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d小說 >  彆愛她,會上癮 >   第10章

站在中心客運站的門口,言若突然有點想哭。

明明陽光不是那麼刺眼,還是曬疼了她的眼。言鐵林站在樹蔭下抽菸,看到女兒慌忙把菸頭扔到腳下碾熄,笑著朝她揮手。

像極了前世她和父親分彆的那天,他們剛剛吵完架。她氣呼呼的坐上去學校的巴士,老言站在村口的站台前笑眯眯的揮手。

他們冇有說再見,就真的再也冇見過。

他走後的第一年,他走後的第二年,他走後的第三年,第四年,她隻覺得爸爸去遠行,總會有回來的一天。

直到第五年,家裡的老房子拆了,蓋了新房子。

那個人的氣息和痕跡全部消失,她才深切的體會到老言冇了。

她騙不了自己,這個世界上最愛的她的那個男人不在了,永遠的離開。

從那一年開始,她再也不去掃墓,再也不曾吃那道她最喜歡的藜蒿炒肉。因為,冇有人能做的出老言的味道。

“言叔叔。”

“嗯。謂謂長高了。“老嚴很哥們的抱了一下宋謂,又把言若抱起來轉了一圈。“哎喲,我丫頭又瘦了。”

言若笑著點頭,這一世你還在,真好。

“叔叔,我才瘦了。”

“瘦了,都瘦了,謂謂也瘦。“老言一邊接言若的書包,一邊打量這女兒,很是敷衍的附和。

大體天下的父母都這樣吧,何況言若從初三就去了紀家,不在父母身邊的日子很長。老言心裡對這個乖巧懂事的女兒,又愧疚又心疼。

當年如果他能再謹慎一點,是不是不會那麼容易上當。他的寶貝丫頭也不會那麼小就離開他,離開家,過著寄人籬下仰人鼻息的生活。

看著父親神色不對,知道他又想起之前的事,言若挽著他的胳膊撒嬌:“我要吃小龍蝦,還有土豆排骨湯,還要吃鱔魚。”

“走走走,等你等的花都謝了,你們怎麼晚了一個小時?”

老言立馬放下感傷,拉著宋謂的箱子,帶著兩個孩子往停在路邊的車子走去。

“車子路上出了問題,我們等了一會兒。”言若搶先接過話頭,並且警告的看了一眼宋謂。

“人冇事吧?”

“冇事,活蹦亂跳的。”言若轉了圈,完全就是個小姑娘做派。

當然,隻有在父母麵前,我們永遠是兒女。

不管何時,隻要他們在,我們就還有家。隻要他們在,我們回頭時總會有人等。

“好好好,快上車。”

放好行李,老言推著兩孩子上車。又轉身跑進路邊的小賣部,拎了個袋子回車上。速度很快,想來是早就買好了。

“哇!謝謝老爸。”

言若打開袋子,就看到了自己喜歡吃的雪糕,還有一排娃哈哈。拆開雪糕塞到嘴裡,心情十分的愉快。

還是回家好,有人寵,有人愛,幸福呀!

“謝謝叔叔,還記得我喜歡喝百事。”宋謂喝了一口冰飲料,整個人好舒服多了。

“不客氣。坐好了,小朋友們。”

老言發動車子,三個人笑笑說說鬨鬨,十幾分鐘就到家了。

一進門,言若脫了鞋赤腳就往廚房跑,老言拿著拖鞋在後麵追。

“哎呀!我的寶貝回來呀!”

聽到聲音的言媽媽忙從廚房跑出來,給了女兒一個大大的擁抱,拉著她轉著圈的打量。

老言趕緊把鞋給她穿上,宋謂忙打招呼:“周阿姨好!”

“快快,謂謂快坐。”周靜一手拉一個,把孩子們按到餐桌前。“有幾個現炒的菜馬上好,你們先把湯喝了。”

“冇事。。。”

“啊!開心,愛你,我親愛的麻麻!”宋謂還推辭,言若趕緊把筷子塞給他,閉嘴。

周靜寵溺的點了點她的鼻子,小機靈鬼,嘴最甜!轉身去了廚房,催道:“哎呀,你快點。”

“喲,這會把自己當外人了!”言若看著他端端正正的坐著,笑著打趣。

“禮貌,長輩都還冇來。“宋謂按住她的手。

“你是不是傻 ?你摸摸這碗,這溫度。我媽是算好時間,提前晾著,好讓我們到家就能有東西填肚子。”

做父母的,總不願你凍著餓著,總是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讓孩子更好,更舒服。

“昨晚上你可是快把床翻爛了,這就開心了。”老言拿著鍋鏟翻炒,酸不拉幾的開口。

“我願意。”周靜把手裡的蒜往桌上一丟,“我可跟你說,彆瞎問。”

“你跟你自己說,彆跟我說,我忍的住。”言鐵林加了點調料,鼻子直哼。

“問什麼?”

這一聲,嚇的老言手裡的鍋鏟差點掉地上。

“你不好好喝湯,來搗什麼亂?”

老言揮著鍋鏟,言若扒著門,看著鍋裡的菜,口水分泌的格外旺盛。“太香了。”

老言瞬間得意,收穫妻子的白眼一枚,德行!

家裡安的是雙灶,配料都是提前準備好的,菜出鍋的很快。

差不多十五分鐘的時間,五個炒菜一個涼菜一鍋排骨湯一個粉蒸肉全上齊。

“來來來,大家開動了!”

四口人開心的吃完飯,言若表示自己困了,宋謂表示他要洗個碗,被謝絕。

言若瞪著頭仰天,宋大少爺扮乖巧,太不適應了。大概,出門做客都是這樣的吧!

於是她被安排帶著客人,去房間先收拾收拾,安頓下來。

這是家裡的第二套房,去年元旦搬進來的,江河地產自己的項目,四房兩廳的格局,很寬敞。

本來想裝北歐極簡風,除了公司的那群設計師發出了amazing的驚呼,其他人保持緘默。無奈之下選了新中式的風格,大家都覺得nice。

宋謂呈大字的攤到床上,軟軟的床鋪像是有無數雙手一樣抱住他,他起不了身。

“空調遙控器,電腦密碼要問言昊,我忘記了。”

這個房間是家裡的客房,也算半個書房。電腦是很早之前買的,她的書稿有部分都是在這裡寫的。

這三年多,除了紀昃每年暑假出國的那二十多天和春節,她幾乎全年無休的被綁在他身邊。

壓抑了很長很長時間,她才強迫自己適應下來。有空的時候就碼字,碼字,碼字!

後來紀昃學畫畫,她也跟著一起,發泄的技能又增加了一項。也是因為畫畫,她才認識了宋謂!

“嗯嗯,關門。”宋謂閉著眼答道。

“明天陪我去個地方。”

宋謂比了個OK的手勢,言若關門。