氣寒冷時,氣血旺盛則誕生火,氣血衰敗則誕生水。”

“天氣平和時,氣血旺盛則誕生氣,氣血衰敗則誕生木。”

“一舉一動平地生雷,一語一言雲天生罡。”

每一句話出口,醜牛的氣勢就旺盛幾分,身後的撼地神牛虛影早已栩栩如生,此時宛如有了靈性,靜臥在醜牛身後。

“那一刻,我知道了什麼事煉體。”

“錘鍊萬物入體,這就是煉體。”

“天地多大我身體多大,世界強韌則我身軀無堅不摧!”

“我之身軀頂天立地,我之內腑容納世界!”

此話一出,醜牛體內氣血暴動,金木水火土無形突然出現在身周,圍繞著醜牛歡欣雀躍!

沐離已經看傻了。

撼地神牛一族從未誕生過擅長元素的修煉者,這一點是異星戰場公認的,但是現在,醜牛一人就能操控五行!

這是一個擅長力量的修煉者能辦到的事麼?

“我之意境,比拳意刀意更霸道,比劍意槍意更靈活多變,比儒家兵家更容納百川。”

沐離識海內,暴君驚得五官都分明起來,氣的暴跳如雷:“該死的!這隻是異星戰場啊!怎麼這個時候會有人領悟大道真意?!”

“寒戰,你去鎮壓沐離的靈力!”

“煌,你去鎮壓沐離的氣血!”

“淩靈,你去鎮壓沐離的靈識!”

“玄,你去鎮壓沐離能力!”

隨後暴君看向不遠處正用天道之雷不斷錘鍊殺生劍氣的皇甫傲雪心魔:“你在乾什麼?!還不帶著殺生劍氣滾去識海深處!”

“特麼的!這個時候沐離要是領悟了大道,那大家一起等死吧!”

聖光大陸極東方,林家。

搖椅上,林初音睜眼看向萬獸大陸,微微一笑,整個林家百花盛開,濃鬱的芬芳頂風飛出數十裡。

“大道真意……沐離,你命該如此啊……”

修羅族都城,修羅王血紅的雙眼同樣看向萬獸大陸。

“跨意境領悟大道?竟然還是撼地神牛一族,地無環老小子教的好女兒。”

“傳令!接下來的戰事全力支援烈陽教派,還有,把沐離的資料送給我。”

與此同時,整個異星戰場各出的老怪物都睜開了眼睛,齊齊的看向萬獸大陸。

“是那老牛?”

“他能有這本事?這氣息應該是他女兒。”

“可那個小傢夥又是誰?”

“看身上氣息好像是烈陽教派的,姓李的那幫人要氣死了。”

“絕世妖孽啊,竟然敢跨意境領悟大道,真正的取死有道。”

“度不過去還好說,要是他成功了呢?”

異星戰場上空交錯的精神力頓時消失。

是啊,要是他成功了呢?

發生的這一切醜牛都不知道,她隻知道,現在要出拳了。

“看好了,我這一拳,名為……”

“尊!”

醜牛扭身,右拳筆直打出,身後的撼地神牛虛影渾身散發璀璨光芒,冇入了醜牛的右拳。

醜牛突然消失,再出現時是在沐離麵前,小拳頭平平無奇的打向了沐離。

醜牛的話讓沐離振聾發聵,每一個字都迴盪在沐離識海內,發出巨大的轟鳴聲。

神秘靈宮內,氣運之龍不安的扭動身軀,想要闖出去,宮門上的神秘標記和神格大亮,光芒壓的四神獸不斷哀鳴。

暴君咬牙切齒:“死就死吧!”

暴君身形一震,爆散為黑霧將沐離的識海填充,以身鎮壓沐離。

沐離雙目茫然的看著醜牛打來的拳頭,萬千思緒飛過。

虛空中,正在行走的師妃暄猛地扭頭看向異星戰場,雙目璀璨如烈陽,身形一晃便出現在十幾萬米之外,不斷地趕來。

沐離則在這個時候陷入了頓悟。

好像過去了千百年,又好像隻是彈指一瞬,沐離舉起拳頭,迎了上去

他黃金般的強者之心瘋狂跳動,血脈中隱藏起來的一抹深綠逐漸被金色取代。

不知在何處的蜃龍微微一笑,將杯中茶水一飲而儘。

沐離的拳頭和醜牛的拳頭碰撞,冇有發出任何聲音,天地間的聲音也消失了一瞬。

沐離的衣衫先化為飛灰,細碎的被風一吹便散去了,肉眼都看不到。

隨後是身上的毛髮,沐離宛如初生的嬰孩般**。

接著是皮肉,大塊大塊的黑斑出現在沐離身上迅速擴散開來,將皮肉全部融化成血水,血水還未落地,便散成了光點。

經脈五臟掛在晶瑩的骨骼上,下一秒,經脈和五臟也隨之風化,就剩一顆黃金心臟,一個骷髏人出現。

沐離的識海中,一把血紅色的小劍突然開始躁動,帶著措不及防的皇甫傲雪心魔飛出了識海來到了外界。

暴君已經罵不動了,殺生劍氣不是他這個小小的殘缺分魂就能撼動的,要不然也不會這麼久冇法將殺生劍氣抹去。

把皇甫傲雪的心魔收走已經是極限了。

殺生劍氣一出現,骷髏的雙眼便亮起了猩紅的光芒,殺生劍氣一分為二,一把插進了骷髏心口的強者之心,一把插進了醜牛的心口。

一個橫跨十幾萬米的殺字元文出現在撼地神牛族地上空,將這方天地鎖定。

師妃暄本來想鑽進來,卻在虛空外就被彈飛了。

“靠!竟然是殺生劍氣?小沐離呀小沐離,你這下可是神仙難救了。”

殺生劍氣吸收著強者之心泵出來的黃金血脈,還有醜牛的大道真意,但是醜牛恍若未聞,繼續維持著出拳的動作,一動不動。

隻有臉色在逐漸蒼白。

吸飽了的殺生劍氣合二為一,歡快的斬向和沐離的那一絲聯絡。

隻要斬斷了這一份聯絡,那殺生劍氣就能自主修煉,從此恢複自由身!

“罷了,就連我都是天地間的棋子,你是被我拉進棋盤的,就當是為自己贖罪了。”

蜃龍看向萬獸大陸,輕輕一點。

遠在萬獸大陸的殺神劍氣渾身一震,差點被打得神魂俱滅!

骷髏突然開口,聲音空洞又縹緲:“滾回來。”

殺生劍氣像是被馴服的小狗,乖巧的回到了沐離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